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節三人組
難忘的觀與映

2020-08-27     藝文集

每年3、4月,慣常是香港國際電影節舉行的時期,今年因為肺炎疫情,令全港電影迷的朝聖大計落空。香港國際電影節協會原本打算把電影節延至8月中至下旬舉行,卻因為第三波疫情爆發,早前決定取消今年的電影節。這對於電影節的鐵三角選片人——節目總監王志輝、節目經理謝偉烈和節目策劃馮嘉琪來說必定百感交集,但其實在他們各自看電影節的經歷裡,還有不少難忘的經歷!

讓觀眾進戲院來

其實,除了每年3月的香港國際電影節和8月的夏日國際電影節,主辦單位每月還會舉行不同題材和類型的電影節目。謝偉烈表示:「我們很希望繼續舉辦實體的電影節和放映,鼓勵觀眾回到戲院裡看戲,這也是我們一直以來的首要任務。」


《東邪西毒終極版》劇照

電影節獨有經驗

雖然貴為選片人,但他們其實跟你和我一樣,會參與不同的電影節,也遇過一些難忘的經歷。謝偉烈還記得兩年前他生日的晚上,正在香港大會堂觀賞王家衛執導的《東邪西毒終極版》,感受到 大銀幕的震撼。「我對這電影很熟悉,看了很多次,但是,當我看到那些我們熟悉的明星,聽到他們在大銀幕說著那些對白,我很感動。香港電影其實很威風,曾經有過這樣出色的作品。」


《東邪西毒終極版》劇照

馮嘉琪認為,有些觀影經驗,只有在電影節才體驗得到。「我從前住在墨爾本的時候,有次到布里斯本看電影節,他們分兩天放映積葵利維特的《勾魂十三》,片長13小時。那次放映不設劃位,但大家那兩天都會很自然地坐在同一個座位上,一班人一起經歷這麼長的電影時光,只有在電影節才有這樣的經驗。看完整部電影時,坐在我隔兩個位置的觀眾,突然問我電影結局的意思。 那時候,已經接近晚上十一時,那時是冬天,很冷,但我們在街上聊了很久。到現在,我跟那人依然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呢!」


《勾魂十三》劇照

王志輝最記得他從前當記者的時候,第一次參與康城影展。「我最深刻的一場放映,是基阿魯斯達米的《櫻桃的滋味》,電影關於一個人駕車去找別人幫他埋葬自己,透過對話和過程去感受人生,是一個很個人的旅程。我坐在當地最大電影院的上層,看完電影時,非常感動,導演還要坐在場內,大家站起來拍掌。我想帶給觀眾這種感覺,如果可以在一個最大的場地,舉辦一場最好的放映會,放映後觀眾可以親身跟導演交流,那就是最完整的電影節經驗了。」


《櫻桃的滋味》劇照


伊朗電影大師基阿魯斯達米生前曾經來港出席電影節。

大師都有親切時

作為選片人,除了可以對很多新片先睹為快,更能夠跟不少國 際知名導演和影星近距離接觸,羨煞影迷和觀眾。謝偉烈想起某次「女神」來港的盛況:「 2016年,我們放映紀錄片《NMB48女神之育成》,那次,導演舩橋淳和 NMB 其中兩位成員山本彩、矢倉楓子來港跟觀眾見面,場內有電影節的觀眾,也有她們的歌迷,兩組人看完電影後都很興奮,反應很熱烈,而且他們的提問都很好,令到整件事情很完滿。」


《NMB48 女神之育成》( 左起 ) 導演舩橋淳、山本彩、矢倉楓子。


馮嘉琪則對去年來港擔任大師班嘉賓的李滄東導演特別難忘。「能夠成功邀請李滄東導演來港,我已經很開心。在他來港之前, 我做了很多準備功夫,跟他有很多對答,了解他有甚麼特別想分 享。他是一個文人,那麼矜持,但在大師班對談完結時,他在台上和我擁抱,那一刻我感到很意外!」


馮嘉琪(左)與李滄東導演(右)對談。

王志輝主持過很多映後對談和大師班,當中電影大師華納荷索最令他意想不到。「我從小已經看荷索的電影,覺得這個人應該很可怕,他甚麼都夠膽死,拍戲有自己的理念,為了達到目的,會不顧一切,無論多危險都會去做。兩年前,當我知道他答應來港舉 行大師班的時候,心想:『嘩,死啦!見到他的時候,會是怎樣的呢?』但當我見到他的時候,發現原來他是那麼友善和慈祥。這位 殿堂級大師竟然給我一種可以暢所欲言的感覺,令我感到很驚訝。」


王志輝(左)主持華納荷索導演(中)的大師班,跟他對談。

三位選片人原本搜羅了百多部精彩作品,可惜今年電影節沒法 成事,他們必定比觀眾更為失望。期盼疫情過後,我們再進場支持 他們舉辦的放映節目,感受電影的魔力。


(左)香港國際電影節節目經理 謝偉烈
(中)香港國際電影節節目策劃 馮嘉琪
(右)香港國際電影節節目總監 王志輝

相關文章

TEXT:熊秉文

PHOTO:BRIAN

ISSUE 671
ISSUE 670
ISSUE 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