Zpecial 幻想型壞男孩

音樂是抒發情緒的表達工具,對樂隊和歌手而言,更是讓人了解他們的風格,甚至性格的方式。樂隊Zpecial在2年前開始以實驗方式去創作音樂,去年推出的《我的片單》、《深夜告別練習》都備受關注,後者更拿下電台歌曲排行榜的冠軍,電子曲風已成為他們的標誌。今年他們的第一首派台歌《年少輕狂》,除了延續電子曲風外,為配合歌曲內容,亦刻意加重搖滾的味道,希望用音樂打破大家對Zpecial固有的印象,讓聽眾更多了解他們內心的想法,向大家呈現自己最真實的一面。


主音康聰

結他手Mike

對「壞事」的幻想
《年少輕狂》是一個壞壞的浪漫愛情故事,主音康聰這樣形容,「每個人心目中都有一隻小魔怪,不時會幻想一些在現實中不能做的『壞事』,這首歌正是將我們幻想中的『壞世界』呈現出來。」他所說的「壞」並非打家劫舍、殺人放火的壞事!而是在現實裡,特別面對愛情時敢想不敢做的事。鼓手煒賢說:「人大了,要面對工作、生活中的各種問題,不知不覺,愛情就變成了奢侈的事,要找到能跟你兩情相悅的人很難,即使找到了也可能有不同的原因、顧慮令戀情無疾而終,所以有時候會很想找回年少時為了愛情而衝動的感覺。」

要呈現對愛情的衝動、年少輕狂的感覺,看到歌詞已能感受得到。填詞人Oscar將「壞壞的浪漫」感覺滲透不同段落,低音結他手Tatming最喜歡第一句「迷上是你眼神」的簡單直接,令他想起自己年少時「追女仔」的輕狂;康聰覺得「 暗角裡慢舞」最有畫面,令他幻想到與另一半不理世事,很浪漫地共舞;結他手Mike認為「為著還未大透 壞透 但願高飛遠走」這一句,正正是回應煒賢所說的,人長大了後會失去年輕時的衝動;而煒賢最喜歡的一句「我來吻吻你嘴巴」則像是「壞壞的浪漫」的點題之作。


MV的其中一幕,把歌詞「 暗角裡慢舞」的畫面呈現。

加重搖滾味
有到肉的歌詞,在作曲和編曲上又怎樣突出「年少輕狂」的主題?這次他們繼續與編曲及監製賴映彤合作,以實驗形式作曲,康聰解釋,音樂實驗的意思就是大家討論了歌曲大約想要的感覺後,便聚在一起去“Jam”,嘗試不同的可能性,這樣能更準確得到大家心目中想要呈現的感覺。而新歌除使用了慣常的Synthesizer(合成器),保留標誌性的電子曲風外,他們又想加重搖滾的味道,仿佛要告訴大家,Zpecial不是只有一種曲風。康聰認為,既然主題是「年少輕狂」,感覺搖滾、Band味要重一點才對,因此特別在鼓的部分,之前數首歌都使用電子鼓,這次煒賢就用上真鼓,節奏也是偏重搖滾的感覺,希望能平衡電子與搖滾2種元素。


鼓手煒賢

低音結他手Tatming

認識他們內心的小魔怪
成軍12年,中間經歷過成員的變動,能堅持多年來帶著工作,以半職夾band玩音樂,只因他們真心愛音樂。Mike說:「音樂除了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更是我心靈的慰藉 ,無論任何情況,我都喜歡彈結他去抒發情緒。」康聰也認同:「我至今也覺得,可以用音樂去表達自己當刻的感受、情緒,是很神奇的事,而且每個人對同一種感覺都可以有不同的演繹方式,這也是音樂奇妙的地方。」
《年少輕狂》的製作班底——(左起) Mike、煒賢、Tatming、 康聰與填詞人Oscar及編曲、監製賴映彤。

除了抒發自己的情緒,創作音樂,其中很重要的是聽眾的感覺。他們不時強調今次希望表達「壞壞的」感覺,更笑說想塑造一個壞男孩的形象! 其實很多人在早期對Zpecial的印象都是「乖乖仔」,形象健康,充滿正能量,然而,就像康聰所說,每個人內心都有一隻小魔怪,如果你願意去了解,便會發掘到他的另一面。Tatming表示,Zpecial的初心一直沒有改變過,就是做自己喜歡的音樂,並且分享給大家,而他們希望透過每一首歌,讓聽眾對他們有更多的認識和了解,他們說:「其實我們都跟大家一樣,同是在這個城市裡長大的年輕人,而我們選擇了用音樂表達自己的想法,也希望大家可以從我們創作的音樂中,了解到我們不同的想法,認識到我們更真實的一面。」


TEXT:JOYCE
PHOTO:NICK、ZPECIAL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