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鋼鐵是這樣煉成的(一)刀片飛人


俗語云:「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然而,這份福對鄭鴻基(Ki)、岑幸富(阿富)、以及蔡群(蔡生)三人,卻諷刺得很。三人都曾經歷交通意外,有人失去腳,有人斷送臂,命是保住了,卻無一不掉進人生的谷低。生活諸多的不便、旁人不友善的目光、連認識另一半也成問題,他們都曾痛不欲生過活,從此看不起自己。截肢後走出陰霾很艱辛,但唯有透過對自己的重新接納,從荊棘路途掙脫後,他們將發現一直不為意,卻身在咫尺的「後福」。

鋼鐵是這樣煉成的(一)刀片飛人


「截肢後,最難受是每次經過足球場都會喊。」

運動健將不再
第一次見到鄭鴻基(Ki),與普通人無異,直至他落場在球場跑步,才第一次親眼看到他的義肢。眼前用義肢跑得跳得的他,曾經是運動健將,直至20歲畢業旅行那年,他於台灣發生交通意外而失去了右腳,人生從此改寫。

「我喜歡足球的程度,放飯只吃麵包然後落場就踢!」早午晚踢波,比吃藥更準時。他笑言於中學時期早已精於各類運動,如足球、手球、籃球,拿獎牌更是家常便飯,難免有股傲氣。遇上意外,可想而知對年少氣盛的他,有多難接受:「當時被車撞,我打了個筋斗再坐落地,起初還未識死,到有意識時見到腳向上彎了90度。」及後做了兩次手術,當時右腳大動脈斷了,做成開放式傷口,清晰見到全腳的脂肪、肌肉、血管,但他仍抱著希望,覺得有得醫,「我從未想過截肢,頂多只覺得將來走路有點不便。」回港後經醫生診斷,細菌感染嚴重,需切除腳板,「那一下才開始懂得害怕。」他才始明白人生從來不是掌握於手裡。

驟眼看,旁人幾乎看不出阿Ki失去了小腿,他現在已練成無懼在他人眼前戴上義肢。

放棄足球 哭成淚人
然而最煎熬的,是之後個多月的漫長截肢手術。由最初只截腳板,到小腿,最後截至大腿,傷口多番感染令他痛不欲生,他憶述:「每次完成就等報告,擔心今次是否成功,好像分幾次考試,不禁想究竟仲要切幾多次?」前後八次手術,情況始穩定下來。但生活的種種,彷彿不斷提醒他是異類,簡單至上樓梯用扶手,連洗澡都成麻煩,「我不想靠人,只好於浴室單腳跳,好幾次都摔到差點弄傷。」 有次他更約好友去足球場,當時他努力用義肢踢波但踢不動,朋友勸他別勉強,邊踢眼淚邊湧出來,「自此每次一見到足球場就喊。」每晚入夜,他都偷偷哭泣入睡,擔心自己再也不能成為正常人。

截腳後,阿Ki走路幾乎每走15分鐘便需休息,加上肌肉會萎縮,所以簡單如走路、慢跑都要重新練習。

低谷後重新起跑
向來性格樂天的他,聽著醫院的人傳來閒言閒語,替他感到可憐,每天都活於痛苦之中:「人生不是拍戲,意外後不可能忽然醒覺振作,無人想失去一隻腳。」直至他弟弟探望,有別其他人的輕看,一句「阿哥,你得嘅!」,那種肯定和信任的眼神,始令他重拾自信。加上父母日夜照顧,和好友的鼓勵,他逐漸接受截肢事實。一個月後,他開始用義肢生活,幾年後順利找到物流公司當上文職。

阿Ki苦笑:「我喜歡足球的程度,中學放飯吃完麵包就衝落場踢!」

阿Ki有感香港無人支援截肢者,於數年前與其他人成立截肢者協會,用自身鼓勵同路人。

從低谷中爬起身,他有感香港無人支援截肢者,於數年前與其他人成立截肢者協會。原先已放棄運動的他,數年前重拾興趣,現在還涉獵攀石、跑步、滑翔傘,還跑過數次10KM馬拉松,他笑道:「 唯獨跑步姿勢不及以前好看。」失去陪伴20年的腳,他沒有放棄自己,反倒希望感染身邊人,尤其鼓勵截肢者正視負面情緒。現在積極的他,直言兩分為挑戰自己,八分為鼓勵他人,做到以身作則,成為同行者活生生的勉勵。

他現在積極涉獵攀石、跑步、滑翔傘等,積極發揮運動潛能。

阿Ki與其他截肢者組成一隊跑步隊,定期於週末練跑。

未來他希望協助國內截肢者,尋找適合的正貨貨源方便治療。圖為2015他到江西山區學校探訪。

化解迷思
現今成為了截肢者協會的副主席的他,希望幫助更多截肢者走出黑暗,並解答一般人對截肢者的迷思。

截肢FAQ
M: Metropop K: 香港截肢者協會副主席Ki

M: 意外才需截肢?
K: 香港截肢者人數約為一萬人,主要成因包括意外受傷、長期病患、感染(如食肉菌)、糖尿病等。我曾經認識一位因骨癌而截肢的21歲女生,當時每天嚴厲訓練她用義肢單腳站,讓她順利參加馬拉松,唯於數月前她癌症病逝,但她的正面態度令我很鼓舞。希望可以向她學習,用自身經歷鼓勵其他同路人。

M:截肢後=自我封閉?

K:不少截肢者是意外喪失四肢,但傷害是永久性的,康復後未能處理情緒困擾,變得內向,只願待在家裡又不願尋求幫助,我們稱他們為「隱形截肢者」。其實只要向他們証明有同行者陪伴,大眾對截肢者不抱歧視,已經對截肢者很有幫助。


M:截肢後不可以做激烈運動?
K: 其實基本上大部分類型的運動都可以,球類、運動、跑步、單車、游泳等,或特別運動,風帆、 攀樹、攀石及滑翔傘都可以,但要以安全為先。亦需視乎性質,例如足球碰撞多,講求速度,容易弄傷,所以不太建議。

結構上跑步義肢設計像刀片,刀片部分用堅韌及有柔軟性的碳纖維製造,能讓跑者著地時有反彈的效果。所以跑步時,只需換上彈跳力更強的義肢就可以。

康復靠波子
腳掌是支持身體最重要部份,所以足部所承受的壓力非常大。不少截腳者當傷口癒合,首先要把腳最底部份提升受壓能力。Ki每天定期把腳的癒合位,壓在一箱裝滿波子的盒裡,痛楚程度如同普通人行石春路,長期的痛楚令大腦得知該部份未來將長期受壓,以配合義肢。

FB:香港截肢者協會

#577 Cover Story

TEXT: Ellie
PHOTO: Billy、Nick、Wai、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