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夢工場

2017-08-18     生活派

讀寫障礙,中五畢業,戶口曾一塊不剩,他的人生履歷表,在社會價值觀審視的眼光下,被貶得一文不值。今天才不過二十來歲,但他已擁有自家餐廳及設計專利,英雄莫問出處,正如Andrew形容自己︰「從沒有氣餒,我是diehard的熱血憤青。」夢想這回事難以觸摸,毫不實在,但只要發的不是白日夢,平凡如你我,也有資格踏進這英雄地,嘗試找尋屬於自己的人生出路。


英雄地空間偌大,能同時容納多種生意,讓小本經營的創業者在一席之地發揮所長。

早熟問題少年
自小家境貧困的Andrew,13歲已外出打工,從事過保險、地產、快餐店,人生閱歷隨時比年過半百的人更豐富,也塑造比同齡孩子更成熟的個性。自知不是讀書材料,他的目標反而更明確︰「本身性格喜歡具挑戰,當認識一樣學問,希望溯回根本。」

他形容自己是問題少年,無論對設計,做生意或煮食均充滿好奇心,如上癮般一頭栽進深入研究,曾因接觸Henna這門傳統印度手藝,為了解背後歷史文化,Andrew遠赴當地學藝,一走三年,可不是一般人擁有的尋常勇氣。即使對文字理解能力稍弱,這缺陷卻沒有成為他的絆腳石,Andrew變相加強視覺上的求知慾,造就他對美學的銳角。


製作Henna 班戟需要細膩技巧,Andrew表示畫圖時手要夠定,才能繪製出精美圖案。


Henna班戟即叫即製,由Andrew親自下廚,熱烘烘上桌,賣相精美,味道亦不俗,配搭糖漿和半溶牛油品嚐,叫人食指大動。

實踐味覺藝術
「煮食也是一門藝術。」Andrew出走印度前,曾修畢設計課程,這是他在面試設計系時對面試官所說的一句話。從小受父親影響,Andrew不時喜歡在家煮食,練習烹飪技術,對他來說,菜式在味覺或視覺上變化多端的意念,何不能定義為藝術的一種?

畢業後成為設計師,仍未忘當初愛好,Andrew回憶道︰「曾承諾自己如果事業去到某一個階段,會再次投身飲食業。」五年後終於儲足本錢,Andrew真的重新拿起鑊鏟,開設西式餐廳,但理想卻不再侷限於廚房,而是延伸至社區和未來。


Black Hero由駐場客席咖啡師調製的創新口味,以滾燙espresso倒進冰涼有汽水中,立時泡沫四淺,在這夏日品嚐最適合不過。


英式半自助早餐材料極豐富,包括粟米、洋蔥、蘑菇、英式焗豆、番茄、薯條及火腿,沙律吧更可以自助形式任食,街坊價錢非常超值。

廉價出租夢想
七千呎的空間,一邊是以木板間隔的工作間,另一邊擺放了各類有機食品、手作玩具,只有三分一才是真正經營餐廳的地方,Andrew解釋︰「我會形容英雄地是一個歡迎任何人進來的地方,希望容納到不同的設計師,以廉價或免費方式讓人開始夢想。」

市集、liveband、畫廊、烘焙店、有機食品、皮革手作、衣飾時裝,只要想得出的營運模式,都有機會出現在英雄地這個百搭平台,Andrew表示︰「白天的餐廳主要作收支平衡之用,晚上地方借給另一廚師經營星馬泰私房菜,雖然租金全免,但絕不是施捨,這裡有的是尊嚴,每個人都需要以實務回饋這個地方。」


餐廳不時會邀請不同樂隊作現場演奏,用餐時更添氣氛。


店內一隅有咖啡師專門在客人面前以新鮮咖啡豆沖調咖啡,可與朋友在這聚腳點放鬆一番。

相關文章

千里馬沒遇上伯樂
無償為仍在追夢路途中浮沉的人們提供機會,源自自身經歷︰「自己來自草根階層,自初中起便沒有停下不斷工作,現在回想如果當初能得到適當的幫助,或者走的路會較順利。」每次有客人到訪,Andrew都會作半義務分享︰「千里馬不一定遇上伯樂,沒有裝備自己,沒有努力過,就無資格認為自己不行。」

#455
TEXT.MICHELLE
PHOTO.FRANKY

ISSUE 677
ISSUE 676
ISSUE 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