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10月01日
破繭——香港新藝術家系列
10月06日
第7屆香港素食嘉年華

退休女工 x 殘疾人士 裁縫出一片新天(上)


退休車衣女工,和殘疾人士,在普通人眼中,他們只是一班生產力低的小眾。然而,在「made in sample」香港社企眼中,他們是一班不可多得的人才-退休女工寶刀未老、殘疾人士裁縫有一手,兩者用雙手,把旁人眼中不完美的布辦,一針一線交織重塑成精美的家品。只要有人懂得發掘他們的美好,他們何嘗不是海底裡的滄海遺珠,夜黑中能閃閃發亮的星光。

工廠妹重出江湖

六至七十年代,香港是知名的世界工廠,工廠妹曾盛極一時,水壺、塑膠、製衣,無不產自工廠妹一雙巧手。時至今日,經濟轉型,工廠妹都陸續退休,絕跡江湖。然而,聖雅各福群會機構「土作.時分」小店旗下,仍有一小部份年過六十的退休婦女,如Janet、梨姐和Karen,對車衣念念不忘,毅然重拾工作,還豪言:「車衣對我們而言,小兒科罷了!」

【made in sample •樣品製造】是回收物料樣辦的社會企業香港品牌,由薛文諾(Clive)(左)、符士汶(Sam)(中) 及羅治軒(Terry)(右)於2016年成立,以作一個好樣品為則,以環保生活化為初心及核心,再以簡約設計去再續物料的可塑性。目前聘請殘疾人士及退休車衣女工,為他們提供在職機會,發揮所長,做出不同的家品。

圖為利用布辦回收後,參考百家布款式所做的枕頭。

百家布由來

百家布,意思由多種布樣拼布而成,由來有多種說法,其中中國流傳俗語「縫百家布 穿百家衣」,於中國早期農業社會,流傳著剛新生的父母向各家乞討五色布頭,做成 「百家衣」给新生兒穿,寓意孩子將會在百家的庇護下健康成長。

回收的布辦款式眾多,如沙發布、傢俬布、窗簾布、皮布等等。


全靠車衣女工一雙巧手,把布辦車成各類家品,否則布辦便會送往堆填區。

一班女工最開心是結識一班好朋友,Janet笑道:「畢竟是一班朋友,大家不時打牙骹,開開心心。」

- HeJanet:錢不重要,旨在看到美麗的完成品就很滿足。

Janet是典型擁有車衣技術的女工,年紀輕輕便入行,因家裡不會供養女兒讀書,無奈只能盡快投身社會養家。剛入行便飽受欺壓,甚至被高層吩咐「幫我湊住個仔」,沒有導師情況下,只能悄悄偷望人家如何做,咬緊牙關捱過去,學成一手車衣技巧。Janet語帶不甘:「以前靠自己努力讀書至會考,那個年代已經好叻!所以曾經不甘心做車衣。」

後來轉行至營運、計算等行業,覺得不合適,再重投時裝業,全因不捨-「畢竟想做回專長嘛。」Janet退休後曾經想加入不同機構的女工車衣組,但因為人滿而被拒諸門外,她直言:「當下當然不開心,覺得自己無價值。」後來認識到聖雅各其下一班婦女,重拾車衣的機會。她笑說,不為賺錢,只為滿足,和認識到一班好朋友:「彷彿尋回以前的拼勁!我們甚至一起去旅行,仔女都阻不到我們去玩樂!」車衣是假象,一班女工去玩才是真的。

梨姐:原來自己還有生產力 !

從事工種: 車衣
年資: 超過20年

如大部份婦女,梨姐入行動機很純粹-養家。車衣車足二十年,後來兒子出世,她毫不猶豫辭職,乾脆做家庭主婦,「以前車衣女工很蓬勃,入行只為搵食,生仔後好自然照顧家庭。」一切,她都隨遇而安,無怨無悔。到子女長大,她反倒變得優閒,透過朋友介紹來到社企,有感社企廢物再造的理念夠環保,決定支持。她說:「時間按自己分配,退休生活學游水,學跳舞,花很多時間培養不同興趣。」閒時可以抽空湊孫,又能重投老本行,一舉兩得,但更重要的是,她能於車衣中,尋回自己的定位:「原來自己還有生產力!」

- HeKaren:職業無分高低,最重要尋回自己的價值。

工種:護士
車衣年資:2年

Karen把一生貢獻給護士,於2003年退休,是不折不扣的行外人。棄高薪厚職,她緩緩解釋:「那時工作得很失落,返工受住機構要求,有時難免違背自己意願。」有感工作不適合自己,所以寧願提早退休,參與再培訓計劃。兩年前,她偶爾識到車衣組朋友加入了,「退休感覺解放了,想找點新意,純粹貪玩就來這裡幫手。」我問她,離開半生的老本行做車衣,會否後悔,她思索一陣,道:「職業無分高低,只要試就慢慢找到價值,起碼我做得開心。」

各種顏色的布辦都包羅萬有。

對一班婦女而言,車衣幾乎無難度,一天都能車成十餘塊布。

工廠妹歷史
今日幾乎已甚少產品是「香港製造」,但半世紀前,這個標籤是由一班於工廠工作的婦女打出名堂。當時社會重男輕女,工廠妹大多沒有接受教育的機會,但她們靠著自力更生,撐起香港半邊天,連陳寶珠亦於曾於《郎如春日風》電影大唱《工廠妹萬歲》,「食足更豐衣 自立靠雙手」等歌詞,至今仍令一班婦女產生共鳴。

#576

TEXT: Ellie
PHOTO: Franky、Billy、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