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Story】電影中的情書(下)

電影中的情書 (上) ,今次再帶大家重溫不同國家的電影經典情書。

重溫電影經典情書-日韓電影




你好嗎?
《情書》ラヴレター / 1995年

「拝啓、藤井樹様。お元気ですか? 私は元気です。」
「藤井樹敬啟:你好嗎?我很好。」

由日本導演岩井進二執導的電影《情書》,不僅是經典愛情電影,當年亦曾經掀起過一陣寫情書的熱潮。電影故事由一封寄往天國的情信開始,女主角渡邊博子因思念意外身亡的未婚夫藤井樹,於是寄 信到他生前的住址,信的內容就只是淡淡然的一句:「你好嗎?我很好。」簡單的一句問候,當中卻包含了無盡的思念。對於一些多年沒法放下,但又不能再相見的人,簡單一句「你好嗎?」,其實已勝過千言萬語。




我感到寂寞了
《觸不到的戀人》 시월애 / 2000年

“한참을 기다렸어요. 성현씨에게는 2년의 시간이 흘러야 한다고 생각하면서도 나올줄 알았어요. 너무 큰 기대였나요. 그러지 말아야지 하면서도 사람들이 가까워지면 점점 더 기대를 하는것 같아요. 하지만 내가 보고싶은 사람들은 모두들 너무 멀리있어요.”

「我知道2年已經過去了,我仍然相信你會來的。也許我又期望過高了?我知道我不該這樣,但我想念的人都離我很遠。」

韓國電影《觸不到的戀人》是最早期以穿越時空為題材的愛情片,內容講述身處不同年代的男女主角,透過一個神奇的信箱談情說愛。荷李活片商後來買了這部電影的版權,在2006年翻拍成《情流戀屋》(The Lake House)。片中一對時空交錯的戀人,就像遠距離戀愛的情侶般,兩顆心這麼近,身體的距離卻那麼遠。女主角在信中提到「想念的人都離我很遠」,相信不少經歷過遠距離戀愛的人都會感同身受,身在外地的孤寂感覺,會讓人更加思念心愛的人,渴求著愛人可前來探望,但卻又知道無法實現,心中那種忐忑不安,全都在這封情書中顯露出來。





我每分每秒愛著你
《假如愛有天意》 클래식 / 2003年

“귀를 기울여봐 가슴이 뛰는 소리가 들리면 네가 사랑하는 그 사람 널 사랑하고 있는거야.눈을 감아봐 입가에 미소가 떠오르면 네가 사랑하는 그 사람이 널 사랑하고 있는거야.”

「張開耳朵,當你能聽到你的心跳,你愛的人也正愛著你;閉上眼睛,當你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你愛的人也正愛著你。」

《假如愛有天意》是經典韓國純愛電影,內容講述男主角俊河代朋友寫信追求女主角珠熙,但俊河卻與珠熙因互通情書而漸墮入愛河。因為珠熙生於政客家族,與俊河背景懸殊,二人相愛後亦只能偷偷幽會及互通情信維繫感情。男主角於是寫了這段情話,表達自己每分每秒都愛著女主角。


Loveland 郵局
75年來,位於美國科羅拉多州的「Loveland 郵局」都會在每年的2月,替來自世界各地的人轉寄情信。他們會在收到的情書上蓋上情人節特別版郵戳和郵票。郵戳和郵票的設計每年都別出心裁,
有情詩、心形圖案、愛情絮語等,都曾經是郵局採用的素材。而為情書蓋戳和貼郵票的人,更是當地的志願者,有些還是老夫妻,他們都自願為世界各地的愛侶送上加倍浪漫的情書。

重溫電影經典情書-華語電影





我喜歡你
《你好,之華》/ 2018年

「我喜歡你,請你和我做朋友吧。」

《你好,之華》是日本導演岩井進二首部華語片,故事講述女主角之華收到請柬,邀請已去世姐姐之南出席同學會,之華代為出席,卻在同學會上被誤認為其姐姐,還重遇了自己的初戀對象,亦即電影的男主角尹川。之華雖然喜歡尹川,但因為當年他喜歡的是姐姐,之華只能無奈地被當成是幫忙傳遞情書的傳信人。但最後她還是透過情書跟尹川表白。之華表白的情書簡單直接地寫著「我喜歡你」,如此率性真情的表白信,可能會喚醒不少人的青澀回憶。



我很想你
《海角七號》/ 2008年
「我真的很想妳!啊,彩虹!但願這彩虹的兩端,足以跨過海洋,連結我和你。」

台灣電影《海角七號》,故事從一個一事無成的樂團主唱開始。主角被迫暫時接替鎮上的郵差工作,無心送信的他在好奇心驅使下,拆開了其中一個郵包,並發現了從日本寄到台灣「海角七號」的7封日文信,他因不諳日語而對這些信置之不理。後來,他認識了來自日本的女主角友子,在友子讀過那些信後,他們發現所有信都是寫於台灣日治時期,主人翁是一位日籍教師,他當年跟一位台灣女學生相戀,原本相約私奔,到最後關頭卻因為沒有勇氣打破世俗枷鎖而拋棄了女學生,他亦被遣返日本。教師帶著懊悔、愧疚、思念的複雜情緒離開,就在回日本的船上,他一共寫了7封情書給女學生,把複雜的愛意記載於一撇一捺之中。


謝謝你的陪伴
《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 2016年

「重讀你的信,讓我才覺得,這夜沒那麼長了。」

內地電影《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講述男女主角在誤打誤撞之下成為了筆友,從針鋒相對到發展成戀人的故事。二人透過情書談情說愛,卻因為天各一方不曾相見,而情書就成為他們的愛情唯一見證。片中有這樣的一句對白,「那時沒有一秒鐘就可以到達的電郵,等一封信,漫長得如同一生,但是慢一點,才能寫出優雅浪漫的話語,慢一點,才能仔細尋覓盼望的愛情。」情書跟電子郵件不同,是一件能觸得到的實物,收信者可以摸著信件,讓指尖遊走於寫信人的字跡上,就像觸摸著屬於寫信人的物件一樣,而且可以重複閱讀。無法見面的時候,讀信就如見人,在寂寞的夜裡讀著情書,感覺猶如愛人陪伴在旁。

TEXT: LORRAINE
PHOTO: 網上圖片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