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原創」社會理念

2020-06-02     生活派

全城口罩荒,大家用膳時都各施各法,出動信封、紙巾及文件夾等來暫存口罩,務求令口罩活得長命一點。產品設計師 Maurice 和 Steve 於農曆新年時到茶樓用膳,眼見餐桌上放滿一隻隻「口罩紙船」,既不環保也不衞生,於是萌生起生產口罩暫存夾的念頭,隨手執起點心紙摺出雛形,即是「MASKeeper」的初稿。

細如卡片盒的設計方便攜帶,又可清洗重用,推出後旋即大受歡迎,成為疫症出門必備品。然而樹大招風,抄襲事件接踵而來,眼見其他廠商紛紛自行生產同款暫存夾,Maurice 慨嘆:「侵權商近十年愈來愈大膽,今次只是香港設計業面對的冰山一角。」設計路從來不易走。

超越物質價值

在產品設計界打滾了二十年,他們認為好的產品設計除了要簡單易用,方便生產,還要具有社會意義,「從社會層面,能夠幫助社會發展;從商業層面,能夠幫助企業透過應用設計賺錢,養活員工,回饋社會。」MASKeeper 正好體現他們心中所想,解決暫存口罩帶來的煩惱,更幫助到小店渡過寒冬,「 2 月時很少人出街,令小店收入雪上加霜。於是我們第一步是在小店內擺賣 MASKeeper,顧客只要在店內消費就可以優惠價購買 MASKeeper,希望衍生經濟效益,幫小店吸引人流。」他們亦希望善用產品作為傳播媒介,推出特別版本,印上 "Stay Healthy, Be Cheerful"、「支持領養.絕不棄養」等字句,向大眾宣揚正面訊息,讓產品意義遠遠超越其物質價值。


二人在 2003 年拍檔創業,剛巧遇上非典型肺炎肆虐,於是設計了「非典型手指」鎖匙扣,方便市民按掣。

尊重創作原意

MASKeeper 面世後,同類型暫存夾在坊間隨處可見,「有好多香港廠商抄襲,甚至有設計同業在國內網站稱是他們原創,反過來問我們有否在國內申請專利。」冤屈不能申,固然滿肚怒氣,但最使他們嬲怒的是抄襲者只顧抄襲圖利,生產過程中,很多原創設計的心思細節位卻被無視。「MASKeeper 背後是經過二十多個設計原型才得出今日的版本,我們試過各種闊度、收口處理、摺法和擺位,每個細節加減一、兩毫米,一路反覆去試,希望得出最好方案。膠片特別選用 PP 原生料,確保乾淨並能抵受 75% 酒精消毒,部分抄襲者會選用再造料,或印上圖案,只要用酒精一抹就會甩色,將我們的設計原意扭曲,影響市民健康。」


由最初的點心紙再演變出多種口罩暫存夾原型,再作出篩選和改良。

侵權情況在行內經常發生,Maurice 和 Steve 同為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客席講師,經歷此境也替年輕人擔憂,「香港靠知識型經濟體系,長線發展要靠下一代,但社會不尊重知識產權,缺乏保障,怎會有下一代願意投身設計行業?」要營造良好的創作環境,必須靠各方努力。現時經政府知識產權署申請專利普遍需時半年,以突然冒起的應急產品 MASKeeper 為例,由設計到推出市面只花了 20 日,推出後已立即申請專利,但至今仍等待批核,「希望政府可以智能系統化,促進整個流程,加快審核結果,令整個創意工業可以更快得到保障。第二是製造廠層面,其他廠商如想生產同類型產品,可以另邀專才設計一個比原有款式更優秀的設計,放棄抄襲,社會才會有良性進步。最後希望消費者認同原創人的心血和價值,即使市面有千千萬萬個翻版都堅決不買,選擇支持正版。」


Maurice(左)和 Steve(右)一同畢業於理工大學太古設計學院,讀書時已是好朋友,後來拍檔創業,設計過智能導盲徑、環保便條、抗菌兒童餐具等改善生活質素的產品。

相關文章

TEXT:ELIM

ISSUE 668
ISSUE 667
ISSUE 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