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dy Suen新專輯:《無名序》
大時代下屬於你我的無名故事

自出道組合Roybnn and Kendy於去年解散後,Kendy Suen孫曉賢一直專注於個人音樂上的發展,期間陸續推出個人單曲,至今已接近一年。今天終於為樂迷送上屬於她的首張個人專輯—《無名序》。新專輯共7首曲目,由《序》到《無名故事》,每首歌由編曲、歌詞都費盡心思,曲目次序亦為表達某種訊息而有所安排。以下由筆者帶領大家淺嚐這張Kendy 歷經一年努力而成的心血結晶。

專輯概念源於古詩


早於推出單曲《如斯》時,Kendy早明言寫下《如斯》一曲是因某次讀到宋詩《出山相贊》時有感而發。今次新專輯《無名序》文案中,亦有指明是以這首七言絕詩為主軸,編出首首樂章。專輯圍繞對社會、時代的思考,這種思考與情感亦不限於Kendy 一人。專輯命名《無名序》只因這是說著屬於Kendy但同時又屬於這世代眾人的故事,如文案言:「人生在世,有名有姓;世界之大,卻實無名」,「無名」只因屬你屬我已難分辨。

《如斯》:禮崩樂壞 如斯世代何以立足?

要為整張專輯定下基調,筆者認為《如斯》一曲起了極大作用。《如斯》被安排於《序》之後第一首正式曲目,以Post-Britpop(後英倫搖滾)風格編曲,以電結他為主軸,隨鼓聲推動情緒轉換。筆者之所以謂其為專輯定下主調,主要因為它為專輯界定了「世界觀」。作為《無名序》的第一章,「長夜裡滿淚痕」、「沿路進退越難」、「試問如斯世代,誰不怕傷害」等句,率先寫下世代的崩壞、人的無力感。此外,Kendy亦透過《如斯》歌詞最後一句的自問自答「誰拼出的未來?你拼出的未來」,預先告訴樂迷,這張專輯將講述如斯世代之中,人該何以立足,一同建出自己的未來。

《面目》:真假難辨 人人戴上面具

作為第二曲目,《面目》的音樂風格與《如斯》大為不同,由略為沉重轉至電子舞曲風格。可曲風輕快,又是否代表主題歡愉?《面目》探究現實社會批判風氣盛行,導致人人都戴上虛假面具。外在上的正義,內裡又是否統一?;展現出來的愚昧,又是否確實的單純?當我們嘗試了解面具下的世界,卻愈發掘到世界的黑暗面,在真真假假之中,不論不屑、憤怒,亦只好「捏造千種藉口 用一種嘴臉 遮掩」。《面目》一曲正正以輕快曲風作面具,掩蓋歌詞中陰沉的中心思想。

《心眼》:運用心眼 觀看這冷漠城市

作為整張專輯之中唯一一首英文曲目,歌曲文案中提到《心眼》其實是Kendy 很久前受Beatles 影響而創作的作品,在編曲以及風格上都能找到部分影子。雖然《心眼》早於其他歌曲創作,主題卻牢牢緊扣整張專輯。如斯世代,社會由一個個謊言築起;冷漠的城市之中,人與人失去心靈上的交流。我們是漸漸麻目,只看得見世界的表面,還是如《心眼》歌詞:「what is real and if it’s a lie what the mind’s eye sees」,透過心眼去觀看這冷漠的城市?主題上承接《面目》有關「虛假」的題材,卻又進一步去講述看待「真假」的方式。

《帝女花》:新舊交融 歷史是如此相似

第四曲目《帝女花》,將粵劇有名情節《香夭》取段重新編曲及Remix 而成的Lofi 版本。極度破格地將傳統粵劇文化與現代流行音樂混合,結果不突兀又令人眼前一亮。單曲推出時,Kendy 提到《香夭》是母親很愛聽的歌,自己亦覺歌詞具詩意而淒美,是故嘗試以流行音樂方式混合粵劇,以音樂將兩代人融合。專輯主題而言,粵劇《香夭》講述唐末覆亡前的愛情故事,也許於Kendy 眼中的世界亦早已墮落如斯。

《白眉》:世界很壞 皺皺眉後繼續前行

年輕的我們亦曾於面對現實社會時,感到莫名不安與哀愁。社會荒誕得令我們不禁皺起眉頭,但我們卻無力改變。可能我們都慢慢被磨去菱角,漸漸成為荒誕城市中的「正常人」,但有時卻仍會不禁再次皺起眉頭。《白眉》明快的節奏、配合歌詞,教人以樂觀態度去面對這渾沌年代;堅持旁人眼中的瘋癲去過自己的生活。瘋癲與正常,只是一個相對概念,若世界所謂的「正常」在你眼中是「瘋癲」,就以世人的「瘋癲」去創造屬你的「正常」。

《無名故事》:屬你屬我 大時代下的共同故事

作為全碟最後一首曲目,《無名故事》總結整張專輯:難過是不屬任何人,同時又屬任何人的故事。大時代下,每人都有著各自的故事,對他人未必存在意義,有意義亦未必重要,但對你卻可以是撕心裂肺。在時代洪流下,有些「難過」不再限於自己,當「傷感」成這城市的代名詞時,每個故事亦成為交織這地的一針一線。《無名故事》教我們縱使人生無常、面對一個接一個的無明故事,也許會受傷,但都要一同擁抱希望,迎接光的到來。


Text:Faiching
圖片:網上圖片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