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10月01日
破繭——香港新藝術家系列
10月06日
第7屆香港素食嘉年華

追夢第二生 女公關轉職西洋書法師


年前筆者聽到電子賀卡面世時,曾不以為然地批評:「信,不是這樣寫的。」沒想到今日人手一台手機或平版電腦,堅持手寫書信的反成小眾。可幸的是,總有人感到惋惜,甚至放棄安逸生活跑到火線上從頭開始。本回「追夢第二生」的主角Wendy,將西洋書法修煉當成人生階段之一,讓她找到了名利以外的得著。

「寫的人愈用心,收件者就愈能從筆跡中感受寄件者的誠意。」

字裡人間

坊間對Wendy的認識,可能從她轉職至教授西洋書法(Calligraphy)開始。大眾眼中,她是網絡搜索欄上「美女西洋書法家」的top search,教人修心養性練字,也是周末興趣班首選。對傳媒界而言,她的本來身分──美容品牌資深公關、長年call list上的一席,更是印象深刻。

轉行跳槽的故事可以有多複雜?至少Wendy看來,轉工並非早有預謀的十年計劃。時候到了,她自覺人生該有其他追求和發展,於是「裸辭」前往英國從零開始拜師學藝。回想當天下決定時,壓根兒沒想過會發展至擁有個人工作室,甚至將興趣變成全職事業。

要數最困難的任務,Wendy首推一次在餐廳牆上寫書法的工作。單是事前量度平衡線和角度已花了數小時,慶幸成品出來廣受食客好評,充滿成就感。

說手寫字很浪漫,相信沒有人會反對,但說到要辭職跑到英國練字,背後絕非浪漫就能解釋一切。談到轉行之心路歷程,很多人會第一時間問:「那豈不是前功盡廢?」Wendy認為,你經歷過的東西,總能為你日後發展提供助力;於她而言,當初之所以會選擇西洋書法,契機來自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美容公關工作。「以前做公關,傳訊時統一使用電郵,但請柬和gift card就傾向手寫,寫的人愈用心,收件者就愈能從筆跡中感受寄件者的誠意。」

手寫不單只是一個形式,有時更是內容本身。因工作關係,Wendy不時會找書法家合作,逐漸生起鑽研西洋書法的興趣。自學了一段時間後,她順從心之所至,在公關事業快將步向十年之際,讓自己放了一個半年長假,跑到英國當一個書法實習生。事後仍繼續公關人生,還是轉換跑道寫字維生,她當時亦沒有十足把握,單純因為還有出走的氣力,花開堪折直須折罷了。.

師承皇室御用國手

Wendy赴英學習書法的老師Paul Antonio,為書法界享譽盛名的大師,曾為皇室及名人揮毫創作,連英女皇和威廉王子都愛找他撰寫公函。

Paul Antonio書法筆跡

寫字,是一件認真的事

訪問過程中,Wendy多次強調西洋書法是一項不會完的技藝,為師者、為徒者都必須每日練習,從坐姿到手勢到心態,樣樣皆是學問。「很多人第一次聽到西洋書法,都會覺得好靚、好文靜好有氣質,而初學者最常犯的錯誤就是以為一切都是手勢問題,忽略了其他軟性面上的修業。」

Wendy初學時,常被老師矯正坐姿,一來因為寫字屬長時間工夫,一坐下來動輒要花上數小時來書寫,若坐姿不佳就會「用錯力」、事半功倍。更重要的是,姿勢影響呼吸、運筆和力度等因素,蹺腳等習慣成自然的動作,都是書法上的禁忌。

Wendy現在全職寫字兼顧授課工作,常要通宵達旦伏案工作,腰痠背痛時方明白當初老師苦口婆心「執正」坐姿的原來。當形體上做好了,也要配合靈性修行,以往當公關趕deadline養成的急性子,Wendy自問也下了一番苦工調整,才學會在書桌前放下手機和雜務,靜下來專心寫字。



  「說要將西洋書法傳承下去可能有點誇張,但一個人做到幾多就做幾多。」


「練字一點也不好玩,要不斷重複寫同一條線,過程非常考驗專注力和耐性。」為趕潮流、為名利而轉行,可能只是識時務之俊傑,而棄職從藝卻是一個無盡頭的承諾,以一己綿力委身於整個技藝的傳承任務之中。過程不必喧鬧呼叫,默默寫好眼前這手字就夠。

是的,寫字絕不兒戲。一時認真專注的模樣大可裝出來,但透過持之以恆的修習才沉澱下來的靜謐心境,都能在西洋書法中最基本的中線(Line of universal beauty)上表現出來。真的,假不了。

西洋書法難學嗎?

Wendy在英國受訓半年,回港後繼續自修,至現在接下工作替品牌撰文及開班授課。作為老師,Wendy認為天分和基本功固然有影響,但最重要的是不怕辛苦,願意重複練習。除了身體訓練,她還會在工餘時看書了解字體的歷史由來,每日至少抽一個小時讓自己靜下來寫字。

Line of universal beauty

西洋書法中有一條萬用的線條,名為"Line of universal beauty",為眾多字母的中心骨幹,無論是直書抑或斜寫都講求平衡一致,粗幼有序。書法家必先練好這條中線,才能寫出整齊連貫的優美字句。追本溯源,此名早見於古羅馬時代,當時西洋書寫並非高端藝術,而是大眾溝通的書寫工具。古人取象造字,將羅馬建築上標誌性的支柱轉化成字母的骨幹,於是就有了這條貫穿萬物之名的美麗字形支柱。

文具控珍品

Wendy除了喜愛寫字,同時也是個文具控,珍藏了不同種類的鋼筆和墨水,全部都是從世界各地搜羅回來的手造精品。電影中常見的鵝毛筆她也有用過,現存私藏最古老一支是18世紀的古董老爺筆。至於變化多端的筆頭,早年她就在英國伯明罕(Birmingham)入手了一幅筆頭標本,她笑言:千金不讓!

Wendy Tang

從事美容公關多年,2年前「裸辭」跑到英國拜師學藝,回港後以全職西洋書法師身分繼續練字教班,冀能將傳統技藝傳承下去。

FB: wendysartroom523
IG: lei_wendy
相關文章

TEXT: 一樹
PHOTO: Billy、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