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8月03日
「吉卜力的動畫世界」展覽
06月22日
「時裝品牌策劃及採購:FASHION SOLUTIONS」專題展覽
06月14日
傳與承藝術市集2019
06月23日
《深水埗雀仔日》
08月09日
《地下照相館》糊塗戲班
06月14日
《舊課本:那些美好的風景》展覽
05月23日
西爾維奧·珀爾斯坦藏品展 - 奮鬥不息
06月03日
福井洋傘展覽
05月27日
方由美術 彭劍《柳成蔭》

自拍趴地男


你認為自己是「社畜」嗎?
那是日本企業底層上班族的自嘲語。
大阪出生的Yusuke Sakai是一名白領男士,他把自己的內心狀態拍成照片,竟張張都在趴地!
是屢屢被「跣鑊甘」的狼狽?是被沉重工作壓垮了?
任由各位打工仔自我投射吧!

「被工作填滿的忙碌日子在持續,我每天都變得更勞累。
望著傳統時鐘時,我甚至無法立即判斷現在到底是
AM還是PM 於是,我失去了意識。
不到一會,我的意識離開了辦公地方,我發現我看到躺在不知何方地上的自已,正如看著別人一樣。
拍照,讓我得以面對另一個自己,面對自己的心。」 ──Yusuke Sakai “Salaryman Blues” 自述節錄

Yusuke Sakai:「我總是不能停留在here & now,心思不斷地到處遊走。」



打工仔的白日夢

這個系列稱為“Salaryman Blues”,即《白領族的憂鬱》,日本的低層員工壓力之大是眾所周知,Yusuke Sakai也是其中一員。攝影反映他的內心自白,也是他讓靈魂短暫逃離工作環境的竅門,簡稱「發白日夢」。在辦公室裡遊魂「扮工」,應該是香港上班一族的日常習慣了吧,想必對他的創作自述很有共鳴。
每張照片都有一位手執公事包、身穿西裝的男士,狀似跌倒的俯伏地上。有些場景是繁盛的大都會,有些則在港口或草原上。Yusuke Sakai形容,一切是源於腦中某些古怪思想。「那段時期工作很忙,我的意識時常離開了身體,然後一些斷斷續續的字眼出現於耳邊,再在腦中形成一個個毫不相關的故事,再轉化為攝影作品。這些都不是我刻意控制的。」


不經意的幽默

雖然系列很易令人聯想到日本職場的社會問題,Yusuke Sakai卻說創作對象並非廣大的上班族,而是他一人的自我,但亦樂見別人看到作品時有不同反應和思考。「我不認為在日本當白領是不幸,其實不少打工仔每天也在快樂地過活,當然有些人會不一樣。我們需要幽默感。雖然生活艱難,但仍可笑看人生,活得更有力量。引人發笑不是我的拍攝原意,但我亦為此高興。」
 
這些照片都是由Yusuke Sakai自己拍成,當他尋找好場景,便爬上山峰或大廈,擺設三腳架,設計構圖,調教自拍時間,再跑回地面充當模特兒。
www.sakaiyusuke.com #541 metro Pop
text: LORRAINE
photo: Yusuke Sak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