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和的美感
古典雕像上的刺青

2020-06-08     藝文集

刺青,是一生的烙印,不少人選擇在身上刺青去紀念所愛的事物或警惕自己,讓一個個紋身圖案或字句背負著重要的故事。過去一個世紀以來,人類對刺青藝術的評價起起伏伏,雖然現今刺青已經非常普及,背後卻仍然連結著「褻瀆」與「犯罪」的意義。意大利一名雕塑家Fabio Viale就利用了刺青極端的意義,於古典雕像上刺上大片紋身,塑造了一系列違和又衝擊的藝術品。



古時的希臘及羅馬人會在不安分的奴隸和囚犯身上以刺青烙下標記,所以刺青在當時象徵著「污名」(stigma)。「污名」一詞來自希臘字根「stig」,有「刺」的意思,因此刺青與惡名或恥辱有著深遠的連結。



Fabio Viale讓神聖的古羅馬雕像遇上禁忌的犯罪刺青,希望以刺青雕像呈現生與死、神聖與褻瀆之間的交會,從而帶來衝擊與驚嘆。

Fabio Viale以大理石製作古典雕像的複製品,再於複製品上以刺青的方式注入顏料,繪上犯罪主題的紋身。



《勞孔群像》(Laocoön and His Sons)中的勞孔身上刺著15世紀喬凡尼.達.摩德納(Giovanni da Modena)所繪製的畫作《地獄》中的七宗罪。大片的刺青圖騰從到雕像背部延伸至胸前、手臂及大腿,宛如為勞孔穿上深色的長衣。



《米洛的維納斯》(Venus de Milo)則被刺上俄羅斯囚犯的刺青圖樣。



另外亦有龍紋身版本和日式紅花版本的《米洛的維納斯》。





而安東尼奧.卡諾瓦的《維納斯》(Venus of Canova)雕像身上就包裹著日式藤蔓、旋波、海浪與紅花刺青。



Fabio Viale親手製作的刺青雕像系列,以禁忌的主題為大家帶來藝術的衝擊,挑戰著神聖與褻瀆的極限,為雕塑與刺青藝術帶來突破性的創作概念。

ISSUE 676
ISSUE 675
ISSUE 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