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5月24日
《美國大師弗蘭克‧斯特拉:波蘭村莊》展覽
07月05日
LCX x SUPERFICTION SUMMER ADVENTURE 展覽
07月05日
朴美娜新作個展《尖叫》
06月28日
Thomas Fung 首個個人藝術展覽 “Goal Digger”
08月03日
「吉卜力的動畫世界」展覽
06月22日
「時裝品牌策劃及採購:FASHION SOLUTIONS」專題展覽
06月14日
傳與承藝術市集2019
06月23日
《深水埗雀仔日》
08月09日
《地下照相館》糊塗戲班

習字修心


書法是門淨心藝術,每一筆一劃,都要用一顆無雜念、寧靜平和的心去書寫,墨香、粗糙紙質和手的揮舞,結合成當下。覺知當下,聽來和禪修相似,難怪有人感到煩惱時便去習字,以書法修行,撫平思緒和心靈。

古字裡,「藝」有種植的意思,王銳忠說,「字在」是終生的練習,將書法禪修得到的啟發,逐點種植在心中。

字在自在
書法禪修,首要,是拋開美醜的界定。設計師王銳忠不是書法家,只是對禪修和寫字略有心得,早前在「油街實現」辦了兩場工作坊,分享書法修心:「寫甚麼、始何寫、美不美都無所謂,最重要是專注地由心帶領完全整件事,像禪修,是場關於體驗的過程。」

體驗甚麼?王銳忠正推行一個名為「字在」的計劃,語帶雙關,當然是以「字在」體驗和領悟「自在」:「許多時煩惱來自被固有的思想捆綁,太多執念,活得不自在。正如工作坊大部分人,寫字時都執著於工整、美醜,何不放開固有觀念,用左手寫、閉上眼寫,用心去寫。寫得很醜?那就學習接受人生的不完美。」他說最美好的藝術,應該是沒有計算,揮灑自在。

一生一課
曾參與禪修內觀課程的王銳忠說,書法有助走進禪的境界:「一般坐定定禪修較難專注,易被外界影響,紙筆像一種讓心安定的工具,加上文字本身有意思,能引發思考。」他比較喜歡寫簡單的字詞,如『慈』字、『恕』字、『光』字、『希望』等:「有時是從書裡找一些牽動心靈的字,有時則是心靜下來,字便浮現。愈簡單的字詞,愈有思考空間。例如『恕』字,如心,傾聽內在,沉澱過後,心存多點尊重和仁慈,一切便會好起來。」

對於王銳忠來說,無論是寫字還是修心都是個一生的課題。問他現在自在嗎?他搖搖頭說:「還在學習和領悟中,辦『字在』,不是要教人書法,除了分享,還想不斷提醒自己,明天的『我』不會完全是今天的『我』,既然如此,何必執著未知?放下自我和煩惱,學懂let it happen,才是真正自在。」

書法如人生,一下筆,便沒回頭路,只能認真專注地寫下去,美或不美都要學習接受。

寫字有時
詩辭修養,經文修心,書寫不同內容,也有不同意思。雖說從心,但如果無頭緒,不妨聽聽王銳忠分享。

苦笑
「用最快樂的心情寫『苦』字,和用最悲傷的心情寫『笑』,有人覺得困難,因為人總是被情緒牽著走,寫不出真正快樂的『笑』。這是個學習不被情緒影響的練習。」

筆劃
「書法是由點線面組成的藝術,書寫一筆一劃都象徵著每一個當下。開始時,寫筆劃當熱身,感受慢慢揮動筆桿的感覺,觀察墨與紙張的接觸。」

名字
「相信每個人的名字都有意思,父母賦予之外,應該還有其他與自身連繫的意思。當我寫自己名字王銳忠時,突然想到:忠,把心放在中間。也許名字早意味我是個重視『心靈』人。」

大字
「據說書法裡『大』字最難寫,如何用簡單筆劃去表達大?又不一定寫得愈大愈好,大字也代表廣闊胸襟,有人寫出字框之外,也是一個表現方法。」

禪書派
當代中國書法流派裡,也有一派叫禪書派。把禪學的意境與文字的藝術結合。其宗旨是,重自然、忌造作;重清靜、忌火燥;重純真、忌媚俗。著重放下技法,打破框調,達至心手如一。

字在
facebook:zizai.hk

相關文章

#409
Text‧Naomi
Photo‧受訪者提供‧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