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微光 鄭欣宜

下筆前,再一次翻聽《小夜燈》,嘗試以另一角度深入細味每一句歌詞。

「小夜燈是一個抽象的比喻,人生中總會經歷不同的階段,不同的人會在生命中帶給你安全感。我想別人在聽這首歌時,不要只聯想起鄭欣宜心中的小夜燈是哪個人,而是想想自己心目中的那盞小夜燈是誰。」聽完她這番說話,再細聽一次,腦中浮現的,是另一個更觸動內心的畫面。

給成人的兒歌

《小夜燈》是鄭欣宜(Joyce)加盟寰亞後第一首派台歌,無論曲風到唱腔都跟以往截然不同,輕柔的聲線加上簡單但百聽不厭的旋律,初聽像兒歌,再聽,會令人想一再細味歌詞,「這首歌旋律好簡單,副歌部分歌詞也只得 20 多個字,現今流行曲好少見。」Joyce 表示。新歌由何山作曲、編曲,歌詞,則由黃偉文(Wyman)操刀,Wyman 形容這是一首成人兒歌,因為在童話故事般的輕柔節奏背後,其實也象徵著一些殘酷的現實。「第一次聽 Demo 時,已經覺得有一種無限的空間感,心中即時浮現出一片星空,感覺就像童話故事中小王子般孤獨。縱然帶著過去的失望,但同時又勇敢地懷著希望向前行。雖然是童話故事,但亦加入了一些殘酷的現實,這首歌也一樣。」

其實作品早在兩年前已完成,只是一直未找到合適的人為這首曲填上歌詞,直至一日,Joyce 在 Facebook 上寫下了一段留言,結果,她終於找到了 Wyman 這位「最佳填詞人」。「大人兒歌這個概念來自 Wyman,事源有一日我出了個 post,提及我是由婆婆湊大,那時候她經常唱歌哄我睡覺。Wyman 看到後留言後問:『點解唔將佢變成一首歌?』不久之後,他又在自己的 IG stories 問:『我想寫一首兒歌,有沒有人有興趣?』我立即舉手,因為何山這首曲真的很適合。」Joyce 回憶著說。

對 Joyce 來說,小夜燈雖不能照亮前路,但暗暗的燈光卻能在黑暗中 給予安全感,她希望每個人在聽這首歌時,也能想起人生中的小夜燈。

誰是小夜燈?

「難為你了 在天天給我 去點燈 難為你了 在天天給我 退黑暗 撥去妖 撥去魔 讓我每一晚 睡也安心 未記得 為你心 殘留一格熱能......」

第一次聽,感覺是她在訴說著跟媽媽的回憶和成長過程,「可能很多人看過 MV 後會即時聯想到鄭欣宜心目中的小夜燈是某某人,但我更想聽這首歌的聽眾想一想自己心目中的小夜燈是誰,所以歌中有很多停頓位,讓人有更多的幻想空間。歌手都是比較主觀,很容易會用一種自己認為好的方法去演繹或理解歌曲,無形中會局限了整件事,但我覺得這樣對 Wyman 填的詞有點不公平,因為這首歌可以有無限的可能性。」

每一次聽,可能會有不同的想法,同樣地,每一次都為 Joyce 帶來不同的畫面,「第一次看到歌詞時,即時想起我的婆婆,然後是我助手的父母,再到我好朋友的父母,因為我覺得她們聽這歌時一定會想到父母。但我的好朋友第一時間想起她兒子,何山則想起她太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盞小夜燈,試試細聽,可能你也會找到心目中那盞屬於自己的小夜燈。

給人生一些停頓位

一首好歌,要在合適的位置上加上一個停頓,這些停頓位,可以是一個思考空間,也可以是一個比喻。今次新歌也有不少停頓位,這種Joyce口中「斷吓、斷吓」的旋律,亦是另一人生比喻。

「每次做訪問,我好怕有停頓位,亦好怕生活中有一刻的停頓,所以會把日程填得滿滿,但現在回想,其實有時候我們要容許自己有停頓位的存在,有了這些停頓位,我們才能呼吸,我說的呼吸,是心理上的呼吸。」

活在現今這個令人透不過氣的環境下,相信每個人也應該在適當的時候給自己一個停頓位,才能為人生繼續編寫更好的樂章。

MV 加插了動畫元素,令聽眾有更多的幻想空間。

TEXT:WINNIE

PHOTO:NICK

HAIR:MILK CHAN @XENTER

HAIR ASSISTANT:KEITH LEE@ XENTER

MAKEUP:SAMUEL @ 江中平化妝室

VENUE: 香港海洋公園萬豪酒店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