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雙重身份之樂(一)髮型師 X 修行者


人類每天都戴著面具做人,我們的臉孔可謂千變萬化,亦意味背負著各式各樣的身份。在現今的年代,工種日益繁多,人人可謂百足咁多爪。日夜變臉,各種身份的混合,如同咖啡及奶茶,混合出鴛鴦;奶茶又可走砂糖加煉奶,換成茶走,味道任君選擇。以下的身份如同水溝油互相牴觸,但仍舊像各式各樣的混合飲品,散發出芳香的味道,擁有豐富多彩的人生。

髮型師 X 修行者

「不少人說髮型是我的生招牌,但我想藉剃光頭提醒自己做到禪化,成為真正的修行者。」

第一眼見38歲的招震雷(Freddy),西裝襯衣披上一件禪衣,與他作為駐銅鑼灣的髮型師完全格格不入。他擺出單手禪掌手勢,道出他兒時的故事,「小時候很好動,曾被懷疑患上過度活躍症,頑皮的程度高到被踢出校。」投身社會後做過酒店接待員及導遊,但他嫌過於公式化,當時因迷上日劇《Beautiful Life》 木村拓哉一角,把心一橫飛到日本學日文和髮型,回港後想正式當髮型師。他笑言:「即使奧巴馬、習近平等大人物,無一不需要剪頭髮。剪髮需要對客,可與人建立長遠的關係。」因為熱愛與人溝通,他甘願投身髮型師行業,由「洗頭仔」做起。


Freddy不時對客人說:「只要髮型美人就美,髮型不美你穿龍袍也不美。」


他最大的願望,是為客人剪好每一個髮型。


Gem是他多年顧客之一。她著名剷青頭便是由Freddy親自操刀。


他亦有兼職教面相學及形象設計,生活豐富。

38歲人生樽頸位
當髮型師除了要開朗,他笑言最重要EQ要高:「例如有客人剪蔭差1mm,或負離子不夠直都會有微言,感覺好像被人『挑機』,又或面對不同明星要學懂變通。」處事圓滑的他,十年間他由最卑微的位置,搖身一變擔任起不同明星的髮型師。爬至高位後,他自言生活很放蕩,性格不羈周圍識女朋友,平時沉迷打機娛樂。生活雖然多姿多彩,心靈卻時刻感到空虛,有感停濟不前的他,遂開始尋覓另一種生活方式。今年初偶爾在朋友的邀請下接觸到千人禪修,他憶述:「單純抱著試的心態感受打坐,不少人都覺得很玄,但原來打坐可達致有益身心,會想到如何解決糾纏已久的問題。」他意外進入清心空我狀態後,令他終於找到平靜內心的方式。

認識佛法學起禪修
半年間,他開始買書鑽研佛法,一個月前甚至專程回內地少林寺學禪。他憶述:「當地已變得商業化,針對大眾需要,但生活難免刻苦,如七天不能洗澡、練功、禁語,稱得上一趟苦行。」放下手機過著規律性的生活,令他慢慢感受到心靈的轉變。回港後,他決定一改過往的習慣,每天8點準時起身耍功夫和八段錦,大部份時間吃羅漢齋飯,閒時去海邊打坐聽佛曲靜心,他解釋:「只要有地板,一塊墊就可以打坐,原來人可以如此簡單!」他始決定放下紙醉金迷的生活,反璞歸真。

閱讀佛書已成為他日常生活的習慣。


圖為他隨身攜帶的迷你《金剛經》。


一個月前他去了少林寺,深入研究佛法。


每天他都清晨起床練武,強身健體。

圖為他於少林寺每天刻苦練功。


單手禪掌手勢。


80後偶像-木村拓哉

有網民曾盤點木村拓哉扮演過的職業,幾乎多不勝數,例如髮型師、鋼琴家、建築師、檢察官、速遞員、教師、冰上曲棍球員、賽車手、檢察官、科學家等等。他出神入化的形象,可謂深入民心紅遍亞洲,故被稱為「日劇天王」或「日劇大神」。雖然如今叫座力大不如前,但對日劇界仍有一定的影響力,是不少80或90後的童年回憶。


棄長髮生招牌
最令人託異的是,他為了信念竟剪去招牌長髮,他笑說:「不少朋友都問我,『做髮型師無頭髮咁古怪點得?』,雖然我未出家,但剃光頭令我更靜思內觀,提醒自己外內都要有所改變。」禪化需講求靜心,筆者問對多言的髮型師會否太難適應?他思忖道:「我平時一日對10個人,連在家都會自言自語,不說話我會『痴線』,但正正靜修令我重新認識自己。」現在的他學懂看透,放下固執,目標是持續清心寡慾,努力導人向善,做到真正言行一致的修行者。

回港後的他決定把生活規律化,每天穿禪衣打坐追求心靈的安穩。


今年年中他於朋友的見証下,勇敢剃去自己的招牌長髮。


剪髮前的他最愛裝扮髮型。


剪髮期間他擺出練習好久的紮馬動作。


今年他與一班好友成立「愛髮援隊」,為不少貧苦家庭義務剪髮,回饋社會。

他時刻帶著佛珠,提醒自己要身心一致禪化。

刻板印象
「刻板印象」即對某人、事或物有預設想法,由社會文化日積月累形成,亦來自我們對某些事沒有客觀的理解,而進行簡單歸納和標籤,亦衍生所謂「標籤效應」。常見的定型有:性別、性傾向、地區、種族、民族、年齡等方面。當一個人作出框框以外,與大眾不同的行為可能會被視為異常,或遭受歧視,就如人類會把男護士、女消防員等視為「異類」。

#579

TEXT: Ellie
PHOTO: Billy、Wai、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