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區】大笪地劇場
老街坊遇上老街坊

2020-01-23     本土熱

很多人都聽過大笪地,說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但你又可曾經歷過真正的大笪地?早前綠葉劇團找回一班曾經在大笪地留低不少「腳毛」的老街坊,聯手合演出一部名為《我哋大家在獅子山下相遇上》的劇目。以往去大笪地,街坊都是要親身去到上環海傍湊熱鬧。今次劇團反其道而行,不單穿越時空將六、七十年代的老香港搬到現代,更會以流動劇場的方式走訪港九新界18區,讓赤柱大街、大圍、中環、屯門、油麻地以及尖沙咀的街坊都能回味只此一晚的「大笪地懷舊之夜」。

大笪地歌女歸位
大笪地,平民夜總會,這個名號響到連日本雜誌都曾經記載過。但對於新生代而言,大概只能從長輩口中或歷史影像中間接地體會與想像。是以劇組特別招募了多名曾經親歷大笪地時光的舊街坊參與演出,以講故仔形式道出老香港故事。


「跟住落嚟,我會獻唱周璇的名曲《天涯歌女》,啱聽嘅話不妨幫襯買包欖!」人稱「叮噹姐」的鍾叮噹,用高八度的懷舊唱腔高歌叫賣,她無須刻意「演繹」大笪地風格,因為她正正來自那個老地方。今人做童星可能為求成名,鍾叮噹當年2 歲跟大人「唸口黃」學唱歌,5 歲開始踏上大笪地台板賣唱,切切實實地為口奔馳。《加多一點點》、《明月千里寄相思》、《花好月圓》等國語時代曲,是她養活一家的輕快旋律。

哼唱當年情
唱歌只為人氣,賣欖才是收入來源。鍾叮噹賣的欖不同「飛機欖」,有口香糖和陳皮梅等「口立濕」。儘管一片口香糖盛惠一毛,但高峰期一晚鍾叮噹可以賺到上百元收入。「那年代當普通女工的月薪只有數十塊,一層樓,25 萬就有交易!」她以那段大笪地時光為榮,至最近受綠葉劇團邀請,她一口答應參與演出,更堅持不唱新歌,挑選了文蘭與張萊萊的金曲《偷偷摸摸》(1959)與飾演她的年輕演員合唱,原汁原味呈現在流金歲月中的大笪地。

街坊劇場 開放式故事
傍晚六時,天色漸暗,身穿懷舊戲服的演員和老街坊各就各位,燈泡一亮,「大笪地」隨即恭迎街坊進場。導演黃俊達在一旁細看,有些劇情走向,連他自己也預想不了,然而,這不正是流動劇場最有趣的地方?「香港好少人做流動劇場,不容易,但大笪地這個題材,著實沒有比這樣更好的呈現方法。」劇目有別於傳統的舞台劇觀看體驗,沒有明確的台上台下分野。觀眾走進攤檔群內,表演隨即展開,身旁既有演員,亦有老街坊和真正的街坊,他一言,我一語,這邊廂有人話當年,那邊廂就有人高呼「制水」。

風雨飄移的一年,再見大笪地,導演黃俊達觀察到香港地人情仍然溫熱。「在大圍開show 這兩天,起初觀眾都會好奇搞乜東東,後來睇了兩場有共鳴,直頭會拉大隊叫街坊一齊來睇夜晚嗰場!」他強調,大笪地最重要的不是上環海傍那幅地皮,而是街坊檔主之間的鄰舍關係。大笪地的攤主來自五湖四海,但在「搵食」之餘都會互惠互助,互相看舖,互相守望。這份外冷內熱的香港地情誼,相信就是今人最想拾回的獅子山精神吧。


▲上環大笪地, 有「平民夜總會」之稱,是昔日香港的夜宵磨好去處,亦間接為基層提供一個謀生的機會。1992 年7 月,政府將大笪地最後一塊地改建成港澳碼頭巴士總站,大笪地正式成為歷史。

支線話題 街坊自由講
這個大笪地劇場除了固定的劇情骨幹,其餘時間都會讓一班街坊自由發揮。你以為香港人很怕羞?有一幕,士多老闆提起一個轉盤式電話,問街坊知否早期香港電話有幾多個號碼。「以前得6 個字咋嘛!港島5 字頭,九龍3 字頭,新界要先噤12 再打。單睇號碼都知你住邊!」提著餸籃的太太說得頭頭是道,誰知另有高手補充:「睇你都後生,大笪地開始初時呀,電話得5 個字嫁咋!」後來對話愈飄愈遠,幾乎已經分不清誰才是「表演者」。


▲綠葉劇團招募了多名曾經親歷大笪地時光的舊街坊參與演出,再安排正規演員以一對一的形式配對飾演老街坊,一老一青,攜手講述老香港的民間故事。




自帶車轆的舞台
流動劇場《我哋大家在獅子山下相遇上》遊走全港多區,免費巡演28 場。要實現流動性,就不能單靠傳統劇場佈置。負責場景設計的美術指導霍佩詩,以手推車來建構出一個另類舞台,七架手推車,分別代表七個大笪地攤檔,有寫信、補鞋、睇相,亦有懷舊士多和賣唱舞台。劇目的所有場景均以手推車形式設計而成,把六、七十年代老香港的景象活現於觀眾眼前。



PHOTO:部分為受訪者提供

相關文章



ISSUE 677
ISSUE 676
ISSUE 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