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區】洋服店的香港故事

在中環「大館」的2樓走廊盡頭有一間洋服店——「阮氏洋服」。這間看似不起眼的小店,背後的故事原來與香港歷史息息相關。在香港回歸前,「阮氏洋服」曾經是一間專為駐港英軍製造軍服的洋服店,當中還包括蘇格蘭部隊的軍服。隨著九七回歸後,英軍撒退,「阮氏洋服」亦面臨轉型的危機。洋服店撒出軍營後,選擇在中環街市重新起步。開業40多年,「阮氏洋服」是如何跨越九七的時代巨變走到今天?

與軍服結下不解緣

在六十、七十年代,「讀唔成書」的人都會選擇學師,學一門手藝來維持生計,在芸芸手藝中,阮邦冠選擇了裁縫,「因為裁縫不需要太多體力勞動,而且工作環境比較乾淨,加上薪水不錯,自己又有興趣,就選擇了做裁縫。」當年的裁縫,分成平民式和上海式,上海式做工細緻,他也曾在一個上海式工場工作,專門製作五星級酒店制服。之後,亦跟隨過不少師傅學藝,輾轉之下,遇上了一位擅長做軍服的師傅,「做軍服規格極高,對花、勳章、圖案,每一項都要準確無誤,對剪裁要求合身之餘,又要方便軍人舉手敬禮和大步步操時不妨礙每一個動作,所以要做一套好的軍服,真的很難。」阮邦冠一開始也是邊學邊做,軍部英兵把軍服交給他修改,他就自己把軍服拆開,仔細研究英國人做軍服的手藝,他說:「一定要『落手落腳做』,才會學到箇中奧妙!」久而久之,他與英軍建立了互信關係,亦因此與英軍軍服結下不解之緣。後來,他與哥哥阮邦飛創立了「阮氏洋服」,他們的第一間店舖就位於石崗軍營。


店中掛著不少英兵木盾,大部分都是「阮氏洋服」服務過的英軍部隊,當中不少是部隊離港前送給他們的禮物。

為興趣學縫製蘇格蘭裙

1975年「阮氏洋服」在石崗軍營正式開張,約2年後便遷到赤柱軍營。1980年代蘇格蘭部隊Queen’s Own Highlanders來港,並進駐赤柱軍營留守2年。雖然部隊有專屬的跟隊裁縫,但當時的英軍軍衣處仍然問阮邦冠要不要學縫製蘇格蘭軍服,他便一口答應,「之後我跟隨他們的裁縫師傅學習,因為本身已經有裁縫基礎,所以學完第二天,我就已經試著縫出了蘇格蘭裙的雛形。」1982年,蘇格蘭部隊離港,他基本上已學會了怎樣縫製蘇格蘭軍服,但對於其背後盛載著源遠流長的蘇格蘭文代和歷史,卻不算有很深入的研究。後來出於興趣,他親身飛到蘇格蘭學習,才知道了許多蘇格蘭服飾背後的故事,「我到了當地學習才發現原來一件外套,也細分成不同款式、有不同用法,而 “dress code”則以 “No.1”,“No.2”,“No.3”等代號代替不同場合。如果要知道每個格紋背後的歷史和故事,大概花一輩子也學不完。」他表示,一般而言,蘇格蘭人會根據自己的姓氏選格紋,因為是母系社會,所以男性可以用自己姓氏的格紋,或選用妻子姓氏的格紋,但女性卻絕不會穿丈夫姓氏的格紋,而英國王室成員的格紋,普通人亦可選用,以表示對王室的尊重。至於最常見的蘇格蘭裙,在當地是由家中婦女縫製的傳統手工藝,但隨著社會不斷進步,這種手藝在蘇格蘭亦面臨漸漸失傳的危機。


「阮氏洋服」在赤柱軍營的店舖採用了英式建築,內部還設有傳統壁爐。


每個蘇格蘭姓氏都有專屬的蘇格蘭格紋布,而且每個姓氏也會有不同款式選擇,以配合出席不同類型的場合。

傳統蘇格蘭裙會用驢仔皮造皮帶,堅韌度和耐用性極高。


阮邦冠說現在仍然有不少人來訂製蘇格蘭裙,當民族服飾穿著。

Medals or Badges

“Medals” 指勳章,是士兵獲得加許的功勳,而 “Badges”指徽章,就如學校的校章一樣,是每一個部隊的識別章。阮邦冠說:「七十年代北愛爾蘭動亂,來港的士兵十之八九都擁有北愛爾蘭勳章。當年的香港是一個旅遊勝地,這些士兵來港駐守,其實是軍隊給他們的一種獎勵。」

