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10月01日
破繭——香港新藝術家系列
10月06日
第7屆香港素食嘉年華

邁向「無窮」世界



2011年,埃塞俄比亞的索馬里地區發生嚴重旱災及糧食危機。樂施會向受災最嚴重的家庭提供緊急食水、糧食及生計援助。
氣候暖化為多數香港人帶來的切身體會可能是整個夏季下來的冷氣費使荷包急速乾硬化,可是氣候轉變對不少發展中國家的農民(特別是女性)而言,是進一步推他們進窮困深淵的黑手。儘管我們的特首曾說「滅貧是不可能的」,堅信「世界本應無窮」的樂施會卻挑戰「不可能」,提出協助減排和適應氣候轉變的項目助氣候貧民一臂之力。

無「雨」問蒼天 種瓜得瓜(埃塞俄比亞)

近年全球氣溫持續上升,厄爾尼諾的威力愈趨強勁,導致多國旱災及歉收,貧窮小農更是首當其衝。2016年,非洲東部受超級厄爾尼諾現象影響,面對嚴重旱災,超過2,400萬人面臨糧食及食水短缺危機。在埃塞俄比亞,在高地耕作的農民及在低地畜牧為生的牧民荷包「缺水」,正是由於缺乏水源灌溉農作物及放牧,收成欠佳,牧畜死亡,令牧民喪失主要的收入來源。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樂施會在當地開設耕種項目,助只有單一收入來源的牧戶轉型,種能適應乾旱氣候的作物。亞伊沙地區(Ayesha)的受助者Kawa Said不但學會了種菜和西瓜,又受惠於樂施會支持修建的灌溉水井。她興奮地分享成果︰「過去,畜牧是我們唯一的生計來源。五年前一次嚴重旱災令我們一無所有。當時,為了找尋水源及牧草,全村遷移,一年後才回來。後來,樂施會為我們提供灌溉設施、教我們種菜及種西瓜,又提供優質種子,短短幾個月,我們收成在望,這真是大突破。」

減排


巴黎氣候峰會舉行期間,樂施會以政治人物的滑稽肖像提出減碳排放的訴求。
不過光是適應,然後任由地球繼續加溫可不是辦法。高碳排放國家不知節制地揮霍資源,農業社會卻是承受著全球暖化的惡果,窮人面對天災更是無力,也容易因災返貧。為此,樂施會倡議製造大量碳排放的國家要減少碳排放,及向受影響地區提供資金,以採取可行的適應措施,減少氣候轉變對窮人的傷害。

「我有權」

甘地曾說過:「貧窮是最惡劣的暴力。」貧窮是不幸,更是不公制度所導致。每一個人都應有消除貧窮及社會不公的基本權利,但在某些地區,女性接受教育、擁有財產、租借田地謀生等權利都被剝奪,她們缺少脫貧的資源、機會與謀生能力。樂施會的滅貧項目以權利為本 ,為受助者賦權,讓他們自助助人。

重奪權利(印度)

印度的北方邦(Uttar Pradesh)女性農夫佔了務農人口38%,可是只有1%的女農夫參與耕種計畫,4% 獲批信貸,她們在勞動力中佔一席位,卻不被社會和政府承認,在制度上處處受壓。Suresho Aina在夫家受到排斥,夫家欲趕她出家門,卻不願給她一塊謀生的田地。2007年她加入了當地的非政府組織Disha,認識了自己該擁有的權利,借貸租田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

Nura住在埃塞俄比亞東部地區,是村裡的婦女互助小組成員之一,她積極推動婦女參與社區事務,因為性別平等建基於人的尊嚴和權利,是公義的體現。
樂施會致力於提升公眾對貧窮議題的認知,同時向弱勢社群(包括女性)賦權及傳授知識,令他們能夠自助自強,維持生計,例如舉辦婦女小組,讓婦女能掌握改善生活的知識和方法;開辦培訓課程及工作坊,讓婦女了解有關人權及土地權益。
欲了解更多樂施會的扶貧方針,可登上:www.oxfam.org.hk/inequal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