屹立百年「算命檔」

無論社會如何進步、科技怎樣發達,也無法消除人們對自身未來的好奇與不安,這亦令到油麻地廟街一帶、為人指點迷津的「算命檔」經歷過百年依然屹立不倒。

過去師傅在地攤提著「水火燈」看面相、八字、掌相、靈雀占卦⋯⋯來到今天,師傅在燈火通明的帳篷裡,用更多元化的占卜方式,預測著客人未知的未來⋯⋯

逼遷下的華人社區

想知道「算命檔」聚集於廟街的前因後果,便 要追溯到1861 年,香港歷史專家鄭寶鴻娓娓道來: 「當年英國人霸佔尖沙咀一帶,於是把華人逼遷。華人便搬到油麻地扎根,並以天后廟為中心,從此很多攤販便應運而生,於廟街(前身叫『廟前街』)、榕 樹頭廣場及街市街擺賣,賣武、雜耍、唱歌、占卜、 『講故仔』、捉棋、賣物,各適其適的攤檔均聚集在 一起。市民每天黃昏5、6時放工後會到各類攤檔溜達,『算命攤檔』一直有捧場客,五十、六十年代, 看一次面相大約3、4 毫子(當時的點心大約售2 毫 子)。」昔日,政府以天后廟為中心,廟宇以南命名為「廟南街」,廟宇以北為「廟北街」,之後才合稱為 「廟街」,天后廟更是華人重要的地標。




「照田雞」

昔日,算命的過程俗稱「照田雞」,因為「算命」師傅通常在晚上才設置地攤,手執「水火燈」在客人的臉上左照右照,觀看面相;過程像提著大光燈在禾田捉青蛙,當青蛙被光照射,雙眼會「盲一盲」。

皇帝測字

現時的「算命檔」已沒有「測字」占吉凶,但古人也頗為相信測字。明朝末期,崇禎皇帝以「測字」測算國運,他先寫「友」字,測字先生說:「『反』字出頭了,社稷難保。」崇禎帝不服,反口說是「有」字才對,測字先生則說:「『有』是上面『大』字去掉一部分,下面『明』沒有了『日』。」即是大明沒有了半壁江山;崇禎帝又不服,說是「西」才對,測字先生說:「九五之尊,沒有了頭,也沒有了腳,說明皇上身首異處。」嚇得崇禎幾乎暈倒!

碼頭生態圈

「華人聚集的碼頭必定會出現相對的生態圈,大廟、客棧、當舖、色情場所(舞廳、妓寨)、夜市(包括『算命』)、酒樓及食肆。」香港史學會鄧家宙博士(Billy)說:「當年,油麻地作為九龍西其中一個避風塘、九龍區貨物集散的中心,大量船隻停泊,令不少中下階層的華人及搬運工人聚集於此。」有碼頭的地方,必定有大廟!「很多船員上船前後都會拜神,油麻地天后廟作為九龍西的大廟,很多信眾會前往上香、求籤,廟內解籤的生意應接不暇,廟外便出現不少『解籤檔』,依附著廟『搵食』。」直接令「算命」生意扎根於此。

很多船員「落船」後,於碼頭居住1、2 天,晚上娛樂不多,最大的娛樂就是逛夜市。「七十年代之 前的廟街夜市,不是服務遊客,而是便利船員、路過或短暫停留在碼頭的人。這令『解籤檔』出現了變奏。」Billy 笑說,正常的「解籤檔」,會跟隨大廟的開放時間來「開工」和「收檔」,如黃大仙的「解籤檔」 一樣,但廟街的「算命檔」卻在廟宇關門後、日落西山才「開檔」!「這代表著他們不是為廟宇信眾工作, 而是為逛夜市的人服務。」

時至今日,碼頭已經不存在了,城市急速發展亦令其面目全非!幸運地,廟街夜市的「算命檔」被保留了下來,形成了香港獨特的風貌。

「靈雀占卦」

在電子娛樂還未發達的時代,「靈雀占卦」的過程非常受小朋友歡迎。客人向師傅問「學業」、「姻緣」、「事業」等問題,師傅便把數十張卦放在桌上, 再放出籠裡的雀,雀會刁起其中一支卦,由師傅為客人解韱。 Billy 曾和朋友實地測試觀察整個過程,發現雀仔受過訓練,會聽主人的說話。「每張卦的邊角都有微小的標點及暗號,代表著『事業』、『姻緣』、『學業』等不同的內容。主人會向雀仔強調,客人查詢『事業』、是『事業』,不斷給予信號,雀仔便會刁起『事業』的卦。」


情色場所集中地

碼頭上的生態圈除保留了「算命」、「卜卦」的傳統外,還保留了昔日的色情場所。如果說灣仔駱克道一帶是高級的色情場所,那麼廟街則是服務華人及草根階層。廟街一帶現時仍然有夜總會、「一樓一鳳」等,另外也有不少攤檔或店舖售賣色情光碟、色情成人用品、舊式色情刊物等,這令廟街形成了非常獨特、神秘的色彩。

客人都是迷信嗎?

不少人都有錯覺,認為來「算命」的客人都是上了年紀或迷信的人。「我認為這與年齡無關,反而跟不安感有關。人通常處於不安的狀態,才會求助「算命」,當中以年輕人更甚。」 根據Billy過去的觀察,黃昏5、6 時有不少穿校服的學生「幫襯」,晚上則較多放工過來的「OL」。

面相、掌相、八字、紫微斗數⋯⋯相信與否,因人而異, 「畢竟這些傳統是多年來統計的數據所得,有某程度的準確性及根據,不過師傳通常會加一點神秘元素在當中,令這行業顯得高深莫測。」Billy 笑說。



朝開晚拆

昔日「算命檔」以地攤形式經營,後期才搭建帳篷,每 天下午5 時左右開張帳篷,凌晨2時左右則收起。「早期的檔口,是由檔主自行『開檔』及『收檔』,現時則是由公司承包安排,即使檔主不開業,帳篷、檯、櫈,每天都會準備就緒。」 Billy 說。



Billy
香港史學會鄧家宙博士


鄭寶鴻
香港歷史專家

TEXT: RENEE WU

PHOTO: BRIAN、部分為網上圖片


Billy
<span id="docs-internal-guid-5ad6beed-7fff-808e-2bd6-d84df344f59a">香港史學會鄧家宙博士</span>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