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10月01日
破繭——香港新藝術家系列
10月06日
第7屆香港素食嘉年華
09月13日
未.共研社 2019「創新的文化遺產」展覽

時裝經濟學 「賣性感」是虧本生意?


自夏娃吃禁果後,急急找樹葉蔽體開始,時裝與性兩者就脫不了關係。荷爾蒙一詞源於希臘語,原意指「興奮活動」。生理學上,荷爾蒙可刺激人體代謝、生長、發育、繁殖、性慾。在時尚領域,它象徵本能的力量,揭開性解放的序幕,讓時裝變得大膽張狂。時裝的「露」與「遮」,表現手法兩極,卻同時激發大家的時裝荷爾蒙。

Sex as Fashion

性感被視為原始的,赤裸的,奔放的,不加掩飾的,性感總是被人蔑視,卻往往輕易得到注視。裸露與性感不過一線之差,多少時裝大師卻藝高人膽大走上此鋼線。Roberto Cavalli樂此不疲地用的豹紋圖案與超級deep V,不覺低俗但覺嫵媚。Gianni Versace是另一位極愛性感設計的fashion designer,他曾經表示:「我喜歡性感的衣服,因為它能打破障礙。」
Versace總是讓女生穿衣穿得一步一驚心。

新世代裸露

創作人喜設計性感衣衫,穿者也愈發大膽,衣衫尺度愈來愈寬鬆。那些年的時裝偶像如Audrey Hepburn、Grace Kelly,只走典雅端莊的保守路線,玉女就是王道。現在的fashion icon則經常挑戰禁忌,以極度性感的姿態出現在大眾面前,曾經這些艷舞女郎式的超性感衣著,統統變了紅地氈戰衣。
Grace Kelly

Rihanna曾在美國時裝設計師協會(CFDA)的頒獎禮獲選為年度“Fashion Icon”,當大家期待她穿甚麼服飾現身,她竟然穿一襲全透明的水晶露背長裙,當在場攝影師的鎂光燈閃過不停,她根本像裸體在人前。

衝破了迪士尼小甜甜式糖衣偶像包袱的Miley Cyrus,行為衣著愈加癲狂,她曾出席MTV頒獎禮,上身穿上僅以兩條銀帶遮胸的Versace。

Imprisoned Body

荷里活那班所謂fashion icon極盡裸露之能事,不過性慾從來不是單純通過裸露實現。過分裸露往往削減荷爾蒙的勃發,所以女性應學會巧妙地遮蔽自己的身體。人人以為蔽體就能壓抑慾望,可是全身以黑袍蔽體的伊斯蘭女士,那裡的強姦案比自由穿著超短的西方國家的罪案率更高,這與衣著和當地女性的地位有關。

1998年,英國設計師Hussein Chalayan的春夏系列就以罩袍為靈感,對伊斯蘭傳統服飾“Burqa”進行解構,把罩袍製造成長短不一的裙子,顛覆伊斯蘭傳統,注入西方特色。

Women in Mask

比利時設計師Maison Martin Margiela的模特兒常蒙面示人,歷年show場上都戴著面具、絲襪、黑色面罩、盔甲等。反時尚的他常以面具為模特兒遮樣,甚至成為show場上的真正主角。佩戴了面具的人,如所有superhero憑一副假面成為另一個角色。遮蔽作為表達手段,賦予了衣衫和穿者更多可能性。
Maison Martin Margiela多年不同系列,模特兒往往「無臉見人」。

荷爾蒙經濟學

Vivienne Westwood曾說過:「時裝的終極目的,就是赤身裸體。」道理很原始,就像是一場競賽,我們被永恆地「如何吸引他人」的慾望驅使著。男神女神不過是商品化城市塑造出來的偶像,Abercrombie & Fitch不斷以裸露肌肉的壯男作招徠,一開始無疑為公司打響了頭炮,奪得收視卻對公司實際收益無用,他們在生意場上節節敗退。這正預示單純賣弄性感,敵不過產品質素帶來的災難。品牌2012年開始利潤下滑了2.5%,這幾年來在美國已關閉了71家店,預計今年將多關閉180家才能經營下去。 欣賞性感無所謂對錯,但設計師趨之若鶩,將之視為點石成金的技倆,就難免模糊了時裝的本意。即使出位宣傳能夠在短期內提高銷量,但單純追求視覺層面的性快感,反而弄巧成拙,無以為繼。過度賣弄性感、物化女性的廣告,最終只會減低公眾對品牌的尊重與好感。
時裝設計師迷戀體態美,Vivienne Westwood、Marc Jacobs、John Galliano等都曾親身上陣全裸拍廣告。 metro Pop #473 TEXT. KIMMY PHOTO. 網上圖片 TEXT. KIMMY PHOTO. 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