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0月06日
《Sip3 時間》
09月22日
「藏木於林」群展
10月12日
「一脈」台灣美學設計展
10月04日
「糖衣包裝」劉瑋珊及葉皓賢聯展
10月10日
「彼岸」貝瑞.麥吉個展
11月04日
柏林藝術節 2019
10月29日
第16屆香港亞洲電影節2019
09月12日
我們的荔園
09月25日
《現像•集納》

香港家庭時代曲


《香港家族》三部曲,香港藝術節2017委約劇場作品。
別被劇名誤導,這不是甚麼孔姓蔣姓何姓的爭權奪產故事,而是一個尋常家庭的經歷。
藝術節找來剛獲金馬獎的龍文康執筆,寫回歸二十年的時代變遷。
他笑言:「我不懂寫大歷史,那距離我很遠。我是借助一個家庭去講,在大時代中整個家庭和當中關係的變化。」

故事大綱

「返屋企食飯」是香港家庭的指定動作。《香港家族》三部曲,發生在1996、2004及2017年。黃歡一家人的三次同檯食飯。從回歸前的移民潮,再經過沙士後生活低迷,到特首選舉年;隨着大時代的風雲變色,物是人非,聚散起跌,這是你和我和他的故事。
主演:葉進、劉雅麗、潘燦良、黎玉清、蔡運華、楊偉倫、楊淇、黃呈欣

三部曲.六小時

進入內容以先,先談形式。
三部曲總共長達六小時,香港劇場一向少見。龍文康說,一聽見這形式就興奮。「因為實際安排和成本等問題,除了有資助的大團外,很難做到。」劇本長度比一般多出兩倍,涵蓋內容可以更深更廣;真正吸引龍文康的,是能夠連續六小時處於一空間內,經歷一個橫跨二十年的故事。「我是陪伴著這些角色變化。隨著時代,一起走過來的感覺。而我自己也身處那變化中,因在編寫過程中,我也勾起了很多當時的回憶。這是最好玩的地方。」

想像難?回望更難

他挑選的三個年份:1996、2004及2017,與香港命脈的關連,無須多作解釋。原來兩個單位早在2015年底便開始一同構思,因此龍文康筆下的2017,是個想像。「我常說我的2017年很早已經來到,經常在幻想,到時是如何呢?但又不至於太難,其實也算是『當下』,重要的是取材。」
反而最困難的,是要努力回想已很模糊的2004年。「經歷沙士後,2004是怎樣的呢?其實我們不太記得,香港人很厲害的,過了就是過了。我特地選擇04,不談03,就是因為沒有一個強烈印象,似乎沒大事發生,但其實很無力,當你回望,整個市道;可又說不出如何無力,日子還不是這樣過?04年又開始有自由行,所以很快就沒事了。」多善忘的香港人。
變幻才是永恆 不過,早說龍文康不是寫歷史,是寫家庭。一個家庭的福祉,或多或少也被社會大環境影響。時代變,人在變,家庭亦然。如何不直白、不突兀地滲入時代氣息,絕對是考驗,但相信也是龍文康的拿手好戲。「你能走進這家庭,看得到二十年間的變化。爸爸是一家之主,04年爸爸中風,17年去世。這些轉變是真實的。當我們回望過去,十多歲時的家庭是怎樣,現在已不住在那區,亦有家人關係上的變化,最終整個家庭變了。」


龍文康:長此下去,還有沒有這種家庭?對我來說是一個好大的問號。

以後,還有家嗎?

他在《大龍鳳》和《維港乾了》也寫家庭──不是唯一,但這是最觸動他的題材之一。
「不知為何,我在健康家庭成長,但總覺得自己的家庭是有所缺。我不知道那缺口是甚麼,而我一直在寫作中尋找。」也許因此之故,他所創作的家庭都有缺口,放在現今社會,其實十分普遍。
「觀眾一定能在當中找到連繫。但往後就不知道了。十五、二十年後,還有多少人會過時過節打電話叫家人回來吃飯,開足兩圍?以前有好多兄弟姊妹,互相幫忙、出頭,真有一個bonding在。一直下去,家庭的概念十分薄弱,亦會出現一些新概念:一對伴侶也是家庭,或者 friend is your family。但我認為總有分別。」
先籠統稱這現象為「家庭觀念的瓦解」,顯然他不斷地透過創作,表達對此的感觸。「現在的人下班後會回家,但只當那是一個居住地。叫你回家飲湯,問你會否回來吃飯,都是很正常的,但現在的人對這些沒大感覺,甚至覺得煩。所以下一代將來組織家庭,也會不一樣了,因為你們不是如此成長過來。」

龍文康

香港著名三棲編劇,作品包括電影《門徒》和《樹大招風》、電視劇《大時代》和《老表,你好嘢!》、舞台劇《大龍鳳》及《騷眉勿擾》等。2015年憑《維港乾了》獲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劇本,去年底憑聯合編劇的《樹大招風》獲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

《香港家族》三部曲 日期:2月24日至3月19日
地點:香港大會堂劇院
網址:www.hk.artsfestival.org
#540 metro Pop
text: LORRAINE
photo: Wai、香港藝術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