「英軍一走就咩都無!」

在軍營開店的10多年間,縫製英軍軍服一直都是「阮氏洋服」的專長,他們與英軍亦建立了深厚的互信關係,「以前在軍營,大部分顧客都不問價錢,軍官來訂製軍服,簽個名就拿走衣服,但從不會『走數』,雙方有種“Word is gold”的共識。」那是「阮氏洋服」的黃金時代,但時代更迭是無可避免的事,九七回歸的時刻始終還是會來臨,香港人感受至深,阮邦冠的感受更深切,「我會做英軍軍服,但『英軍一走就咩都無』!『阮氏洋服』到外頭開舖,大家不知道我們的背景,只會當我們是一間普通的新洋服店。」但為了店舖的未來,他們也只好另尋出路。

1997年,香港交接儀式當晚,英國三軍司令和「黑衛士兵團」(Black Watch Regiment)穿著的白色軍服,都是出自「阮氏洋服」的手筆。

2千呎搬到2百呎

「阮氏洋服」於1994年撤出軍營,選址落戶在中環街市,店面從2、3千呎的獨立建築,搬到2、3百呎的街市舖。以前在軍營裡縫製軍服時,做衫不需定價、店面裝潢不能富麗堂皇、裁縫的手工最重要等原則,在市區開業時全部徹底顛覆,「我們出來後才驚覺要為訂製衣服定價,而且客人喜歡看『門面』裝潢,衣服用的布料是不是名牌貨比手工重要!」幸運地,離開軍營前軍人介紹了一些蘇格蘭人給他們認識,剛巧以蘇格蘭人為主的“St. Andrew’s Society”又想找人縫製蘇格蘭裙,加上當年很多居港英國人都是蘇格蘭人,最後還是靠著蘇格蘭裙在市區闖出一片天。客人對他們做的蘇格蘭裙很滿意,繼而再找他們縫製西裝,阮邦冠坦言,「西方人比較注重衣服的手工、用料和耐用性,而且尊重自己的裁縫師,不會輕易轉人。」因此直到今天,不少客人和客人的下一代就算回到家鄉,或者移民到其他國家,仍然會找他「遙距」做衫,他自己也研發出一套「獨門秘笈」,能保證身在遠方的客人,就算身形體態改變,做出來的衣服依然合身。


一本本記錄冊內,正是阮邦冠每次都能把衣服做得合身的「獨門秘笈」。


「阮氏洋服」在中環街市的店面。

50年不變的熱情

在中環街市落戶23年,今天「阮氏洋服」已搬到中環「大館」,成為文化保育的一分子。做了51年洋服,阮邦冠感慨地說:「從最繁榮的黃金時代到現在,在時代巨輪之中輪流轉,千禧年後的香港,離開的外國人比來的多,就算一日沒有一個客也要接受。」幸好他對洋服的熱情從沒減退,從來未想過退休的他,到今天仍然會「做到唔願走」,但不再是因為忙碌得無法下班,而是突如其來的靈感,讓他可以在沒有壓力的情況下作新的嘗試,最近他正在鑽研做女裝,試用蘇格蘭格紋布縫製女裝長衫和手袋配飾。除了研發新產品,他又開始定期舉辦工作坊,教人用蘇格蘭格紋布做「煲呔」,藉此推廣手藝。他說:「我現在仍然不斷地學習,因為做每件衫都是挑戰,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我們度身訂做的服務就是要能夠適應任何人的要求。老店其實也可以做年輕人需要的東西,因為裁縫的手藝才是最重要,而且不會過時。」


「阮氏洋服」在「大館」有2間舖位,洋服店旁邊就是工作坊。


工作坊展示了不少阮邦冠的新創作。

最驚險的回憶
阮邦冠憶述,在為1997年香港交接儀式做軍服時,就曾經發生了2個小插曲。第一個是早在1997年頭,英軍已經預料到回歸當晚會下大雨,要求每個軍人要多做一套軍服。第二個則是三軍司令制服上的功勳帶,原來有分文事和軍事用途。當年6月29日英國皇儲查理斯王子會向司令頒發勳章,但他卻在6月27日才發現功勳帶弄錯了,幸好得到朋友的幫助,才能找到正確的功勳帶並化險為夷。

後記
採訪當天,有一位男孩第一天上班來學店面管理,另一邊廂又有2位年輕人在學裁縫,看著老師傅願意教,年輕人願意學,雙方認真努力地傳承著一種手藝,當刻,很感激仍然有一些人願意憑著一股熱情和幹勁,默默在香港為文化保育出一分力,令一些碩果僅存的手藝不至於消失。


阮邦冠 Bonny Yuen
阮氏洋服創辦人
Text:Lorraine Lo
Photo:Kiu、網絡圖片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