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6月14日
傳與承藝術市集2019
06月23日
《深水埗雀仔日》
08月09日
《地下照相館》糊塗戲班
06月14日
《舊課本:那些美好的風景》展覽
05月23日
西爾維奧·珀爾斯坦藏品展 - 奮鬥不息
06月03日
福井洋傘展覽
05月27日
方由美術 彭劍《柳成蔭》
06月07日
《K11 Art Matsuri 芸術祭》浮世絵調原画展
06月05日
《西班牙超現實大師的狂想曲 – 達利》作品展

這時代,還需要機舖嗎?


現在機舖數量僅是高峰時期的一成,主因當然是家用機、網絡和手機遊戲興起。另一方面,Bill觀察到本地機舖的行頭狹窄,是個封閉市場。「不少營業者表示,申請遊戲機中心牌照和續牌均十分麻煩,規限多多之餘亦要拖很久,新人好難入行。」若想開辦新機舖,要先租好地方,並購入遊戲機才可申請,隨時隨地等半年以上才知批准與否。
而且,日本的遊戲機開發商往往有自己場所(如CLUB SEGA、TAITO STATION),在香港入機要經代理和批發商。還有分帳制度,近年新遊戲大多須連線運作,遊戲商會持續收取服伺者費用,每局均要分帳,機舖往往兩三年也未能回本,令投資變得困難。

科技衝擊沒有地域性,但日本的街機文化仍然興盛,當地政府更修例放寬遊戲機中心的限制。此前16歲以下人士在下午6時後不准進入,但從今年六月開始,於部份地區16歲以下如有成人陪同,可逗留至晚上10時。反觀香港法例仍處處刁難經營者。


致終將逝去的街機

即使不曾踏進機舖的人也知道,現在的遊戲機中心已換了另一道風景。
是近十年的事。環境變得光猛,空氣清新了不少。許多懷舊機款不見了,換上釣魚機、推銀機、跑馬機和賭博遊戲;這裡的人,變成來蛇王的上班一族,或消磨時間的長者。一部手機在手,以往的等人功能亦被徹底取代。問上述受訪的(前)街機迷:現在還有去機舖嗎?全部搖頭。七八十後們說,機舖已然失去了往昔味道。
窮則思變,可惜變未必通。一位機舖經理談到現況,無奈非常。「街機的維修費高昂,特別是我們堅持用日本來貨。以前有新遊戲出,至少一年後才有家用機版本,現在不用三個月,買了新機也來不及回本,不靠跑馬機難以生存。我也同意近年街機遊戲欠缺新意,但實在沒解決方法,沒甚麼是家用機和網上玩不到了。加上社會對機舖的印象仍很負面,其實有黑道中人來搞事,我們也不想,不是我們的錯。現在這行業確實難做。」
時移世易,連超任都有復刻版了。街機陪伴過一代人快樂成長,或許是時候功成身退了?反正物會折舊,回憶不會。
#527 metro Pop
text: LORRAINE
photo: BILLY、WAI、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