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9月17日
Secret Theatre 互動劇場企劃 全新世界巡迴首演
09月07日
我城 ∙我聲
10月06日
《Sip3 時間》
09月22日
「藏木於林」群展
10月12日
「一脈」台灣美學設計展
10月04日
「糖衣包裝」劉瑋珊及葉皓賢聯展
10月10日
「彼岸」貝瑞.麥吉個展
11月04日
柏林藝術節 2019
10月29日
第16屆香港亞洲電影節2019

龍城 僅存花籠


狹小,一直是本地低下層居室基因;但要替劏房尋根,原來也可的骰雅緻。九龍城一帶,草根至少半世紀,百多二百多呎斗室一直被壓在空降民機下。但民間智慧,從不讓限制樓宇高度的密集窩居只有四面壁,僭建,同樣講求式樣工藝個性。六七十年代由此衍生的花籠,就是當時在飛機噪音下偷換得來的廿多呎閒情。慶幸還未絕跡,在今天的九龍城,還有跡可尋。

現存 啓德道31

緣起 建築技術叢生

何以六七十年代短暫縫生出花籠?先要由建築技術說起。唐樓是華南地區及本地19世紀中後期出現的民房。一直以來,唐樓建築技術不斷改進,出現階段性特色,唯一不變,是空間普遍狹小。

六十年代,關注本土傳統及保育文化的機構文化葫蘆創辦人吳文正,就居於新蒲崗當時的新建唐樓:「那時樓宇條例不如今天嚴謹,唐樓建築結構亦比以往穩固,為擴展空間,居民向外潛建空間,在外牆裝嵌工字鐵作基底支架,向外伸延約兩呎架上鐵花籠,再在窗台位置鑿接駁出入口。」那時唐樓單位闊約十多呎,居民就這樣多出至少廿多呎花籠空間。

啓德道31

昔日九龍城寨,外牆各具色彩的,正是各家各戶的密集花籠。

式樣元祖 欄河

19世紀末,本地樓房出現陽台金屬欄河(圍欄),如早前中環中央警署古蹟入口保育翻新時榻下的入口位置,以及三十年代營業的中環嘉咸街永和雜貨(已空置),同屬仍存在的本地早期欄河。吳文正:「當時式樣中西有別,中式主要用陶瓷,如模仿竹的欄杆,西方則是雕花鐵欄;直到後期簡約主義冒起,以幾何圖案取代。功能上都是保護作用,但不會起用石屎或花岡岩的密封式設計,一來當年建築技築不先進,承受不起陽台密封圍欄的重量,木材又不能遮風擋雨;二來建築講求透光通風。」及後,開始出現中西混合式樣,花籠圖案便是一例。

百多年前本地陽台欄河。

多樣性有機式樣

花籠都是由地台到天花包裹著的一整個籠,沒辦法,潛建也講求有限度安全,必須從下到上全面釘固外牆才穩固;亦因此,花籠才充滿花飾。其實早期花籠設計十分簡單,單調用上直條鐵柱,但感覺像坐牢,於是平民開始講究式樣。

當時陽台的鐵欄河及鐵窗花式樣設計,至少具半世紀歷史,已有可供選擇的花飾,負責鐵匠亦有既定圖案目錄,更有較受歡迎的鐵架圖案存貨。吳文正:「式樣雖公式,但當時居民建造新冒起的花籠,也可憑據發揮設計小創意,以鐵匠的既定圖案組裝自家花籠,再在不同圖案髹上不同顏色,感覺就是自家設計度身訂造。從遠處看,各家各戶都有特色,有機就在這環境煉成。」



手工 火喉至上

吳正文:「上世紀初的鐵匠工夫十分到家,用鐵扭出細緻花紋,燒焊的溫度及時間都要準繩,否則圖案變形。最後圖案細緻,式樣有機,令各家各戶的花籠式樣趣異有個性。然而,戰後社會講求生產效率,工藝開始失色,始終昔日生活節奏較慢,建樓亦是重中之重的大事,會用上乘材質,花心思裝潢,不止花飾,牆上亦有浮雕,外牆屋頂亦會標示落成年份,入住就是一生一世,一切講究。」



西式

V型 / 幾何 / S型

中式

雷雲紋 / 回紋 / 祥雲



功能 晾乘養曬

晾衫,乘涼,養雀,曬陳皮,抽煙。吳文正:「夏日炎炎,那時沒空調,晚上最好在花籠鋪帆布床睡覺;在花籠在再焊小架子盛盆栽,作花藝,一切都為怡情養性。不止是空間伸延,也是偷得一個私密又半開放式空間,以小情趣讓生活好點。」



中西合璧

回紋 / 幾何圖案

金錢 / 幾何



絕跡 只因太好

花籠衍生的閒情是當時民生好點子,但由於太好,小社區鄰里爭相仿傚,結果在好些唐樓,各家各戶都在外牆掛上花籠,吳正文:「這是奇景,九龍城寨就是經典例子,整個寨的外牆都充斥著綠色的籠,不止晾衫,雜物、洗衣機等都放出籠外,造花籠的鐵匠根本不是專業人士,不知花籠承受力,確實達到危險地步。」花籠骨排出現,情況可大可小,九十年代,政府終修緊房屋條例強制清拆花籠。

文化葫蘆創辦人 吳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