繡出我城好風光

可有想過梵高的水波紋藍天與白雲會出現在香港的鬧市?本地藝術家Tanya Tang, 最近就將梵高的波浪雲與本地著名建築物結合,以刺繡畫創作出水波紋天空下的轉角樓中匯大樓及一級歷史建築物——皇都戲院,勾勒出夢幻般的城市風光。


Tanya 的創作題材廣闊,由梵高的向日葵到轉角樓中匯大樓都有。

街角七彩大樓

熱愛本土文化的Tanya,以刺繡記下了香港的城市面貌,當中以灣仔的中匯大樓及北角的皇都戲院最令她印象深刻,「我家住港島, 從小就看著它倆『長大』。中匯大樓和皇都戲院一樣,是見證香港經濟起飛的代表。而中匯大樓的圓角設計,利落的建築線條,位處莊士敦道與灣仔的交叉點,不論建築特色或地理位置都盡見其功能至上, 盡顯現代主義建築的特色。近年它被髹上七彩顏色,更為吸引。」於1964年落成的中匯大樓,曾集工業、商業、住宅3大職能於一身, Tanya 希望大眾不要忽視它對我們的經濟、文化、歷史及日常生活的貢獻。

混出梵谷小天地

為了令中匯大樓在構圖上更突出,Tanya 將中匯大樓融合了梵高的水波紋天空,「我自己很喜歡梵高,構思這幅刺繡時就想,七彩的大廈與超夢幻的水波紋天空的組合十分配襯,為了更能表現出梵高的風格,令作品的色彩更豐富,我嘗試將不同色調的繡花線穿在同一支針來刺繡,務求做到混色的效果。」一直專注畫畫的Tanya,今次是首次以刺繡作品示人,「礙於疫情關係,我工作的兒童藝術中心沒有開業,於是就利用在家的時間,在小房間裡自學刺繡。原來要繡出筆直的窗框、建築物外牆絕不簡單,很容易會因刺繡布的拉扯、手法力度的大小而令直線走歪,我幾經嘗試才能繡出今日這個作品。


由草圖、轉印到刺繡布上複印,在刺繡成型前,Tanya 已畫過無數次大樓的外貌。

油粉彩版的皇都戲院,高樓密集,畫風較為寫實。



為了突顯整座建築物,刺繡版的背景以梵高的水波紋藍天白雲代替。

由油粉彩到刺繡

自小喜愛畫畫的Tanya,愛以油粉彩繪畫香港的風景,不論大潭水塘的石橋,或是皇都戲院都曾經是她筆下的題材,「我雖然愛畫畫,但受 了我老師、著名藝術家司徒志明的影響,不想局限了自己的藝術創作, 故嘗試以新媒介,用刺繡作畫。由在刺繡布上繡中匯大樓,到在畫布上 繡皇都戲院,我總是在尋求新突破。後來更發現,在較為堅硬的畫布上 刺繡建築物比在刺繡布上較容易,建築物的線條更易掌握,也許正正是這個關係,我花了2 個月時間就繡完了皇都戲院,比中匯大樓快了近1個月的時間。」

紀錄小上海

Tanya 深信建築就是生活的鏡子。於1952 年落成的北角皇都戲院 (1959 年前名為璇宮戲院),就反映了當時人們的生活面貌,「中國於四十至六十年代處於動盪不安的局面,不少上海人逃難來港尋找安穩的日子,北角正是他們的聚居地,故北角亦有『小上海』之稱。而當時的璇宮戲院正正為他們提供多元化的娛樂,形成盛極一時的風華年代。」她希望能以自己的作品,記下曾經繁華優雅的小上海,也希望觀眾能好好記住香港的 好時光。


Tanya 選用的繡花線略帶「閃令令」效果,在燈光下看會令整個刺繡更立體。


以藍天襯托的「飛拱」顯得格外耀眼。

沈迷「蟬迷董卓」

於2017 年被列入一級歷史建築的皇都戲院,除了擁有世上獨一 無二的「飛拱」外,更有令人著迷的「蟬迷董卓」浮雕,「為了更清楚表現屋頂上的『飛拱』,我刻意避開戲院後方的樓群,改以梵高的波浪雲作背景。此外,戲院入口上方的「蟬迷董卓」浮雕部分,大家也不能錯過,它糅合了希臘、緬甸、西歐等地的舞蹈等文化。這樣的建 築在香港已是寥寥可數。」

羊毛氈製「咕咕咕」

除了刺繡與繪畫以外,Tanya 更會以羊毛氈製作出香港常見的珠頸斑鳩,「牠們老是常出現,又愛現身於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例如在花盆旁邊睡覺,不論外貌、咕咕咕的叫聲,還是相貌均討人歡喜。牠們能在高樓林立、人多擁擠、生存條件惡劣的香港找到生存空間,與人類共生,令我驚嘆動物的適應能力。這隻立體的羊毛 氈珠頸斑鳩是連接人類與大自然的橋樑,令人重新思考人與大自然和諧共生的意義。有些很少接觸雀鳥的小朋友,也因為看見這隻羊毛氈珠頸斑鳩而開始留意街上的雀鳥,開始愛上大自然。」勇於學習新事物的她,善用不同媒介捕捉生活上的有趣事物,為的大概是令大家可記著這片土地的美好。

入口上方的「蟬迷董卓」浮雕已被破壞,大家只能靠想像重現畫面。



3隻不同形態的珠頸斑鳩均栩栩如生,狀甚可愛。

Text:Mitty

Photo:Nick


Tanya Tang
多媒體藝術家
自小熱愛畫畫,喜歡繪畫大自然風光。
近年開始以刺繡作畫,正籌備創作以歷
史古蹟、城市風景及大自然生態3個系
列的飾品與畫作,以宣揚本土文化。
IG : garden_hill_art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