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族編舞家桑吉加:香港的《後感性‧實相》

2017-03-27     藝文集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 實相、虛相,真真假假,猶如戲劇般每日於我城上演。 佛理哲學聽來玄奧,其實離我們不遠。凡夫俗子即使未能一言以蔽之,在人生的路途上,多多少少都領會到表相的不定性。 理解困難,表達更是難上加難。佛家愛用比喻;今次藏族編舞家桑吉加在新作《後感性‧實相》就以舞蹈為介、線條為形,勾勒出一體千面的都市眾生相。

感受都市,也感受人性

別以為只有本地人才對本地題材有興趣,來自中國少數民族、出生於甘肅、畢業於北京民族大學舞蹈系的桑吉加,在上一部作品《煙花.冷》中就對香港本土現況有深刻的探討和描寫。難得第三度在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 (Ccdc) 創作舞蹈劇,照理來說,應該會重點針對去年香港愈見荒謬的大是大非? 「這次以《後感性‧實相》為題,討論的重心不單是眾人之事,更想探討人類作為感情動物,在行為中隱含著的人性與動物性;那些我們不曾──甚至不敢面對的實相。」一席訪談中,桑吉加多番強調感受與反思,細心觀察城市、他者和自身的多重面相,從而洞察背後實虛交集、互換的微妙關係。感受都市,也在感受人性,格局之大,談論的豈止於香港的本土故事?
編舞家桑吉加指出,作品題中的「後感性」,來自90年代中國藝術家提出的新思潮運動。「今次以此作為引導,讓大家思考佛理以外,實相、虛相的意義。」

空靈藏樂 觸發思考

桑吉加以藏族舞者的身份聞名,他編排的舞蹈也滲透不少藏族元素。採訪當日來到舊式工廈的排舞室,甫步出電梯,耳邊頓時傳來一股空靈宏亮的樂聲;既如流水,亦似僧侶唸誦之梵音經律。舞室與外面的繁囂都市不過是一牆之隔,卻恍如平行世界般獨立存在。「音樂上,今次會選用藏族的高山歌,一方面是我私心想推廣家鄉的音樂;另一方面,藏族曲韻空曠開闊,人的感官會變得更敏銳,較易觸發思考。」 桑吉加透露,將在表演場地文化中心大舞台,設置高達十多米的長梯、鏡架和鐵柱等道具,讓舞者穿梭其中,在虛實世界中互相切換。「每項物件都有其線條,讓線條連結起來,如同實相般重重相疊。」舞劇將讓觀眾時而感受到人的渺小,時而驚訝人的力量和龐大。箇中意義,留待諸君自行參透。
「實相是真相,無不相則生萬法;有相,無相,觀乎心。」

藏族編舞家 桑吉加 桑吉加為德國法蘭克福芭蕾舞團藝術總監威廉.科西的入室弟子,被稱譽為「最完美的舞者」。近年定居香港創作及編舞,前作有《煙花.冷》及《那一年.這一天》。

《後感性.實相》

日期:2017年3月31至4月1日 場地: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票價:$280、$220、$160 Website:www.ccdc.com.hk Text: 一樹 Photo:Billy、Ccdc

ISSUE 668
ISSUE 667
ISSUE 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