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story】港人港米:復耕港產米

「民以食為天」,出名嘴刁的香港人,對一碗白飯也相當有要求。為了吃一口熱騰騰、香噴噴的米飯,有人寧可不惜千金選購外地米如日本珍珠米。正所謂「隔籬飯香」,難道外國進口米真的較好吃和矜貴?香港米就不及外國貨?其實香港也同樣有出產高質靚米,只是數量少,加上名氣始終不及大品牌,才被人忽略。這次帶大家走進新界稻田和舊式米舖,尋找香港獨有的米香。

復耕港產米

米飯是不少亞洲國家的主要糧食,其中香港人每年吃米數量亦不少,根據香港政府的統計資料,去年每人每個月就吃掉3.3公斤米,全年合共吃掉約30萬噸米。而香港現時售賣的米,當中逾一半是由泰國進口,其餘則包括越南、中國內地、柬埔寨等地,只有約1%是港產米。港產米之所以買少見少,全因土地問題!其實香港稻米也曾走過輝煌時代,回溯至六十年代初,本港就曾經有約7,800公頃稻田,全年稻米產量就有1萬6千噸,可惜隨著城市發展,耕地面積愈來愈少,加上老農民相繼退休,在青黃不接的情況下,本地的稻米種植業亦開始逐漸式微。直至近年又有農民開始復耕稻米,其中一位正是本地米農林生。

再現失傳稻米——元朗絲苗 

當了農夫逾20年的林先生,最初亦只是種植瓜菜和水果,約10多年前才開始在打鼓嶺的農田種米,而且種的更是曾經一度失傳的香港原生米種──元朗絲苗。「那時從其他農友處得到一些元朗絲苗的穀種,於是就用其中2畝田來種,一年一造,1畝田可收800至1,000斤米,每造就收1,600至2,000斤米。我會從每造中留下10斤穀種待下年再種。早前我又從漁護署得到另一種叫『花腰仔』的香港原生米種的穀種,打算明年試種。」

可能很多人對元朗絲苗這個名字很陌生,但其實此港產米曾經是本地米中的名牌,是本地米輝煌歲月的象徵。外形細粒、幼身的元朗絲苗,質感軟滑,據說在五、六十年代,只有高端階層人士才有資格吃一口元朗絲苗米。另外,又有說這港產米曾遠銷東南亞甚至「舊金山」美國三藩市。但到了六十年代後期,在最後一造米出產,隨著本地農民放棄種米和移民外國後,元朗絲苗亦成為了絕響。想不到事隔數十年後,元朗絲苗竟然在林生的稻田中重生,雖然產量已不復當年,但這反而令每粒稻米更顯珍貴和充滿昔日回憶。


這片農田正在種植香港的原生米種──元朗絲苗。


林生表示,明年會試種另一種香港原生米種「花腰仔」。



他鄉的香港原生米種
除了林生種植的元朗絲苗和「花腰仔」外,還有2種香港的原生米,包括齊眉(又稱「老鼠牙」)和黃殼齊眉,但因難以種植而絕跡,其種子正存放於種子倉庫內。早於五十年代,漁護處曾對本港農作物進行選種和留種的工作,還設置種子倉庫,以空調設備保存種子,又有專人定期進行種子的發芽測試,但到了八十年代開始,由於政府逐年削減經費,直至2001年,留種工作便完全停止。不過,國際上還有機構保留了香港原生米種,包括位於菲律賓、亞洲最大的國際農業科研機構國際水稻研究所(International Rice Research InstituteI),以及位於挪威、有「末日種子庫」之稱的斯瓦爾巴全球種子庫。

與體力和時間競賽

「粒粒皆辛苦」,短短幾個字,已足以道出種植稻米是何等艱辛!林先生表示:「每年清明後便要為種植新一造米做好準備功夫,首先是曬田,然後抽地下水放入田中浸田,同一時間,就要把穀種放在苗床中發芽,成為秧苗,約1個月後,秧苗長高至5吋高左右,便可以落田拋秧。」為甚麼不是插秧而是拋秧?林先生解釋:「對,是拋秧,因為這裡只有2畝田,不能用大型機器協助,只能靠人手,傳統插秧要彎腰逐株插,雖說農田不大,但要彎腰種幾千株秧苗,我也幾十歲了,挺勞累的!而拋秧就好像擲飛標,只要夠力度,秧苗就能夠穩固地著地。」

5月初夏,站在街上1分鐘已令人熱得發慌,更莫說要在田中頂著猛烈陽光一整天!林生表示,既要扺抗高溫,種米還要與時間競賽。「秧苗約3個月後已成熟變成稻穗,長至3呎高、整棵植物彎下腰來就可收割,早點種米就可以早點收米,因為要避開8月的風雨季節」。為了保持農地養分,他採用了輪耕法種植,即夏天種米,冬天種士多啤梨,「種過士多啤梨的田地,泥土一浸水就會發酵出很多養分,無需施肥,稻米就有足夠營養好好地生長。」

堅持・汗水・態度

稻穗收割後,還要進行打稻穀、曬乾,最後再打磨成1,000多斤「香港製造」的元朗絲苗,而售價每公斤約 HK$100。對林生來說,每一分一毫都是辛苦錢,因為種米工序繁多,過程全屬體力勞動,而且只得林生、太太和2名員工,林生說:「每粒米都有汗水!我之所以堅持種米,是因為想讓市民吃到本土種植的健康有機米。但萬一要收田起樓就無得種,在那一天來臨之前,我都會繼續種香港米!」

本港新稻米
近年,在大嶼山二澳和塱原濕地等地都有農夫開荒種植的本港新稻米。其中二澳米是油粘米,種子來自中國內地的農業研究機構所開發的雜交水稻,以天然山水灌溉,種植時不會使用化學農藥,產量約每畝地300公斤。而在塱原種植的則是重新種植的元朗絲苗,名為「塱原生態米」,分別有出產絲苗、象牙粘和廣源粘,而這批新的元朗絲苗最初的稻苗都是來自台灣,每年總產量約1噸半。


這一粒粒金黃色的稻穀,正是元朗絲苗。


以汗水和努力種出來的香港米。


糙米和白米其實都是來自稻米,糙米是僅去除外層的稻穀,而白米則是經過多重去殼後剩下的米粒。


林先生
本地米農
TEXT:EUNICE
PHOTO:KIU、BRIAN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