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30日
JCCAC 藝術節 2019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舊商場情結 就是喜歡夠焗促?


大約從兩年前開始,葵涌廣場的名字在媒體上頻頻出現,當區成長的人在那裡度過青春歲月,非葵涌人也被當中的庶民活力所吸引。其實每個舊區也有一個「葵涌廣場」。例如觀塘廣場,同樣都有緊密又凌亂的商店格局,以及缺乏自然光線的沉暗色調,怎看也不是特別舒適的購物體驗,但人潮就是絡繹不絕。究竟在建築學者眼中,這些毫不光鮮的商場為何會受歡迎?

葵涌廣場

規模地點 決定人流

觀塘廣場有點像葵涌廣場小型版,衣飾和飲食攤檔放在一起,日用品店隔壁是電子產品店。它們是否同一類商場?研究商場建築多年的Alfred常以地點和尺寸來分類。「香港不少中小型商場也有類似氛圍。葵涌廣場和觀塘廣場比較聞名,因為面積較大,容納到較多種類的商店。另外,商場的所在地及與周遭環境的連繫也很重要,直接影響人流。上述兩個廣場均設有一條行人天橋連著地鐵站,另一例子是藍田的匯景廣場。」

觀塘廣場

高密度港式形態

香港各個舊區也有這類商場,例如元朗、屯門和筲箕灣,大多建於七、八十年代,有些是以往香港房屋委員會負責的公營屋邨商場。這些舊式商場的特點是只有數層高,上蓋通常是住宅或工商業大廈,低管理度,店舖種類多元,Alfred遂一解釋背後原因。「商場是西方文化產物,有固定形態。但當它來到香港,遇上這城市的高密度規劃,衍生出一種集中而混合的發展模式。因此住宅樓下會有商店,如果夠多便自然演變成商場。隨著社會整體的消費能力提高,加上某些地契容許較多商戶進註,因此有葵涌廣場這種熱門地區商場。」

購物商場起源

從六十年代起,大集團興建的購物商場開始蓬勃,形態比較接近外國商場的原型。史上首個購物中心是位於美國市郊的Southdale Center,建於1956年,把生活需要和娛樂場所放進一個盒形建築,令購物及消閒不再受天氣影響,也為了建構一個社區空間。Alfred憶述,沙田新城市廣場和太古城中心也有戲院和溜冰場等娛樂設施,而昔日的屋邨商場大多具備銀行和郵局,也不乏椅子和園景讓人休息。後來私人發展的商場以牟利為目標,只著眼提供一些伴隨購物的社交活動。

美國巿郊的Southdale Center

「劏房」商場版

有些舊商場的店舖佈局被稱為「劏場」,大家都從媒體得知商場界布一個「劏場大王」,在旗下三個商場(尖沙咀首都廣場、荃灣地皇廣場及荃立方)劏出多個微型舖位,讓更多人有能力去租或買,藉此牟利。但這做法不能改善人流問題,令店舖無法經營,被人詬病。Alfred則認為傳媒一味選取這角度報導,也無助大眾了解實況,「我去了實地觀察,首都廣場位於繁忙街道,算是二線地點,也有一定人流。」好像地皇廣場較接近荃灣地鐵站,整體生意也不俗。

平民化路線

葵涌廣場與「劏房」的分別是多年來業權被遂漸賣散,非最初就由集團壟斷,因此各類店舖的分佈是自然而有機的,這亦是它的活力所在。那裡約九百間小店包辦生活所需,就像室內巿集,予人隨意尋寶的感覺。Alfred解釋 : 「大型發展商的商場甚少賣散,因這不利控制,很難大規模翻新。零售潮流變得好快,商場基本上每隔五年就要翻新。而小型商場因業權分散或沒資金,沒跟得上經濟發展步伐,但容納到更多小商戶,而且維持低度管理,保持一種親民感覺。例如貨品會放在行人通道上的,這反而讓人們逛的輕鬆自在。」

尖沙咀首都廣場

懷舊情緒高漲

近年人們支持小店,重新發現舊式商場的吸引之處,也成為媒體關注話題。不過,Alfred對於現在「新/舊」或「大/小」的二元分立有點不以為然。「事實上我們一般是以貨品檔次來分辨購物商場類別。以前沙田新城巿也有小店,貨品類型和價格均切合附近居民,因此才成為集體回憶,只是後來不斷升級,脫離了大部分人的日常生活。」

新城市廣場的音樂噴泉,2003年被拆卸。
Alfred表示,有網民看過舊照片後私訊問他,為何以前的香港那麼漂亮?但他想反問:「若這一刻把全部商場還原到以前模樣,大家又會否喜歡呢?沒有空調,龍蛇混雜。人們抗拒的只是過於單一化的購物選擇,懷念地區特色和人情味,未必真是喜歡舊商場。」相反,新式商場也不一定是魔鬼,他認為現在的規劃者會從用家角度出發。「常常有人投訴新商場沒位置坐,但圓方和Popcorn也有啊。現在有個新趨勢是在洗手間外設置椅子,亦有部分商場採用開放式設計,方便出入,電梯路線也不會再左穿右插,相信大家也感受得到。」

紅磡繽紛購物城

商場變形求生記

位置偏遠,交通不便的小型商場,很容易變成荒涼的「死場」,但亦有不少轉型成功,而這些轉變多多少少反映了社區特色,而且成為某類小眾社群的聚會場所。有一類是吸引實際用途的店舖進駐,不像零售店般需要大量人流,例如醫生、補習社、美容店及室內設計或建築公司,這些商場在北角一帶特別多。另一類例子是中環環球大廈、銅鑼灣中心商場和紅磡繽紛購物城,都是屬於當區的非一線商場,均轉型至外傭巿場。至於深水埗天悅廣場,則有賣閃卡的地舖,也會聚集玩紙牌的人群。



Alfred Ho 城巿研究者 fb:香港購物商場的歷史與論述 畢業於香港大學建築系,後往荷蘭完成建築學碩士課程。
他以業餘時間進行學術研究和寫作,
並成立臉書專頁,解構香港的購物商場。


metro Pop #489
text/Lorraine
photo/受訪者提供,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