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藝術:Collage拼貼

今天先來猜一道謎題,你認為上面這圖畫有何意思?他說:「人頭與雞頭的錯置,象徵大自然的反撲,人作為萬物之靈的自我醒悟。」她說:「不,作品揶揄刻責己任的家庭主婦為家畜,是對傳統女性角色的調侃。」一小孩經過,說:「這很怪,幾得意。」Collage拼貼,是一門沒有標準答案的藝術探求,你希望看到甚麼,你眼中看到甚麼,那就是甚麼。本回,讓我們來重新定義世界。

香港拼貼藝術家:先破而後立

約訪當日,我們準備了一個安靜柔和的工作室,「你有甚麼特別需要嗎?」我循例發問。「要一塊界板墊就好了。」只見他在桌燈下細碎剪裁,以極其緩慢的速度將古老雜誌和海報上的圖案「人手退背」出來,然後一塊接一塊,就像疊積木一樣將不同素材井然有序地重新組合起來,建構出全新的世界觀。

談到Collage拼貼,大家第一個印象都應該是用PS等電腦軟件來製作,方便快捷有效,何解偏向山中行?「難得要做,還是喜歡親手造出來的質感。」原來非首例,年前他跑市集,特別製作了一本袖珍作品集,由買紙、穿洞、壓紙、𠝹虛線、合併、縫製乃至後期加工,皆是為全人手製作,貫徹手作人之最高堅持。他是我們本回的主角,Collage拼貼藝術家文浩。

Collage經常給予人「怪異」的感覺,素材間不合常理的錯配,往往都會令人產生違和的視覺體驗。例如現實中不會看到人身雞頭的事物,我們就會不自覺地否定了其可能性。「拼貼,就是要破壞慣常的法規和結構,透過精心的編排、設計和組合,為事物賦予新一層意義。」文浩解釋,拼貼藝術在外國很普遍,沒有一套既定的標準,是一個讓藝術家自由發揮想像力的空間。只要你敢去試,甚麼都有可能。

「不安感是我的創作動機。」

在網絡主導一切的年代,文浩將Instagram化作他的拼貼Showroom,用耳目一新的藝術風格,向網民闡揚他對世道常理的質詢和挑戰。拿著手機一路往下劃,你會發現時而出現銀河星宿,時而彈出舊金山美國主婦,時而七彩絢爛,時而陰沉低氣壓───創作風格仿如陰睛圓缺,難以捉摸。「真實的我,愛光但更愛黑暗,沒有黑暗就不知道光有多刺眼,沒有光就不能感受黑暗有多漆黑,當要尋求光的引導,便先要走進黑的迷失。」

訪問尾聲,文浩完成了一幅全新的拼貼作品,畫中是一位好夢正酣的美人,隨著她入夢,床舖幻化成一片蒼海,上面的人在海上載浮載沉,好比莊周蝶夢,霎時分不清虛實的界線。「最近我一直思考,作夢是怎樣的一回事?夢總是不著邊際又天馬行空,好像在汪洋中飄搖動盪著,有點優美又有點不安,這份不安感,就是我的創作動機。」

Follow
C pic.
文浩修讀平面設計出身,他坦言拼貼技巧都是邊做邊學,除了鑽研參考書,他亦非常欣賞日本設計組合QTA3的拼貼作品。
www.instagram.com/c.pic_

#587
TEXT: 一樹
PHOTO: Franky、受訪者提供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