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8月24日
「No Big Deal I Want More」Andy Dixon 個展
08月09日
Pinkoi "This is HONG KONG" 特展
08月02日
「自宅字築」文學 x 視藝展覽
07月10日
「阿叔的自由意志」展覽
08月07日
iBakery台南巧美味主題限定店
08月07日
【盛食派對】市集
08月10日
與王迪詩一起分享小確幸
08月03日
「我嘅中秋節」畫展
08月02日
慢條斯理狗 王十七平 X 王和平 | 必然的手口部勞動

[OPPOSITE BEAUTY] 彩色畫家 VS 黑色設計師 (下)


有人喜歡獨角獸的彩虹色,也有人喜歡極簡的黑白色,而這兩個男生便是兩個極端:一個只穿彩色印花,另一個只穿黑色;一個活潑正能量,另一個沉靜愛思考。衣服的顏色看似顯淺,卻實在的表現出個人性格,美感追求和生活理念。兩人的外在極端,但忠於自己,對藝術有追求的人,總會遇上交叉點。

Men InBlack 黑色設計師- KurtHo
職業:時裝設計師
喜愛的音樂:Nirvana、The Smashing Pumpkins、Sigur Rós
電影:Dial M for Murder、Psycho、Matrix
設計師:Ludwig Mies van der Rohe、Rickown、Sruli Recht
ig:kurtho.official

“時裝不只是皮裳,更是一種生活方式。”

Fashion Q&A
m=metro Pop K= Kurt
m:為什麼只穿黑色的衣服?
K:黑色曾經用於宗教儀式,或者在莊嚴權威的場合使用,黑色比較低調,不會引人注意。喜歡黑色的人應該就是不希望引起注意,但當別人注意時其形象也很體面。行內很多設計師總以黑色衣著示人,皆因設計工序並不像表面那般光鮮,即興的創作和衣服染料等等總會染污衣服,黑色則變成了設計師們的制服。

m:與時裝的淵源?
K:在設計時裝之前,我以畫畫表達意念,但時裝的侵略性更強,時裝涉及視覺、觸覺、嗅覺等,更容易滲透入人的生活。當你創作一幅畫,有人會評論這幅畫,但你設計一件衣服,人們的視線會從物品轉向自己,評論自己的外表。時裝讓我作為他人生活中的局外人,卻又在某程度影響著別人,這剛剛好的張力是最吸引的關係。

m:為什麼時裝作品總以黑白呈現?
K:在設計上我使用很多黑色,因為時裝在功能上或者對生活上的影響,對我來說比單純的視覺更重要。就像Yohji Yamamoto設計衣服中總隱藏著許多口袋,不僅可以放入必需品,甚至有口袋是放書,穿他衣服的人漸漸會捨棄包袋,轉變了生活方式。

m:生活中的創作靈感是什麼?
K:我熱愛搖滾文化,曾經也玩吉他夾band。搖滾音樂就像成年人的眼淚,情感豐富,卻不想顯示出脆弱,黑色用以隱藏自己,鉚釘用以保護自我。我的設計是聽著搖滾萌生的,雖然設計靈感并不顯而易見,但明者自明,可以藉由設計尋找相同的人,這也是設計的小浪漫。

m:品牌的設計理念是什麼?
K:我盡量避免以用公式化的步驟創作,設計很多時候是藉由電腦幻想,而我更喜歡接觸設計品,落手製作,一顆紐扣變幻出十種染法。我也會盡量把設計時間拖長,品牌的衣服我都會自己試驗穿著半年才面世。在這個社交媒體資訊氾濫,設計品牌以外在美觀取勝的年代,讓真實的體驗變得更難能可貴。

m:黑色所表達的意義?
K:黑色是一種顏色,也可以不是,它是Absence of light,眼睛閉上的顏色。我的創作講求原始,希望帶出衣服更原始的作用。而黑色就是最原始的顏色,是最人類初期用以書寫記錄的顏色,與我的創作理念不謀而合。

m:你對潮流有什麼的看法?
K:潮流是當下對美感定義,它的短暫讓我很難投入,過季後無論多美的印花設計,甚至多有意義的Slogan都會不再被欣賞。反而恆久這個概念很吸引我,一件外套可以穿30年,甚至可以傳世,不只是設計、生活和愛情等都如是,我希望設計出更持久的設計。而潮流對於我來說吸引的是它反應著一個文化。

m:你在任何場合都穿黑色嗎?
K:即使是我家中的睡衣也是與日常便服極其相似,以致旅行都是以黑色為主。不過當顏色運用得有原因,我也會穿搭其他顏色,例如新年我會穿紅色的襪子應節,以顏色與人溝通。

m:你的穿衣心得是什麼?
K:我日常衣服都是自己品牌的原型,因為我需要體驗自己的設計,再改進得更人性化。例如我設計的褲袋,會呈向下的斜角,讓零錢和鑰匙都聚集在一角,便不會搖晃。可能只是很微小的設計,但是都是從每日穿著經驗中提煉的。

m:如果家人以彩色侵略了你的空間,你會如何?
K:我在家中更常用白色用來製造空間感,製造香港最奢侈的想象。我對個人空間很有要求,所以會清晰劃分自己的空間。當有彩色出現在我的空間可能會憑空消失吧。

Text: Charlotte 夏晨
Photo:Billy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