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2月06日
Garden of the Artisans 藝術節2019
12月06日
香港舞蹈團 大型舞劇《倩女.幽魂》- 載譽在港第三度公演
11月28日
《K11 X’MAS REFLECTION》聖誕藝術展
11月18日
「Breathe in Breathe out II 自圓其說」 視覺藝術展
11月27日
「但願 - 光芒再現 」升級再造藝術展
12月10日
《MEET YU NAGABA GALLERY - I’M YOUR VENUS》
12月20日
「日安時刻」展覽 中環食晏話當年
11月30日
JCCAC 藝術節 2019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Billie & Mary 為香港織出快樂


數年前,銅鑼灣某街頭的欄杆上,繫上了精美的手作針織品。後來,手牽手的針織外星人又漂浮在街道路牌上,還有雨後而生的蘑菇,都令香港人留下深刻印象。它們均是出自La Belle Epoque小店兩位店主Billie和Mary。兩位分別曾是廣告公司高層和平面設計師,因太熱愛手作,辭職開店,更意外地邂逅了針織塗鴉藝術,在小街窄巷中為香港人帶來驚喜。

m:metro Pop B:Billie (右) M:Mary (左)
m:最初如何接觸針織塗鴉?
B:最初完全不懂編織,主要是做刺繡和羊毛氈。五年前,某商場邀請了著名街頭編織藝術家Magda Sayeg來港,她需要在本地找helper。有人問我,懂不懂編織,我覺得是個好機會,便膽粗粗接了,用了兩三星期惡補,是第一次接觸鈎織,迴響很大。我們也意外發掘了鈎織的可塑性,以前做刺繡公仔要一星期,原來鈎織只需用兩三天。另外,立體作品鈎織也做得很好。Mary瘋狂喜愛做公仔,我們開始搜索不同質料,可以mix & match,令我們喜歡上它。

m:為何有在香港街頭進行針織塗鴉的概念?
B:Magda在街上到處都用編織包圍,我對此念念不忘,若能在香港做就好。直至某商場找我們,撥出一條私人進行編織佈置,很棒!機會來了!最初只不過當一項工作,但市民的反應令我覺得一定要繼續做。他們很驚恐!有些陌生人特地走過來,問我們在做甚麼,又勸我不要再做,會被警察拉。

我發現,原來香港人的血液中有一種沒原因的恐懼。這城市的所有東西也不能碰,我們很習慣被人趕。那種恐懼被抑壓已久。但只要想深一層,這城市是我們的家。我們開始在不同地方再多做一點,有時下雨之後,在街上織數粒蘑菇,有時Mary在路牌之間編織兩個外星人。思考一下如何裝飾這家,令我的家人──香港人是我的家人開心一點。


突然間在本港街頭看見La Belle Epoque的作品,感覺會否很窩心?

m:你們如何挑選地方進行街頭編織?
M:通常是拍出來會漂亮的地方,例如上次在灣仔舊郵局前面,拍攝出來的背景很美,還可認得出是哪裡。
B:認出是香港很重要,不是外國!因為香港人很習慣性地覺得,所有漂亮事物也不在香港。但我十分希望,他們看得出來是香港的某一條街,所以我們喜歡織在街名牌上,也讓人容易找到。希望他們為香港擁有漂亮的東西而自豪。

m:近年,針織手作在香港是否愈來愈盛行?
B:生意肯定不好!但有個觀念上的轉變。以前會說「車!手造而已」,現在會說「嘩!手作的啊」。從前人們喜愛名牌,現在或許窮了,反而願意花時間留意產品細節,問問如何做,更多人願意追尋根本。同時愈來愈多人學手作。一個城市總需要一些人落手落腳做,只有消費的人,不懂得珍惜。我喜歡開辦工作坊,因為大家學完才知道,原來那麼辛苦才織到一個小口袋,付$200是值得的。我認為這甚至是生活的反思。購買一件衣服,你不會思考它是如何製造出來。當你學過鈎織,下次買一件衫,它破爛了也不隨便丟掉,會嘗試去補。這也是我教導孩子的,要惜物。

FB:La Belle Epoque

相關文章

#756
TEXT.LORRAINE
PHOTO.Wai(訪問)、受訪者提供
VENUE:LA BELLE EPOQ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