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 Kwok
音樂「型」態

2020-06-10     藝文集

回想你的人生當中,有多少事情是為了「有型」而做的?我們都愛「扮型」,對Eric Kwok而言,滑雪是一件「懶有型」的事,也是其中一件他最喜歡的事。時隔6年再推出新歌,他就將自己最愛的音樂與滑雪結合,為了拍MV他苦練高難度的滑雪花式,除了記錄他在皚皚白雪上飛馳,也想分享他心目中的「有型」態度。


在MV中,Eric要克服受傷的陰影,演繹高難度動作。

苦練高難度花式 「型到盡」
Eric笑言,製作新歌《Ripboy》,是為了「迫」大家看他滑雪!事實上,他滑雪的經驗超過20年,每年都會專程到外地滑雪,而他熱愛滑雪,全因那自由自在的感覺,他說:「香港人生活緊張,精神經常都很繃緊。對我來說,在滑雪時能真正體驗到與大自然融合,喜歡去哪裡就滑去哪裡,那份自由自在的感覺,是沒有其他事情能取代的。」


為了讓觀眾感受到這份自由的感覺,歌曲的MV由去年已開始拍攝,今年初再前往北海道補拍,更加入了一些「撻Q」的鏡頭,「這些都是很重要的畫面,除了大家看到我跌倒會很開心外,也想表達要『型』是需要付出的。」當然MV中最精彩的是Eric演繹的高難度動作,其中一個動作是要跳過一條鐵通,他要克服數年前在同一位置受傷,令手臂骨折的經歷,他指要克服這個陰影的確付出了很大勇氣,直言年紀已不少的他,要完成這個MV是十分冒險,不過難得有機會可以做別人沒有做過的事,他當然想「去到盡」!其實能夠勇敢克服受傷的陰影就已很「型」。而對於Eric來說,真正的「型」是來自內在的態度,例如一個人很有自己的想法,有毅力、堅持不放棄,又或賙濟窮人卻從不告訴別人等,都是他心目中對「型」的定義。


Eric初次嘗試在雪地錄音,不過因環境太大風,最後能用上的只有一句!

「有型」,除了來自滑雪的高難度動作外,也因為這個MV由Eric自編、自導、自演,製作團隊就只有兩位幫他拍攝的日本朋友、他自己和負責航拍的太太葉佩雯,剪片亦由他親自操刀,出來的效果得到行內人讚賞,更有人以為他使用了替身拍攝,以這個小規模的製作團隊,能做到如此水準,也是「型」了一次。


只要能發揮創意,Eric並不抗拒任何工作。

用心「聽」音樂
除了自編、自導、自演MV,Eric也參與了《Ripboy》的曲、詞、編、監,當中歌詞用了口語表達,淺白易明。而無論在Swing或Eric過往的歌曲中,都不難找到口語的歌詞及歌名,他表示自己確實鍾情口語,「近十數年很多人喜歡『看』歌詞、研究歌詞,然而我成長的年代,聽的音樂都是歌詞很淺白,我喜歡一聽就明,加上作為音樂人,我的焦點較多放於音樂之上,想大家多點用聽去感受,而不用過份咀嚼歌詞。」


由《幸福摩天輪》到《囍帖街》,Eric創作過不少Hit歌,而《1984》可謂Swing的成名作,Eric坦言,這首歌尚未推出,他就深信必定會紅,然而這是令Swing成名,卻同時是導致Swing拆夥的一首歌,他說:「因為受歡迎,我們當時經常於不同場合演唱這首歌,但我和Jerald也自覺《1984》是最不像Swing風格的歌,感覺與我們的理念背道而馳。」


Eric表示,相比從前,現在要做一首hit歌更難。

慢工出細貨
經歷過Swing解散,復出,再解散,Eric入行多年後,對做音樂的心態也有所改變,「頭十年是靈感不絕,寫了很多作品,然而為迎合市場作了很多慢歌、抒情歌,漸漸變得千篇一律,開始感到沉悶,靈感愈來愈少,就減產了。現在已不會規限自己一年要作多少歌,情願慢工出細貨。這也是我今次時隔6年再出歌的原因,做自己歌,限制較少,我沒有包伏,沒有底線,可以做到我心目中更有趣、更好玩的音樂。」


雖然挾著「音樂人」的名銜,但Eric卻沒有以「音樂人」自高,相反,近年來看到他出演了不少電視劇、電影,又擔任《全民造星》的導師,他認為,在這個年頭就應該作多方面嘗試,而自己經常有很多想法,如果在不同崗位可發揮創意,他不會抗拒任何工作。

即去看看Eric滑雪的英姿!

相關文章

TEXT:JOYCE

ISSUE 670
ISSUE 669
ISSUE 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