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黃國忠 將玻璃變成藝術雕塑

玻璃在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酒樽、容器、杯子等等,都是由這種剔透的物料所造。但玻璃除了可以用來製作餐具之外,原來也可搖身一變成雞蛋、拖鞋、護照造型的藝術雕塑!

本地玻璃藝術家黃國忠(KC),與玻璃結緣三十多年,由最初無師自通,到後來成立玻璃工作室,開班教授製作玻璃技巧。近年,他決心以玻璃作為藝術媒介進行創意,作品更曾於不同的場地展出。這些年來,他對玻璃工藝依然懷有高度熱情,「因為玻璃好玩有趣又多變,它跟光有很強的互動,可以透光,可以半透明,可以發光,是一種很有趣的物料。」

黃國忠(KC)既是一名玻璃藝術家,也是默劇演員、木偶師及環保藝術家,認真多才多藝。

自學玻璃工藝 賦予可樂樽新生命

為了追求自己喜歡的東西,你可曾拚盡全力?KC自認是香港較早進行玻璃創作的一批人,他坦言,在六零年代末,香港並沒有地方教授玻璃工藝,「那時美國發起了『玻璃工作室運動』,各地都多了人製作玻璃。但香港卻沒有途徑學習,你對玻璃感興趣,也只能夠自學。自己找材料、買熔爐、做實驗,自行尋找方法。」

即使如此,也無阻KC學習玻璃工藝的決心。那時,互聯網不算發達,苦無辦法購買玻璃材料的他,決定從身邊的地方開始搜索。「垃圾房、街邊、bar(酒吧)的門口,其實也有很多玻璃,包括玻璃樽和玻璃片。」他發現,玻璃片的質地較為堅硬,而玻璃樽的則較為柔軟,「特別是綠色的玻璃樽 ,很輕易便可把它敲碎、加熱,再變成一些有趣的東西。」由那時開始,他已習慣把單色玻璃循環再用,後來,設備增多了,更可將玻璃樽重新「吹脹( Reblow)」 ,即把可樂樽由原來的尺寸變大,甚至將它壓扁,重塑成不同的形狀,「如升級再造成一隻杯、一隻碟,賦予它們新的生命。」

隨著互聯網的普及,現時訂購易熔玻璃棒、玻璃片等原料已較以前方便得多。

當大家熟悉的可樂樽「長胖」變成花瓶,或遭壓扁成碟子,感覺是否很有趣?

KC把收集得來的法國有汽礦泉水樽,重塑成玻璃杯和花瓶。

吹製玻璃 最考身手

除了自學,在九十年代末,KC 也曾到過台灣關渡的玻璃博物館學習及鑽研鑄造和吹製玻璃技術。「吹製玻璃最困難是控制溫度,一千二百度的溫度可以令玻璃熔化成膏狀,但一把玻璃膏從焙爐拿出來後,它就會開始冷卻。」故他認為,製作玻璃需要很敏捷的身手,「如玻璃膏不夠熱,就要立即拿它去加熱。不論是時間還是溫度,也要掌握得恰到好處。」

然而,即使擁有敏捷的身手和豐富的經驗,也不能忽略吹製玻璃所須的設備。時至今日,香港的吹製玻璃工作室並不多,因昂貴的設備和租金,令不少有心人卻步。而 KC 位於石硤尾的玻璃坊工作室,擺放著各式各樣的火工和吹製玻璃作品、雕塑、工具和器材,設備相當齊全。細問之下,發現 KC 這些年來為了工作室,投放了不少心思,如內裡的火槍工作枱和玻璃熔爐,都是由他一手一腳設計,絕對得來不易。


吹製玻璃的原理是利用一條管子,插入加熱融化後的玻璃,並在轉動的過程中吹製。


把玻璃吹至差不多的尺寸後,便可用鉗子設計其造型。

縱遇工傷 熱情未冷

從事創作多年,KC 對玻璃的熱情從未冷卻,但熾熱的火焰不單會使工作環境的溫度上升,也少不免令他受傷,「製作玻璃常會被玻璃碎刺傷,有時也會燙傷,受傷是不可避免的。」他憶起傷勢最嚴重的一次,「有次開通宵,一個設備突然噴火,原來是喉管出現了破洞。我本應要繞圈將總制關掉,但因為太累,我竟下意識把手直接穿過火焰關制,結果灼傷了(手部)很大面積。」他苦笑,雖然自己當時立即在傷口塗了10包燙火膏,但也要整整一個月的時間才能痊癮,「那次受傷是個很深刻的教訓及經驗」。自此之後,他承認自己學精了,時常告誡自己工作時不要過勞,也會加多注意工作安全。


KC表示,使用火槍燒製玻璃時須格外留神,免生意外。

拖鞋雕塑 將旅途「冰封」

製作玻璃工藝,絕對不是一份優差,但 KC 就是獨愛玻璃的多變。近年,他更愛創作一些別出心裁的玻璃雕塑,望能引起大眾的共鳴。就像去年,他有感大家在疫情下苦無機會旅行,不少人入住酒店,但因檢疫要求,並未能如過往般隨意外出,於是便創出了一系列以旅行為主題的玻璃雕塑,「我將拖鞋、相機等大家旅行常用的物品,倒模鑄成了玻璃,就像把這些物品『冰封』起來一樣。」他更在酒店舉辦了一個名為「旅途」的展覽,展示這些饒富趣味的雕塑,成功勾起了許多參觀者以往旅遊時的美好回憶。


玻璃雕塑「人字拖」,像真度也頗高!


花朵玻璃雕塑,晶瑩剔透,別具美感。


KC過往的玻璃雕塑作品,包括玻璃雞蛋、樓梯、花朵等等。

香港也有玻璃藝術家

「很多人認為玻璃是一種裝飾藝術,而不是單純的藝術。」KC表示,這些年間,玻璃藝術在本地藝術界一直備受爭議,因過往鮮有玻璃藝術品在香港參展。幸好,隨著近年歐洲愈來愈多藝廊來港參與大型展覽, 帶來了許多玻璃作品,玻璃藝術也日漸被人接納。

過往,KC 把大部分時間都花在教班、舉辦工作坊和推廣玻璃工藝等教育工作。而未來,他反而想在製作玻璃藝術上多花時間,「希望可以多發表自己的作品,每年舉辦一至兩次展覽。告訴別人,原來香港也有玻璃藝術家!」


「向心花」是以火工技法,以點及線在玻璃的內部編織,讓火焰描繪出花朵的效果。


位於石硤尾的玻璃坊工作室,擺放著各式各樣的火工和吹製玻璃作品、雕塑、工具和設備。


Text:Onyx
Photo:陸羽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