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官強 電影「正名」專家

2020-01-30     藝文集

賀歲檔期競爭激烈,電影本身固然要有吸引力,但宣傳(尤其是戲名)也要做得好,才有先聲奪人之勢。MediAdvertising 創始人及負責人、前北京美亞娛樂總經理(2011-2017)胡官強,自八十年代投身電影宣傳工作,曾「參戰」賀歲檔期宣傳。他強調,戲名不能令爛片起死回生,但對優質電影,則有錦上添花之效。

由導讀至呈現意境
《這個殺手不太冷》、《不覊的天空》等予人深刻印象的中文片名,皆由胡官強構思。他說:「八、九十年代資訊未如今天般發達,所以構思戲名要有導讀性,可以慨括電影類型、故事,令人一眼看出以作選擇。我們改戲名會於流行文化中汲取靈感,如《這個殺手不太冷》片名意念便來自張學友的歌曲《這個冬天不太冷》,這戲名也概括電影風格、角色性格等,能予人深刻印象。到千禧年過後資訊發達,電影名字或不需用來交待故事,所以在改名上很多時會『食字』或提升意境等,如2006 年的《V for Vendetta》,我譯作《V 煞》,予人一種『型』的感覺,而此片在港也受歡迎,今天亦見於社會運動中。」

質素比意頭重要
至於賀歲片的改名、譯名,胡官強表示,八十年代取名不敢隨意發揮,始終喜慶日子講意頭,《恭喜發財》、《八星報喜》等會較為觀眾接受,而類型上亦以喜劇、動作片為主流。「但自千禧年後,成龍、周星馳已脫離這個『賀歲戰場』,賀歲片在類型、改戲名方面也很少受到局限,加上近年是年青、中產觀眾主導電影市場,他們更注重電影質素多於意頭,所以《霍元甲》、《門徒》等有『死人冧樓』的賀歲片也成為冠軍,《死侍:不死現身》以兩個『死』字作賀歲也百無禁忌,一樣大收。」


《公元2000》



《飛鷹》

胡官強曾為《公元2000》和《飛鷹》兩齣賀歲片作宣傳,兩片製作質素不差,奈何分別遇上《東京攻略》和《魔幻廚房》等強勁對手,結果票房不太理想。所以胡官強覺得《公》和《飛》可能是錯置檔期所致。

賀歲片 Less is more
胡官強表示,做宣傳不一定用「增值法」,按情況用「刪減法」,宣傳效果反而更好。2013 年的賀歲檔期,就給予他一次很好的經驗。「那年我為周星馳導演的《西遊‧ 降魔篇》作宣傳,周星馳認為宣傳做得簡單便可,無須張張海報都放上主角舒淇、黃渤,一隻五指山手掌已象徵電影一切;戲名也不用花巧,因《西遊》已夠家傳戶曉。結果電影在內地有十三億元票房,香港也有近三千萬元。」


《西遊‧ 降魔篇》將家傳戶曉的《西遊記》影像化,「名著+ 周星馳」已有一定保證,廣告、海報設計走簡約路線,也生宣傳之效。

PHOTO:部分為網絡圖片

相關文章

ISSUE 670
ISSUE 669
ISSUE 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