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藝術家鄭曉欣
辭工追夢 醉心定格動畫

「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擅長製作定格動畫的藝術家鄭曉欣(Vika)認真地說。試過順從家人意願而放棄藝術,也試過白天工作,晚上製作動畫。如今她決定辭去工作,全情投入創作。除了自己,沒有誰可以決定要走的路。心之所向,身之所往,能夠為自己喜歡做的事拼搏和冒險,大概是人生一大樂事。

以定格動畫帶來歡樂

定格動畫(Stop Motion),是透過逐格拍攝再連續放映,把靜態的物件變得栩栩如生,從而產生動畫效果。從小喜歡藝術的Vika在兩年前開設專頁,分享自己製作的定格動畫。除了想讓更多人認識這媒介,更重要的是搏君一笑:「香港人壓力很大,我希望能夠鼓勵他們。大家如何理解我的作品並不重要,只要看完感到開心,我便成功了。」她自言對美食沒有抵抗力,所以很多作品都以食物為題。近年更與不少機構合作,以輕鬆活潑的風格宣傳不同項目,包括香港大學、青協、香港電台、紅十字會、旅發局等。


除了美食,Vika亦會回應時下熱話。早前東京奧運在港掀起熱潮,她也曾經出片支持香港運動員。

在動畫世界任意闖蕩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製作定格動畫一點也不容易。10秒的動畫,需要畫50格;1分鐘的片段,背後用了3個月才完成。說到最滿意的作品,定要數算為香港電台「香江暖流」製作的片頭。節目為銀髮族而設,港台要求做到懷舊的效果。Vika便選擇了用留聲機做動畫的主要原素,字體和用色特意參考了50、60年代的設計。在定格動畫中,我們不時看到放大縮小的效果,均要歸功於背後的努力。為了達到這個效果,同一件道具,要製作不同大小。「香江暖流」中出現的唱片,就做了至少4個尺寸,極具心思和技巧。

由構思、資料搜集、道具製作、拍照、剪片、與客戶溝通都是她一手包辦,辛苦卻樂在其中。雖然製作繁複,但定格動畫的樂趣無可取替,其魅力在於沒有限制,可容納天馬行空的想法,為生活增添色彩。「一般拍片,一個人係點就點,但動畫的世界有更多變化。」以她的作品為例,一條與奧運乒乓波項目有關的片中,由於球拍外形與平底鑊相似,片中畫風一變,由打乒乓波變成煎蛋,特別有趣。另一方面,她很欣賞動畫師讓死物仿如有生命地活著。Vika很喜歡於2019年獲奧斯卡提名動畫短片《Lost & Found》。這部定格短片講述兩隻相愛的毛線公仔,為了拯救對方而奮不顧身。全片長約7分鐘,沒有對白,卻成功以生動的動畫,讓你投入公仔的內心,感動了觀影人。


為香港電台製作「香江暖流」的片頭,是Vika最喜歡的項目。為了做到放大縮小的效果,同一件道具要製作不同大小。


由打乒乓波變成煎蛋,有人跟Vika說看不明白,但很欣賞她的創意。

為我的人生負責

Vika的作品受到不少注目,但家人一直不支持Vika投身藝術,直至近年態度才軟化。中學時,老師早已發現她的藝術天份,著她高中一定要修讀視覺藝術,但家人覺得該學科無助升大學,她唯有放棄這次機會。她頓了頓,接著說:「其實頗後悔。」同樣為了滿足父母的期望,大學選擇主修傳理系,卻誤打誤撞接觸到動畫:「讀完覺得好鍾意,沒想到幾年後成為了我的事業。」

大學畢業後,Vika決定不再順從父母的意願:「過去23年,我一直跟從家人的意願走,之後的路我要自己決定。」為了進一步探索藝術世界,Vika在英國修讀藝術碩士課程,卻因疫情而提早回港隔離,無所事事便於網上分享「隔離日記」。長期留在國外,份外想念香港的地道小食,便以畫作緩解思念。「我每日都會畫食物,有天畫了杯奶茶便忽發奇想:『可否把它變成動畫?』」於是坐言起行,菠蘿油、奶油豬、蛋撻等小食,全部在螢幕上「跳動」起來,從此展開了定格動畫的生涯。


除了定格動畫,Vika還很擅長不同媒介的創作。從英國回港展開「隔離日記」,便畫了很多香港的地道小食。


《Lost & Found》全片沒有對白,卻感動人心。

辭工點燃追夢熱情

Vika一直希望成為全職藝術家。過去兩年,白天工作,晚上創作,試過製作動畫至午夜12時,缺乏充足的休息時間,偶然會有心無力:「作品是藝術家本人的縮影,我這個狀態會影響作品。」長期身兼兩職,用盡了心力,身體亦響起警號,於是萌生了辭職的念頭。

面對改變,我們都怕做錯決定,要放棄一份穩定的正職並不容易,她也經歷過一番思想掙扎。究竟要向現實低頭,還是要追夢?面對這個問題,後者顯然更勝一籌,她堅定地說:「如果要返一份自己不喜歡的工作,和行屍走肉沒有分別。」從這一刻起,她決定為自己的人生負責,更重要的是正視自己對製作定格動畫的熱情:「我好鍾意做Stop Motion,鍾意到要辭去正職。」旁人或會說她不理性,但能夠義無反顧地追夢,實屬難能可貴。當她抒發自己有多喜歡藝術時,頓時成為了閃閃發光的人。




Vika會先用Storyboard的形式與客戶溝通,然後再製作道具。圖為醫學美容BEAUSKIN的委托。

前行的動力

一路走來,少不了身邊人的支持,其中她特別感謝一位朋友:「我一直想做藝術家,即使一開始我甚麼也沒有,但這位朋友仍然很支持我,見證我走的每一步。」另一方面,她在社交媒體上公布成為全職藝術家後,也收到很多人留言或發訊息表示支持,從中得到不少向前行的動力。雖然定格動畫在香港算不上流行,但隨著更多人關注香港動畫,相信Vika定會靠才能闖出一片天。


作品用色繽紛,希望透過定格動畫鼓勵香港人。


鄭曉欣(Vika)
本地藝術家,擅長利用不同媒介創作。2020年開始於網上分享定格動畫,曾與多個機構合作,包括香港大學、青協、香港電台、紅十字會、旅發局等。
TEXT:Gillian
PHOTO:由受訪者提供(IG@vikacheng.art)、《Lost & Found》片段截圖、Gillian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