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先創辦人曾麗芬:

「電影院是對電影人的尊重!」

自去年初,疫情令全球電影業步入寒冬,香港的戲院也被迫三度關閉,最近一次更連續停業長達78天!戲院解封,除了有多齣電影爭相上畫外,高先電影院亦於2月18日戲院重開當日正式開業。不少人說這樣做風險極高,但對高先電影(Golden Scene)創辦人曾麗芬(Winnie)來說,建立屬於自己公司的戲院,是她一直以來的夢想,除希望支持本土電影,亦可讓觀眾有更多選擇。

夢想成真

在電影圈打滾20多年,Winnie在行內無人不識!中學畢業後她讀了一年商科,便加入了嘉禾電影,由買片、發行、宣傳……但凡跟電影有關的崗位她都做過。直至1998年,她創辦了高先電影,最初只以發行及宣傳外國電影為主,後來還參與製作並投資開拍電影。其實她一直以來還有一個夢想,就是擁有屬於自己的戲院,可惜2020年初肺炎疫情肆虐,全球電影業備受打擊,高先電影其中2位股東更於3月相繼請辭,那時候很多人都勸Winnie一起離場,「大家都對前景不太樂觀,的確,不單是香港,全球電影業都面對很大困難,但我都要堅持下去。」最後她花了數個月時間尋找新股東投資,讓計劃可以繼續進行。

如此堅定,除了為一償心願,也因為遇上了千載難逢的地點。新戲院坐落於堅尼地城海怡花園,這裡前身是一座教堂,樓底夠高,適合興建戲院,而且自福星戲院於90年代尾結業後,西環一直都再沒有新戲院出現,現在高先電影院開業,對該區居民來說是一大喜訊。加上近年有不少咖啡店和特色小店進駐該區,可以聚集人流,隨著戲院落成,更可望凝聚成一個文藝小區,「我希望帶給大家多一點另類的選擇,同時為這個社區增添文化氣息。」

偏愛另類電影

Winnie自言是典型的女性觀眾,喜歡看文藝片,相比娛樂性質重的電影,她更愛一些可引發思考、有訊息的電影。其實她的喜好,可從高先電影發行和投資的電影中略見一二!由《魔術男》、《狂舞派》到《一念無明》、《點五步》,還有去年大受歡迎的《金都》、《幻愛》等,這些都為高先電影塑造了支持本地、新導演及小眾電影的形象。被問到高先電影院會否只上映港產片或自家發行的電影,Winnie表示:「首要當然是支持本地電影!有好的商業片我們也會上,不過我一直覺得,純娛樂的電影,觀眾很容易可以找到,所以如果自己買片,一定會選擇更多小眾、另類的電影,例如一些關於社會議題、能令人對生命有反思的題材,可以為觀眾提供不同的選擇。我也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另類電影會有知音人。」

獨具慧眼 投資小眾電影 

她對小眾電影的眼光是毋庸置疑的,其中在2013年上映的《狂舞派》,便成為了高先電影的轉捩點。當年市道低迷,以跳舞為題材的電影在香港算是小眾,加上新導演、新演員,Winnie決定投資時,外界都不看好,但戲中一句對白「為了跳舞,你可以去到幾盡?」卻引起大眾共鳴,令電影成為熱話,最後突破千萬票房,也證明了她的眼光。另一齣教她印象難忘的電影,就是《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其實我當時沒有看過小說版本,只知道在網路上很受歡迎。有一天,編劇陳輝虹來找我,很想我開拍《紅VAN》電影,而且想由黃又南出演男主角,我就與Shine的經理人商討。另外,我們都屬意邀請陳果擔任導演,但由於這齣戲是以小說改編,而我心知陳果甚少會拍別人寫的戲,心想必定要花點唇舌游說他,怎料當他看過故事後很喜歡,還一口答應!最後電影也成為另一個迴響,這也出乎我意料之外!」

早前社交平台上演了「游學修大戰蕭若元」,兩代人對電影業的前景展開了激烈的辯論。筆者很好奇,作為資深電影人的她,對於香港電影業的發展,以及年輕的電影人又有何看法?「我對前景當然十分樂觀!否則也不會在這時勢開電影院吧!其實我最喜歡與年輕人合作,他們不斷有新的想法,充滿創意,想法又很貼地,令我覺得要加快追上他們的步伐,一同進步。最近我也與時並進,下載了Clubhouse呢!」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是其中一齣令Winnie印象深刻的電影。

無可取代的電影院

要跟著世界走,網絡平台顯然是未來的大趨勢,然而,Winnie卻不認為串流平台可取代進入戲院看電影的模式,「串流平台可以是其中一個看電影的媒界,卻不能取代在電影院看電影這種模式。電影的每個畫面,所有聲效、配樂、美術……每一部分都經過精雕細琢,是很多人的心血作品,在電影院裡有高規格的設備如熒幕、音響,要有這些配套才能完整呈然電影的最佳效果,所以電影院是對電影人的尊重。而且看電影也講求氣氛,就跟演唱會一樣,在電影院裡,即使身旁坐著素未謀面的人,大家一邊看電影,一邊同笑、同哭,甚至『一齊驚』,坐在電腦前絕對不能感受到這種氣氛!」


坐落堅尼地城的高先電影院,是自90年代尾福星戲院結束後首間落成的電影院。

TEXT: JOYCE

PHOTO: NICK、網路圖片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