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獄兄弟細說獄中情

一直以來,香港電影甚少以監獄作題材,最經典的有《監獄風雲》,最新的都已經是去年的《P風暴》。監獄電影向來不乏捧場客,可惜,就是得不到導演們的垂青!直至去年新晉導演麥浩邦,以極少有的逃獄為主題開拍 《逃獄兄弟》,更邀請了譚耀文、張繼聰、張建聲、栢天男等飾演囚犯。4個來自不同背景的人,因著不同的原因而共同策劃一次獄大計。對4位演員來說,無論角色到題材都是新嘗試,就在電影上映前,由張繼聰、張建聲、栢天男3位型男談談對監獄題材電影的想法,同時分享他們在拍攝時的難忘事。


在戲中飾演新囚的栢天男被譚耀文毒打。

逃獄並非天方夜譚 
逃獄電影的吸引力在於,囚犯如何在戒備森嚴的監獄中,利用機智又巧妙的部署計策劃逃獄計劃,還要設法避過重重障礙,過程刺激又緊張,今次《逃獄兄弟》也不例外,當中4位主角譚耀文、張繼聰、張建聲、栢天男(Adam)表示,除了喜歡戲裡呈現的兄弟情外,同時很興奮能有機會接拍這類香港較少有的另類電影題材。阿聰認為,戲劇就是要將現實中不常見的狀況呈現,「逃獄對於一般人來說是很遙遠的事情,大家可能會覺得要成功逃獄是天方夜譚,因此我們參考了很多外國成功逃獄的真實例子,看似不可能的方法,對於獄中的囚犯來說,只要花數年時間策劃、行動,其實並非不可能。」
然而,劇情要合理化同時又要營造精彩的戲劇效果並不容易,「要逃獄,當中包括了很多鬥智鬥力的場面,導演及編劇做了很多資料搜集,花了很多心思,在戲中加入一些小設計,令整套戲的情節合理得來而且更豐富。」阿聲說。


阿聲欣賞導演及編劇的小設計,令整套戲的情節合理而且更豐富。

在戲中,4人因犯下不同的罪行而入獄,亦因不同的原因而要逃獄,雖然帶著不同的意見,過程中產生很多磨擦,卻亦因著共同的目標而聯手合作,逃離監獄。對於電影新手的Adam來說,慶幸有機會能跟3位經驗豐富的演員合作,大家在戲裡戲外的交流互動也令他獲益不淺,「我們經常聚在一起討論每一場戲,大家會怎樣演繹、怎樣表達,當然對手有時候會臨場『爆肚』!但正是這種互動,才能啟發大家,為電影帶來更多火花。」


無論戲裡戲外,Adam都把握機會跟另外3位主角學習。

打鬥場面逼真
一齣剛陽味如此重的電影,戲中亦 不乏大量打鬥場面,阿聲最難忘的,就是令對手Adam受傷的一場,「那場戲,我要用一件磨尖了的利器『拮』Adam的手指,因為是近鏡,為求逼真,必須用上一定力度,但最後,原本準備了的假血也用不上,因為我真的把他的手指刺傷了。」阿聲感到十分抱歉,他表示,演繹打人的場面比被打更困難,要效果逼真,又深怕令對手受傷,加上拍攝的時間緊迫,很多鏡頭都不容許他們重拍,慶幸Adam十分專業,受傷後依然帶著「真血」繼續拍攝,為這場戲帶來更逼真的效果。
飾演獄中新囚的Adam,「被打」的戲份又豈止一場?「最難忘的應該是被譚哥(譚耀文)隔著一塊木板以搥仔不斷打,就如籌款節目『心口碎大石』一樣!拍攝前與譚哥討論要怎樣演,除了痛苦的表情,他也引導我表現出角色倔強、不怕被打的一面,正式拍攝時,看到譚哥全情投入,我一邊『被打』,一邊聽到搥仔打在木板上的聲響,每一下都感到十分震撼。」


張建聲飾演獄中的惡霸「刀巴」。

最佳學習對象
與譚耀文合作過多次的阿聰也表示,他是一個很值得學習的對象,「譚哥是一位很有心的演員,他很樂意跟每位演員討論,懂得為角色賦予很多細微的特質,演活不同的角色,同時也會為其他演員、為整套戲提供力量,我常會被他的魅力吸引,甚至變成了觀眾,忘記自己也是演員!」
除了打鬥場面,一眾演員要面對的困難,還有當時的寒冷天氣。拍攝時正值冬天,演員們均要穿著單薄的戲服在寒風下拍攝,好像在戶外攀爬冰冷的水管,阿聰亦要在攝氏幾度的天氣下,在海邊淋雨,即使病倒也要硬著頭皮繼續拍攝,他表示,這些正是演員們的日常,在惡劣的環境下也會盡力演好每一場戲,希望能拍出最好的效果。


阿聰認為,能在戲中經歷一個完全不同的人生,正是演員的有趣之處。

好劇本是靈魂
作為演員,心目中都總會有一兩個心儀的角色想挑戰,今次在戲中經常被人欺負的Adam,最想當一次惡人,而經常為了演出增磅又減磅的阿聲,則希望挑戰極瘦的精神病患者。但最終,他們還是最希望能遇到好的劇本。對阿聰來說,一個好的劇本,就是要呈現出與現實完全不同的人生,「當演員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在每一套戲中,都能經歷一個完全不同的人生,所以不同的角色我都很想嘗試。」
阿聲與Adam也有同感,認為一個好的劇本是整套戲的靈魂,不論戲份多與少,都要找到發揮的機會,這也是演員的責任,阿聲說:「即使是一個客串角色,也要了解這個角色在戲中的作用,讓自己的演出能令電影更精彩。」

《逃獄兄弟》
上映日期: 12月3日
導演:麥浩邦
故事簡介:
龍蛇混雜的監獄世界,一直由江湖巨頭滾筒(譚耀文飾)和被判終身監禁的刀疤(張建聲飾)兩大勢力平分天下。冤獄新囚麥建天(栢天男飾)慘被欺凌,為求保命只好接受同倉獄友浩正(張繼聰飾)的建議,合謀策劃了精密的越獄計劃。在設局遊說滾筒協助時被刀疤識破,因而被迫接受其加盟。自此,獄中四人只好放下成見共同聯手,上演一場驚心動魄的逃獄行動!

TEXT:JOYCE

PHOTO:BRIAN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