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8月03日
「吉卜力的動畫世界」展覽
06月22日
「時裝品牌策劃及採購:FASHION SOLUTIONS」專題展覽
06月14日
傳與承藝術市集2019
06月23日
《深水埗雀仔日》
08月09日
《地下照相館》糊塗戲班
06月14日
《舊課本:那些美好的風景》展覽
05月23日
西爾維奧·珀爾斯坦藏品展 - 奮鬥不息
06月03日
福井洋傘展覽
05月27日
方由美術 彭劍《柳成蔭》

《第七封印》 與上帝對弈的英瑪褒曼


一提起電影「大師」,一般人或許會卻步,以為高深得離地。其實冠以大師之名,正因其手法高超,將要探討的嚴肅主題,以教人難忘的影像表達出來。如瑞典電影大師英瑪褒曼(Ingmar Bergman),用擬人手法演繹人性七宗罪;並以扣人心弦的寓言敘事,反思宗教與信仰。看褒曼的電影,就如看著他和上帝下的一盤棋,詰問人性矛盾、人神關係、以及人類的際遇和悲痛,當中也有著你和我的共鳴。

2018年正值英瑪褒曼的百年誕辰,世界各地均有褒曼作品選映活動,香港則有經典的《第七封印》於大銀幕上放映。

信仰的重負

《第七封印》(The Seventh Seal)之名出自聖經啟示錄,指激烈的災難和死亡審判。單看戲名,已知故事主題是離不開對信仰的叩問。褒曼窮一生都在思考人生所面對的課題,而宗教則是他喜歡探索的議題之一。電影不但在開首和結尾均參考了啟示錄的段落,而故事中的人物在面對死亡時,都開始對自己的信仰產生懷疑,反問上帝死亡是怎樣的一回事。 另外,電影中每個出現的人物,亦是褒曼藉此來傳遞聖經中的七宗罪:傲慢、嫉妒、貪婪、色慾、暴食、憤怒及怠惰。犯下罪過的人,都逃離不了死神的召喚。

《第七封印》中藏有很多隱喻,故事中不同角色的行為分別象徵著聖經裡的七宗罪。

「我非常畏懼死亡」

除了對信仰提出詰問外,褒曼曾在自傳中提及,自小就非常懼怕死亡,因此他透過拍攝《第七封印》來嘗試克服面對死亡的恐懼。在電影中,他刻意將死神擬人化,與騎士對弈,以此來隱喻死亡與人類的交戰。到後來死神跟隨騎士的腳步,與不同的人相遇,又呈現出他們面對死亡時不一樣的態度。從電影抽身回到現實生活,不禁逼使我們思考:面對死亡時,我們該如何是好?是處之於泰然,還是驚慌萬分?這大概也是褒曼不斷質問自我的題目,促使其變為創作動機。

褒曼式光影哲學

《第七封印》的節奏跟一般商業電影不同,充滿哲學意味的藝術片不一定是每個觀眾的「那杯茶」。可是電影值得讚嘆的是,導演如何將抽象意念透過擬人及物化的方式呈現觀眾眼前,讓這作品變成永恆不朽的經典。褒曼的電影所探討的主題,往往是聯繫到人類自身最基本的議題,同時也是一種生命哲學的反思。看戲偶爾讓自己來一次深層次的思考,也不失為一件壞事。

據說當時因為拍攝資金有限,電影中騎士眾人與死神在山上起舞的一幕,原來是拍攝團隊的工作人員穿上戲服喬裝而成的,趕在烏雲飄走前迅速拍下這個「死亡之舞」的情境。

褒曼的信仰

褒曼的父親是路德會牧師,後來更成為瑞典國王的專屬牧師,不過褒曼曾在自傳《魔燈》(Laterna Magica)中描述自己一邊聆聽父親的講道,一邊沉浸在對天花板圖繪中的天使、龍、先知、惡魔等的想像中。雖然他在虔誠的信仰家庭中長大,但導演在《冬之光》電影時,坦言自己早在8歲已喪失了信仰。他曾導演過62部電影及170場戲劇,作品通常以失敗、孤獨與信仰為主題;1960年時代雜誌將他選入封面人物,稱為「影像的魔術師」(the conjurer)。

《第七封印》(The Seventh Seal)(1957)

簡介:講述中世紀黑暗時期,隨十字軍東征的騎士,曾一度對宗教抱有理想與熱誠。然後在飽嘗十年戰爭的虛無與荒謬後,返鄉途中赫然遇見來招魂的死神。騎士心有不甘,向死神擺下生死棋局,藉以爭取時間,想在死亡降臨前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死亡籠罩下,有人選擇犬儒偽善,有人繼續迷信無知;人性依舊貪婪墮落,上帝卻始終沉默不語……
演員:麥士馮西度、Gunnar Bjornstrand、比比安得森、Gunnel Lindblom
片長:98分鐘
級別:IIA
(現於百老匯電影中心特別放映)

《第七封印》以外的名作

能稱得上是「大師」,褒曼的作品對後世不少導演影響深遠。名導活地亞倫(Woody Allen)曾多次表示,《第七封印》是他最喜歡的電影,更稱褒曼「可能是自從電影被創造以來,最偉大的電影藝術創作者」。而金像導演李安則在訪問中感嘆當年首次看畢《處女之泉》(The Virgin Spring)後,如何改變了他的人生。除了《第七封印》外,褒曼尚有其它值得細味的名作。

《野草莓》(Wild Strawberries)(1957)

被譽為是褒曼的完美之作,更奪得1985年柏林影展金熊獎。故事講述79歲老教授於一天裡對回憶往事及遊走於夢境世界中。從初戀的青澀甜蜜,到對老妻病歿的愧疚,述說著一位生命即將走到盡頭的老人,如何審視自己的人生。

《處女之泉》(The Virgin Spring)(1960)

改編自傳統瑞典民謠,褒曼將之化作對信仰的叩問。故事講述少女被牧羊人姦殺,作為虔誠信徒的父親發現真相後決意殺掉兇手,卻不解上帝為何如此對待他。故事的宗教哲學寓意深遠,是褒曼對上帝存在與人性矛盾提出質問的代表作。

《假面》(Persona)(1966)

作為褒曼最神秘的作品,講述一名被送進精神病院的女演員與女看護之間發生的故事。全片糅合現實與夢境的敘事模式,大量人物面部特寫鏡頭,有種讓人透不過氣的感覺。該作品是電影史上對於精神分析的經典教材之一。

《婚姻暗流》(Scenes from a Marriage)(1973)

一共六集的迷你劇,是褒曼對婚姻生活的內心剖白。故事圍繞一對夫妻的婚姻生活,揭露琴瑟和諧的背後卻是暗湧重重。精巧的對白,簡潔有力的場面調度,刻畫了夫妻間的愛恨交纏。婚姻從來不只是兩個人間單純的事,而是愛情與現實的角力。

相關文章

TEXT:SAMMY
PHOTO:電影劇照、網上圖片
#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