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夢第二生 賣漢堡的醫生

不做醫生賣漢堡,旁人看來是「誤入歧途」,Michael直言自己會走上這條分岔路,只是無心插柳,但亦從此看見不一樣的風景。他暫時棄醫,只為完一個美食夢。醫生醫人,食店醫肚,卻一樣是Michael的情之所鍾。


Michael著重裝潢,不少客人亦不諱言最初是被店子的希臘風藍白裝潢所吸引。



從前穿西裝掛聽診器為病人診療,而今Michael捲起衫袖專心煎漢堡肉。


Michael創出破格的帶子漢堡,擺脫漢堡一貫的油膩厚重感,相當受女客人受歡迎。

醫與食 科學與藝術

行醫與烹飪,風馬牛不相及,本為醫生、現為漢堡店店主的Michael坦言:「醫生工作需要循規蹈矩,你總不能很有創意地做一個手術吧?廚房裡的工作卻容許更大的創造力。」儘管喜歡烹飪的藝術性,Michael卻認為烹飪有其規律化一面,指醫生與廚師都講究技術精湛,他解釋:「例如焗蛋糕,麵粉的分量只要差少許,便是成敗之差,研究背後的原理讓我很著迷。」因此他的廚房謝絕量杯,「克」才是永恆的量度單位。奉行work smart的他,對員工也有同樣要求:「每件事都有個更聰明的做法。怎樣拿刀、磨刀、切東西,可以更安全、更有效率呢?即使入廚六、七年的廚師也未必知道,但我培訓員工時,卻會從這些基礎開始。」

漢堡不「麻甩」

吃慣多國菜式的港人,往往大嘆外國菜式膩人又悶蛋。Michael曾於加拿大蒙特利爾留學,當時卻是他見識菜式生命力的開眼之旅。「當地特色小店林立,每家店各有意想不到的食材配搭,充滿著『我喜歡怎樣就怎樣』的率性調子,沒有中餐、法餐就該怎樣的成見。」例如聽起來是「暗黑料理」的白朱古力意大利飯,吃起來卻味道不俗。耳濡目染之下,Michael不禁想到兩片麵包之間其實擁有無限可能,內裡除了可夾傳統牛肉漢堡扒之外,還可以有泡菜、炸雞、炸軟殼蟹、帶子等選擇。他開設的漢堡店餡料配搭新奇,只為「搣甩」漢堡的「麻甩」標籤。在他眼中,漢堡也可以delicate,也不是女生止步的食物。


Michael為自己的轉行創業之路,訂下三年期限。


從麵包、醬汁、醃肉等製作工序,Michael都不想假手於人,於是他勤加學習,參考了許多經營食店的書籍。


與當年學醫一樣,Michael經營漢堡店亦事事深入研究,好像配漢堡的飲料,特地找來本地手工啤。

輕鬆轉職零掙扎

話說回來,成為醫生是Michael自小的夢想,而今天走進廚房,卻因香港輸入外國醫生的制度。在美國執業一年的Michael,因父親患病而要回港陪伴,但外地受訓的醫生回港後要再接受考試及實習,方可執業。對他來說,這正是投身飲食業的契機。有些人宿願多年卻不敢貿然轉行創業,Michael卻是零掙扎輕鬆過度。留學生涯中的自煮生活,令他煮出了對烹調的一團火,亦為他的就業規劃開闢出一條岔路。他為自己訂下三年期限,若成功即將餐廳交予家人打理或出售;如若不行,三年也足夠試出自己的真工夫。言語間無畏無憾,只因醫生是個奪不走的頭銜,知識亦是溜不走的財富,大不了重拾聽診器回到老本行。

無經驗?無問題!

有退路,也要盡全力。Michael全無飲食業經驗,便一頭栽進漢堡店,但從不覺得有問題。「沒有人天生甚麼都懂,做醫生也是有人教的。只要肯試肯學肯求教,何愁沒經驗?」這就是學霸的霸氣。Michael對學烹飪和經營,沿用過往的學習方式,啃一大堆書再請教別人。光為設計廚房,令廚師用得得心應手,Michael就參考了多間相同規模的餐廳;為造出鬆軟麵包,花九個月「焗完再焗」,創出獲得專利的薯仔粉牛奶麵包。從日賣數十,到日賣兩百個包,全憑執著於精準所贏得的好口碑。現在Michael的漢堡店Honbo才開業一年多,到三年之約屆滿前,它會發酵成怎麼樣?還請拭目以待。

Shop

Honbo
地址:灣仔日街6-7號日新樓地下B號舖

TEXT: CHELSEA
PHOTO: NICK、受訪者提供
#600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