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里活反美熱?

2017-09-19     藝文集

荷里活電影不僅是高水準製作的保證,更是向全球推銷大美國主義的宣傳工具。然而近年看美國大片,都會嗅出指桑罵槐的味道,有暗嘲資本主義腐敗,也有明目張膽指罵政府高層或掌權人士的老謀深算。美國身為國際老大哥,荷里活電影製作人是否深切反省國家太霸道,因而拍下含反美內容的電影?還是乘著近年國際間對美國的非議,才炮製適合全球觀眾口味的反美題材,好好撈一筆?

陰謀一:兩黨之爭
說電影之前,先要說說美國兩大黨。影評人朗天指,只要是美國在野一方,便會掌握著荷里活電影的題材主導權。美國有共和黨和民主黨兩大黨,執政黨手執政治主導權,而電影則是在野黨的工具,,以另一種發言權來平衡執政黨勢力。例如每當共和黨上台,民主黨便會擅用電影來作宣傳工具,反之亦然。

反當權電影
朗天︰「《猿人爭霸戰:猩凶崛起》是與民主黨唱反調的作品,內容擁抱國家團結的共和價值。」

親當權電影
朗天︰「奧巴馬上台後,有不少親政府的電影班底刻意將反派角色設定為白種人,如2014年初上映的《被奪走的12年》,就講述黑人男主角因膚色而被歧視,過了12年的奴隸生涯,描寫白人的無知惡行。」

陰謀二:全球化力量
然而黨派之間互相踐踏,不足以促成近年的「反美熱」。荷里活電影一直大賣美國英雄形象,幾乎人盡皆知。朗天直指若觀眾仍停留在這個印象,已經脫離現實太遠︰「大美國英雄主義是六、七十年代的陳年往事,近幾年社會高速全球化,電影製作人要尋求全球觀眾皆有共鳴的電影題材,荷里活為了迎合全球觀眾,四出尋找他國故事拍成電影。由於原著並非產自美國,滲進反美元素亦不足為奇。」

全球化反美電影
2006年大導演馬田史高西斯改編港產片《無間道》,拍下《無間道風雲》,把FBI內部描寫得極為黑暗。

陰謀三:反英雄主義
近年荷里活的賣座大片多改編超級英雄漫畫,這些漫畫大都含諷刺意味,如如DC或Marvel漫畫便一直批評政府、社會、民生。但以往這些作品被改編成電影後,只商品化地彰顯英雄的正義與堅毅,然而近年這些電影不僅多描寫英雄人性化後的黑暗面,更標榜即便是英雄,面對重重政治和社會規範也力有不逮,未能伸張正義。

醜化英雄電影
2013年上映的“Iron Man 3”,即使男主角Tony Stark有財有勢,但相比財閥與政府一起築成的高牆,Tony Stark也只能變身Iron Man,以「旁門左道」來拆毀高牆。

陰謀四:錢作怪
荷里活電影製作規模龐大,朗天指,參與單位數量多,當中自有不少權力鬥爭,只要勝方想滲進反美元素,就能在電影中埋下反美炸彈。不過反美本身的動機何在?朗天指不妨以陰謀論的角度看待:「你看美國如何跟中國打交道便知道,她以『一手打一手拉』的方法對待中國,表面上經常批評中國,但暗中卻在背後幫忙。」一手反美,一手在賺全球票房,荷里活不怕全球人鄙視美國政府或種種社會問題,最怕是票房賺得不夠多。

反美大賺電影
有史以來全球票房收入最高的《阿凡達》,講述人類能控制原住民納美人的身體,就是反美電影的佼佼者。

Firehollywood
為了全球票房,就可以放棄土生土長的美國觀眾?美國人多愛國,面對荷里活製作大量反美電影,約2003年愛國美國人Jon Alvarez成立“Patriotic Americans Boycotting Anti-American Hollywood”(PABAAH),後來改名為Firehollywood,顧名思義就是提倡美國愛國者應杯葛反美荷里活電影。然而美國人多愛好自由平等並討厭自我審查,最後這機構得不到支持而不了了之。

陰謀五:美國壞蘋果
本地陰謀論者Snoopy Cheung指,自911事件後,七成以上美國人醒覺,她說︰「911後,美國流傳很多陰謀言論,如布殊與拉登是世交,銀行、傳媒、食品、保險、醫療背後的大財團,原屬同一金主。美國人擅於挖料,加上網絡發達,很多平民開始發現美國只是一個表面美好的國度,內裡充滿詭計。」有需求,有錢賺,荷里活「反美」電影應運而生。

911事件於2001年發生,荷里活電影的製作期一般約2年,所以2003年荷里活開始出現反美片,及至2006年,不少美國人已開始討論荷里活片是否反美。當地的National Public Radio便於2006年辦了一場相關辯論,觀眾在辯論前投票,40%贊成、35%反對,而25%沒意見。然而,若將每齣荷里活電影以「反美」觀點來詮釋,未免過於片面。朗天說︰「因為無證據,若只憑一兩句對白或場景就說電影反美,容易落入過度詮釋的陷阱。表層所表現的,跟電影深層意義是相合還是相反?當中有很多層次,複雜得難以推論。」每齣戲獨立來看,或許容易落入過度詮釋,但當11年來累積了一定數量,多少能反映荷里活電影的反美指數。

相關文章

全球化欠創意
荷里活製作向全球化進發,過分迎合觀眾口味,朗天指,這只會被觀眾牽著鼻子走︰「近一兩年看到荷里活電影沒甚創意,數年後情況應該更差。」加上荷里活電影訊息淺白到完全不用分析,失去了探討內容的趣味。朗天繼續說︰「現在寫荷里活電影的影評,也只能側重評論電影語言、特技、手法等方面,由於內容太淺白,所謂的分析也只是直述故事情節而已,寫出來也覺無謂。」

#428
TEXT/JILLSANDY

ISSUE 671
ISSUE 670
ISSUE 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