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10月01日
破繭——香港新藝術家系列
10月06日
第7屆香港素食嘉年華

盲遊 暗中遊歷


早陣子ViuTV節目《暗中旅行》,邀請一位健視主持,跟另一視障人士去旅行,彼此分享看得見與看不見世界;同時是全港首個設「口述影像」聲道的電視節目,讓視障人士也能用耳朵「看」電視。我們平日可曾想過,失明人士如何旅遊?真的能旅遊?三年前,Simo和嬌嬌想自行嘗試「盲遊」歐洲,體驗盲人去旅行的不便和樂趣。
盲遊世界 Around the World in Darkness

健康非必然

Simo原任職設計師,2009年患脊椎移位,令雙腳出現嚴重痛楚,某次坐長途機時不能入睡,擔心日後殘廢便不能再到處遊歷。再經反覆思考,他想到坐輪椅仍可周遊列國,但倘若失去視力,就連旅遊的最大樂趣,欣賞風景也不能。自此,他和嬌嬌開始關注視障人士旅遊的問題,慢慢發展「蒙眼去旅行」計劃,為本地失明人協進會籌款,並發表相關藝術創作。
嬌嬌:「健全人士現在去旅行輕而易舉,特別數年前廉航流行,買機票訂酒店十分便捷,但視障人士要出遊要注意很多事項,亦未必每位都能去。」他們選擇從未去過的歐洲,Simo全程蒙著雙眼,由嬌嬌引領並描述所見所聞,再由Simo繪畫出來。他們希望藉此體驗,令大家更明白事障人士旅遊或平日生活的處境,回港後曾舉辦類似形式的「盲遊」本地團,及到學校分享。

愉快經歷

二人出發前先向視障人士了解生活習慣,又練習蒙眼過馬路。真正歐遊時,他們用十天遊覽阿姆斯特丹、柏林和倫敦,並事先在網上結識當地朋友,告知『盲遊』計劃並住在他們家中。行程安排亦從視障人士角度出發。「博物館不太適合,大部分藝術品均不能觸摸,於是我們特地去倫敦一間容許觸碰展品的博物館。另外歐洲有很多教堂,有些為殘疾人士提供特別服務或免費參觀,陪同人士則半價。當地人亦會主動幫忙。他們大多不知情,以為Simo是真正失明人士。有次在柏林遇上一個靜默遊行抗議,參與者都戴上耳機。其中一位把耳機放在Simo頭上,他透過耳機的音樂,了解情況。」

善用其他感官

我們常說要去「看」這世界,但即使失去了一種感官,視障人士也可用另一角度感受世界,健全與殘疾人士也不是「施」與「受」的關係。嬌嬌:「其實不是我『陪他』去,反而是他令我多看事物。平日去旅行習慣趕景點,走馬看花,這次我要很詳細將所見所聞描述給Simo,便須仔細觀察,造訴他經過的電車是甚麼顏色、形狀,他才能畫出來。雖然沒去很多地方,但每個景點的畫面都很深刻。最難忘是柏林的『歐洲被害猶太人紀念碑』,豎立大量灰色混凝土碑。Simo走在其中,感受到悽戚氣氛,還有紀念碑的冰冷觸感。但我眼見有情侶在玩捉迷藏,落差頗大。」


#525 metro Pop 【Pop Up Issue 旅遊專刊號】 text: LORRAINE
photo: 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