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6月14日
傳與承藝術市集2019
06月23日
《深水埗雀仔日》
08月09日
《地下照相館》糊塗戲班
06月14日
《舊課本:那些美好的風景》展覽
05月23日
西爾維奧·珀爾斯坦藏品展 - 奮鬥不息
06月03日
福井洋傘展覽
05月27日
方由美術 彭劍《柳成蔭》
06月07日
《K11 Art Matsuri 芸術祭》浮世絵調原画展
06月05日
《西班牙超現實大師的狂想曲 – 達利》作品展

關楚耀 你今天當我甚麼


如果你仍然有看電視的習慣,最近每晚打開電視機,不難發現關楚耀的身影。由他主演的劇集每晚播放,連周末的懷舊音樂節目,都可聽到他的成名歌曲。

「你今天當我甚麼?」曾經在低谷不見天日,多年後卻能如此「入屋」,電視熒幕前的關楚耀,唱的正是這句歌詞。看到今時今日的關楚耀,在你心底裡又會有甚麼答案?


連同最新推出的《求生》,關楚耀說自己的最近幾首歌,例如《死亡之吻》、《飢餓遊戲》,都有種「置諸死地而後生」的感覺。

置諸死地而後生

提起關楚耀,也許部分人的記憶,依然停留在他出道初期,如何被萬千寵愛在一身,又或者怎樣從高峰跌落谷底,然而在不知不覺間,這位曾經陷進低谷的歌手,已悄悄走到出道第12個年頭,年資更足以登上懷舊音樂節目的舞台。「因為《流行經典50年》,令大家記起我的歌手身分。當我再次唱著《你當我甚麼》,才想起這首歌原來已有10年歷史,也成為了很多人對我的認識。」

試過失去機會,關楚耀在言談之間,流露感觸也不難理解,令他珍惜在舞台唱歌的原因,還有香港愈見萎縮的音樂市場。「我當新人的時候,每個星期都會跟周柏豪、陳柏宇等人,走訪不同商場唱live show,然而現在即使有新歌推出,也很少機會現場唱歌,商場演出也變得愈來愈少。」為了追求現場演出的快感,關楚耀將自己的音樂版圖擴闊,例如嘗試打碟。「我學了打碟三年,今年開始在音樂節和內地夜店表演,當自己的歌曲編排,成功帶動觀眾和炒熱氣氛,是會很有滿足感的。」

以攝影釋放壓力

跟好些歌手進行訪問時,他們都不約而同地都提及過,香港現今的音樂製作模式,因為再沒有sidetrack的概念,所以需要每首歌都「中」,關楚耀自然也深諳遊戲規則,並坦言因此背負更大壓力。「以前可以容許用半年時間,灌錄專輯裡的10首歌,每首歌也能容納不同性格和顏色,現在一切卻只取決於one shot,壓力自然更大。還好近年喜歡了攝影,尤其喜歡拍攝香港的特色景物,例如各式各樣的霓虹燈牌。透過相機的鏡頭,我可以決定如何拍攝,擁有絕對的自由度,是我宣洩壓力的渠道。」


近年關楚耀喜歡以攝影減壓,並不時在社交平台分享作品。

#625
TEXT:C LONG
PHOTO:CANDY、受訪者提供
VENUE:HIVVY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