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10月01日
破繭——香港新藝術家系列
10月06日
第7屆香港素食嘉年華

香港文化遺產 (上)


茶餐廳 一切由冰室開始 茶餐廳,一種源於香港的快餐食肆,糅合了本土飲食特色和西式餐飲文化,是香港人平民化的飲食場所。不過,它的出現並非偶然——冰室與茶啡檔,可說是茶餐廳的前身。話說,上世紀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即1940年代後期),港人日漸深受西方文化影響,當中故之然包括飲食習慣,西式飲品和小食如咖啡、奶茶、三文治和多士等,開始陸續在坊間普及興起,為顧及平民大眾飲食的低廉消費,於是專門提供廉價西式食物的冰室和街邊茶啡檔應運而生。
原來當其時,冰室與餐室之間有著清晰分野。冰室只提供茶啡鴛鴦、紅豆冰、奶油多、蛋撻、菠蘿油等輕便食物,絕不賣飯;而餐室才會有ABC餐、全餐、飯餐等供應。後來,兩者食物逐漸混合,才衍生出今時今日的茶餐廳。
隨著港人口味愈趨刁鑽,現在茶餐廳的食物更是百花齊放,除了大路的雲吞麵魚蛋粉和燒味飯選擇外,米線烏冬日式拉麵、焗飯意粉鐵板燒咖喱飯……幾乎說得出的都收歸餐牌裡。誇張一點來說,茶餐廳不單把本地特色飲食文化發揚光大,更是國際美食大融和的先驅!

熱辣辣新鮮出爐菠蘿包,夾上一塊冰凍牛油,冰火滋味,叫人銷魂。

蛋撻源自英式甜點custard tart,經過港人改良後,成為百分百本地土產。

茶檔師傅提起手壺和茶袋來回對沖,沖出熱、香,醇、滑的正宗絲襪奶茶。

「絲襪奶茶真正洋為中用,走入尋常百姓家而且發揚光大的港式民間智慧型飲料。」--歐陽應霽 飲食生活達人
雞蛋仔 港式老滋味 論本土飲食文化遺產,街頭小食重頭角雞蛋仔,怎可不佔一席位?從前,雞蛋仔都是小販車仔檔經營,據說這種民間食品是因為一些雜貨店老闆,不想浪費破裂的蛋,於是加入麵粉、牛油等配料弄成粉漿,經過倒模烘烤而成。近年,雞蛋仔口味愈見新奇,不少小食店做出朱古力、椰香黑芝麻、士多啤梨、香芋味等新派味道,但受歡迎程度始終不及原味蛋香的。聞說,昔日九龍城一帶曾出現花形雞蛋仔跡影,不知你可有見識過?事實上,本土具有代表性的平民小吃,又豈止雞蛋仔一樣?譬如幾近銷聲匿跡的飛機欖、豆豆砵仔糕、糖蔥餅、煎釀三寶、碗仔翅、麥芽糖餅、咖喱魚蛋等,何嘗不是港式老味道的表表者?


「用粘米浸軟磨成米漿做成的缽仔糕,清甜米香沒有多餘味道,是今天飲食多樣繁華中的純樸真味。」--Shadow Kwan 新一代美食主義者
天星小輪 見證百年香港 如果維港是香港的標記,海上的天星小輪又怎能不包括在內?天星小輪自1898年5月成立至今,服務港人110年。天星旗下的船隻都以「星」字命名,例如:電星號、北星號、天星號、午星號、夜星號等,「天星」之名由此而來,而船上印有星型標記的坐椅與扶手,當然是各位熟悉的標記。
小輪服務也見證著香港的歷史發展,於1942年香港淪陷,天星小輪曾因炮火而停航三年零八個月;而渡輪服務也曾因1966年香港暴動、與加價風潮分別停航十日與一個月。
天星投入服務之初,只提供來往尖沙咀與中環的航線,不過以當時的人口來說,已非常足夠。經過超過一個世紀的變遷,過海隧道與鐵路相繼落成,渡輪的使用率逐漸減低。由70年代高峰期的每年5700萬人次,跌至07年的180萬人次。
當然,維港兩岸的天星碼頭也在香港人回憶中佔一席位,除了是七八十年代各位相約集合地點以外,數分鐘的航程也揭示了維港變得愈來愈窄的絕望真相。07年,政府決定在一片反對聲音之下,將擁有48年歷史的舊中環天星碼頭拆卸,令香港的歷史憑證又少一員。

「天星碼頭的價值在於當中的歷史價值之外,建築方式也是值得保留。雖然中環那邊的舊碼頭已經拆卸,但香港人對天星的感覺卻不會減退,亦無捐天星的保留價值。」--Stella So 插畫師

唐樓 原始居住文化 香港的唐樓愈來愈少,別被他陳舊的外表所嚇怕,其實唐樓本身是混合了中西文化的建築藝術,香港最早期的唐樓主要以青磚組成,當初是為了應付大戰後急劇增加的人口,闊15尺,一般只有4層,通常地行下都是商舖。由於當時人口增長快,部份唐樓會分租,因而出現了「包租公」或「包租婆」的出現。
這些舊式的建築物已逐漸少見,不少都已改建為商場,僅有少部份還有居民居住,幸好市區重建局保留了灣仔一區的部分唐樓,才不致令這個反映香港文化的遺產消失。目前在深水埗、九龍城、油麻地等區仍可看到唐樓,可是由於城市發展,政府又未有完善的制度保護這類文化遺產,唯有靠大眾關心多一點,多些參與並爭取,對古蹟保留作出思考。

「唐樓是香港獨有的文化特徵,可惜港人和政府都忽略了它的重要性。」--楊志超 G.O.D CEO兼創辦人

Photo by Michael Wolf
周星馳 無厘頭次文化 雖然《長江7號》的周星馳已經不再是以前的周星馳,雖然周星馳的影迷會為他這次棄搞笑重溫情的轉型而感到不是味兒,但無論如何,《長江7號》也註定能輕取賀歲檔期票房冠軍。當然,周星馳的這次轉型,也意味著他的電影已完全遠離當年的香港市井風味,轉而向內地市場靠攏。
周星馳將來的路向會否因這次《長江7號》引來的批評而有所轉變,目前尚屬未知之數。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周星馳的演技除了開創電影界先河外,他的電影更影響了我們的行為模式,令我們不自覺地模仿他的說話方式和表現,而周星馳更成了跨越階級和社會差異的文化象徵。要回溯周星馳的電影生涯,不能不提的就是1990年的《賭聖》。雖然周星馳早在1988年已憑首部電影《霹靂先鋒》奪得金像獎最佳新人,但真正令周星馳無厘頭文化發揚光大的,還是由劉鎮偉執導的《賭聖》。


「星爺的無厘頭文化,往往能通過喜劇形式,表達他對社會現象的獨到見解,並作出挖苦與嘲諷,十分難得。」--周俊偉 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