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berBand 以微小成就大事

經過了不尋常的一年,2021年終於要開始。雖然新的一年仍然面對著很多未知之數,然而,無論過去2年那前所未有的體會是好是壞,都可以成為一點養分,幫助我們繼續前行。RubberBand就把所有體會和感受都放進《i》專輯裡,希望從微小的自己出發,提醒大家不要把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而是放眼到我們的社區、群體,思考每個個體的存在意義。


6號認為每個微小的個體聚集在一起,也可做出令人驚歎的事。

是“ i ”也是“!”
來到第9張專輯,RubberBand延續以字母命名的傳統,繼2018年的《Hours》之後,依次序今次來到字母“I”。6號表示,最初專輯名字有過很多不同的想法,例如“island”及“islander”,因為整張專輯的概念,正正就是在香港這地方發生的事,「後來大家都希望再簡潔一點,也想給大家多點思考的空間,於是直接用了一個字母“i”。而起用小楷“i則是泥鯭的提議,代表著每個獨立的個體,我們都認為凡事有不同的面向,一個小楷“i”像是微小的自己,但如果把“i”倒轉可以變成“!”(感歎號),只要每個人都做好自己,一群微小的人聚集在一起也可以凝聚出無窮的力量,做出令人驚歎的事情。」
從微小的個體出發,專輯裡收錄的歌,大部分在2019年已寫好,直至經歷2020年的洗禮,讓他們更加抓緊了重心,思考每個個體的存在意義。6號認為,在這2年來,我們所經歷的轉變,可能是從前覺得事不關己的社會運動,到去年疫症開始,每個人已不能獨善其身,「專輯裡一系列的歌,就是想告訴大家要有心理準備,我們還要經歷一段漫長的艱苦時間,其中《百毒不侵》是讓大家在憤怒的時候抒發情緒,《健兒》和《練習說再見》則是鼓勵大家吸口氣,繼續前行。」


泥鯭認為現場與觀眾之間的互動,是線上直播無法取代的。

融合流行與爵士樂
喜歡RubberBand音樂的人,都會留意到,他們每張專輯總有1、2首歌曲會加入爵士大樂隊(Big Band)的元素,如《一早地下鐵》、《小涼伴》、《把酒當歌》及《快樂鐳射舖》等,原來一直以來,他們都特別鍾情管樂,所以來到《i》,就決定以此成為整張專輯的音樂風格,並與他們一貫的Pop Rock音樂風格融合。他們更親身飛到日本與Kyoto Composers Jazz Orchestra合作,雖然原定於2020年尾再次飛往日本錄音的計劃因疫情被迫中斷,最終要在科技協助下完成錄音,但即使未能「盡情享受」這次在外地錄音的旅程,然而,他們卻異口同聲地表示已圓了一半心願,而另一半心願,就是與一隊爵士樂隊一起演出,這也在早前舉行的線上音樂會中完成了。


早前舉行的線上音樂會與爵士樂隊一起演出。

無可取代的現場表演
原定實體舉行的音樂會因疫情一直順延,雖然最後改以線上形式舉行,但陣容卻有別於一般線上音樂會,除了RubberBand 4人,加上音樂總監Patrick Lui、13位管樂手,還有和音及敲擊樂手等強大陣容,即使改為線上,也想向觀眾呈現“Big Band”音樂會的最佳效果。面對線上音樂會這個「新常態」,他們直言,這只是在現況下的權宜之計。泥鯭說:「線上音樂會愈來愈普及,反而令表演好像變得太唾手可得,而且在現場與觀眾之間的互動,都是線上直播無法取代的。」阿偉也深感認同:「欣賞音樂會其實是一個整體享受,由購票的一刻開始,到演出當天提早幾小時到場,買紀念品、拍照留念⋯⋯當然,大家一起歡呼的現場氣氛,感受音響的震撼,都是線上音樂會無可取代。」


阿偉表示,相比初出道的時候,現在他們做音樂多了一份責任。

傳遞相信的價值
一直以來,RubberBand的音樂仿佛有說不完的訊息,其實全都是他們的心聲,也引起香港人的共鳴。阿偉表示,相比初出道在工餘時間夾Band,純粹做自己喜歡的音樂,現在則多了一份責任,「我們並非每首歌都要說大道理,然而我們所創作的,必須是自己相信的價值,無論是感情、愛情、社會問題⋯⋯我們要向樂迷表達出的所有事情,都要負起一份責任。」泥鯭認為,能用創作與群眾溝通是幸運的,「以前會把出唱片、現場演出視作可以表現自己的機會,而現在即使在做同樣的事情,我們卻希望把自己相信的價值傳得更遠。」

TEXT:JOYCE
PHOTO:BRIAN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