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2月06日
Garden of the Artisans 藝術節2019
12月06日
香港舞蹈團 大型舞劇《倩女.幽魂》- 載譽在港第三度公演
11月28日
《K11 X’MAS REFLECTION》聖誕藝術展
11月18日
「Breathe in Breathe out II 自圓其說」 視覺藝術展
11月27日
「但願 - 光芒再現 」升級再造藝術展
12月10日
《MEET YU NAGABA GALLERY - I’M YOUR VENUS》
12月20日
「日安時刻」展覽 中環食晏話當年
11月30日
JCCAC 藝術節 2019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Girl Bartender:不理世人眼光,喜歡就做。


男女平等的主張也許已是陳腔濫調,但喝酒文化在香港,似乎仍舊被傳統觀念主宰。在法國,愛喝酒的女性被視為懂得品味生活;但在香港,若女生表示自己喜愛喝酒,往往被標籤為「貪玩、愛蒲」。而女調酒師更要承受家人和社會的壓力,這行業亦是男多女少。

筆者最初遇見Shelley時,她穿著一件皮夾克配上黑眼線,一副冷冷的感覺,但稍後她的一個笑容就融化了冰山。大學畢業後Shelley從事過文職,晚上在酒吧做兼職侍應。她有感沉悶的朝九晚五生活並不適合自己,反而吧檯工作對她來說更有挑戰。於是開始了調酒師生涯,一做就是八年。

女調酒師=貪玩、嗜酒?

很多人認為,調酒師經常出入夜場,容易認識不正經的人,更把這份職業與酗酒和玩樂掛鈎。但其實Shelley成為調酒師之後,別人聚會的時間正是她的工作時間,而酒對她來說更非單純的玩樂消遣,而是品味與藝術。此外,亦有指女性擔任調酒師較為危險,可能惹來男客人騷擾或醉酒漢鬧事,但酒吧有保安人員駐場,而女調酒師亦不會隨便接受客人邀請,所謂的安全問題純屬坊間印象。Shelley坦言,任職女調酒師最大難處並非面對危險或體力問題,而是要衝破社會固有觀念。傳統觀念指女性應從事文靜工作,而女調酒師予人貪玩、嗜酒的印象,讓不少喜愛調酒的女生卻步。

調酒師「職業病」
甜美年輕的外貌不一定是優點,Shelley的外貌與傳統調酒師不同,需要以更多的努力和心機,還要參加比賽來證明自己的專業技術。即使在休閒時去旅行,她也不忘鑽研調酒技術,會特地到當地享負有盛名的酒吧,從酒吧的裝修、吧檯的設計,到調酒師的技巧,她都會一一細心研究。
Shelley形容,每個國家的酒吧文化各有不同;如美國的雞尾酒不花俏,以扎實的冰塊配合香醇的酒精;日本則以匠心製作,表達經典的日式和西式調酒,執著於極致的品質。而泰國和香港的酒吧,偏好加入各式特色元素,創作五花八門的新式雞尾酒。「東京Ben Fiddich是我的最愛,日本調酒師從選材到調製一絲不苟,加上獨特卻正統的調酒技術,令人念念不忘。」

調酒師行內秘話
傾心事對象

電影情節中,常見煩惱的客人隻身坐在吧檯前,一邊喝酒一邊與調酒師吐露心聲。Shelley不時交到來自五湖四海各種職業的朋友,聽到不同的有趣故事。她認為與客人聊天也是調酒師工作的一部分,不少客人「酒後吐真言」,大講生活中的煩惱,而調酒師就如臨床心理治療師般,當一名最好的聽眾。
最討厭的要求?
「隨便幫我調一杯酒,Surprise me?」這話可說是最讓調酒師翻白眼的要求,所謂人心難測,調酒師又怎可能知道客人的喜好?Shelley通常會追問客人喜好的酒精濃度、酸甜味,以及氣泡多寡等等,再按照這些喜好來調製出一杯雞尾酒,希望「貼中」客人的歡心。

致香港女性的酒:Beach Blush

Beach Blush是Shelley調給香港女性的酒,以蘭姆酒,香檳和桃味的酒調配而成。香檳的刺激氣泡讓Shelley聯想到香港女性的獨立,而香甜的桃味又帶出女性的溫柔,表達出香港女性獨立堅強的外表下,藏著嚮往浪漫的心。身為調酒師,比起易入口的果味酒,她更欣賞醇厚的威士忌。經過長時間沉澱的威士忌,口感有不同的層次,不同國家亦有不同處理方式,帶出獨特口感。

味覺記憶:玉冰燒調酒

熟悉酒的歷史和知識固然重要,但對Shelley來說最難的是味覺記憶,不能單靠死記硬背,而是味蕾不斷的嘗試,積累味覺的經驗。就像Quinary的季節限定,她在幾個月前初嚐的中國地道玉冰燒;憑著味蕾的記憶,她在玉冰燒中注入芫荽,搭配煙燻大米糖漿和意大利橙酒,調出層次分明的創意雞尾酒。

Quinary
地址:中環荷里活道56-58號
Quinary連續五年入圍The World's 50 Best Bars(2014至2018年)。酒吧以分子料理的方式調製獨特的雞尾酒口味,如高人氣的Earl Grey Caviar Martini、 Marshmallow Duo 和部分香港期間限定。店主提倡雞尾酒應該刺激五官,不但要好喝,也在氣溫和形態上吸引客人。

Text:Charlotte 夏晨
Photo:Billy
#639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