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難當 踏上唎酒師之路

2020-03-08     生活派

一場社會運動,喚起了各界對記者的關注,甚至有人甘願捨棄本身的工作,跑上前線當記者。主修新聞的 Mandy 卻逆向而行,放下記者身分,成為居酒屋唎酒師。

Mandy 當初考唎酒師牌全為興趣,並無打算以此作為職業。

Mandy 一畢業便當上港聞記者,入行第一年要「跑雜」,任何範籌都要涉獵。後來專做房屋新聞,剛巧遇上 2011 年轟動全城的高官僭建案,曾先後追擊曾蔭權及唐英年,「我無特別視他們為高官,只覺得要盡記者責任,如果他做錯就要問。」雖然為記者生涯添上不少戰績,但光環背後同樣背負著壓力,「因為港聞始終涉及大公司、地產、醫生或各項專業,好容易因為少少事或數字上的錯誤而收律師信。」曾經在一篇報道上將「七成」誤寫成「八成」而招來對方發律師信,要求出道歉聲明,結果由公司出手擺平才完事。


Mandy 笑言雖為唎酒師,但酒量淺,喝數杯便醉。

記者難當 踏上唎酒師之路
因為工作而經常心驚膽顫,Mandy 漸漸愛上以下廚、飲酒和咖啡來抒壓,繼而萌生了開咖啡酒館的念頭。加上做到第三、四年,薪酬增幅不過五百元,看不見前景,於是毅然跳出傳媒行業,跑到 cafe 沖咖啡。「做完一年 cafe 覺得人工真的很低,在香港飲食業難做,之後走去當飲食記者。我本身喜歡做記者,但更喜歡飲食,如果將兩樣結合,我會想再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