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下打喪屍

來到 2021 年,由社會運動到疫情,我們對正常、不正常或許已有全新的定義。當世界變了樣,我們又怎樣生存下去?劇場界是其中一個受疫情影響的行業,幾乎所有演出都被迫取消,風車草劇團在演出被腰斬後選擇繼續前行,並創作新劇《通菜街喪屍戰》,雖然已處於排練階段,但未到上演的一 刻,眾演員也未能確定能否順利登上舞台。面對這個變了樣的世界和很多的未知時,他們還想帶給大家甚麼訊息?

喪屍病毒蔓延時

新劇以喪屍為題材,講述香港出現喪屍病毒,一群生活失意的 人被困在通菜街的一間遊戲機中心內,他們要怎樣生存下去?劇中喪屍病毒蔓延,好比現實世界中爆發的肺炎疫情,作為社會的一分子,身兼編劇與演員的梁祖堯,意識到他的創作已無法跟社會發生的事情分離,由 2019 年在社會運動中創作的《米線女戰士》,到今次的《通菜街喪屍戰》,全都與社會有著緊密聯繫,「無論是疫情以至社會的政策,都已不是一般小市民所能控制,而劇中的政府如何回應?小市民怎樣去經歷?正是今次想表達的事情。」

機舖 被遺忘的空間

劇中場景設定在一間「機舖」(遊戲機中心)內,阿祖解釋,「『機舖』對我來說是一個有趣的空間,在我的學生時代,每逢放學後都會撕走校章去『機舖』打機,那裡曾經是年輕人經常流連的地方,但現在的『機舖』變得破舊,我反而不太敢進去。」湯駿業(阿 Dee)認為,香港的「機舖」仍停留在九十年代的模式,對他來說就像是一個把時間停住了的異度空間,「我甚至認為『機舖』代表著香港部分已被遺忘了的人和事,沒有機會向前行,就如今次劇中的人物,全都是一群低下階層,在社會上無地位,每天只能想著生存而沒有生活的人,而這 群被遺棄的人,其實就在我們的左右。」無論面對病毒或疫症,我們都與劇中人物一樣,只求自保,沒有一個人是偉大的。對阿 Dee 來說,做創作最希望是可以回應時代,就如今次透過作品、創作一些小人物,把普遍人的心聲表達出來,引起大家的共鳴。


為了宣傳新劇,阿祖與演員們還拍攝了短片教授「喪屍小知識」。

推翻假希望

還記得 2019 年,在極度惡劣的社會氣氛下入場欣賞《米線女戰士》笑中有淚,而最深刻的就是結尾,在一場大風暴中,演員們一 起衝入風眼的一幕,深深感動不少觀眾。《通菜街喪屍戰》是《米線女戰士》的延續篇,然而,阿祖和阿 Dee 卻表示,新劇會徹底推翻《米》 劇中曾經帶給人的希望,阿 Dee 說:「經過短短 2 年時間,世界已經變了,我們認為不能再給大家假希望。《米》的調子是帶有希望,對我來說,希望是一些願景,是光明,也意味著會有一些大改變 。而今次則要面對現實,告訴大家環境是惡劣的,已發生的事情不能改變了,即使有負面的情緒,還是要繼續前行,劇中的結局能帶給大家一點力量,一個方向,讓大家知道要怎樣向前行。」


阿祖及阿 Dee 今次不會再為觀眾帶來假希望。


《米線女戰士》結尾一幕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Ben:「講嘢」是很大挑戰!

《全民造星 III》的冠軍趙祥誠(Ben)也有份參與今次的演出,亦是此劇的亮點之一。這是他第一次參與舞台劇,亦是首次正式接觸演戲,故一開始時也感到十分緊張,對平日說話不多的他來說,要背台詞,要「講好多嘢」更是一大挑戰!大家都笑說,他的對白可能已超出一生人要說的話的總和!除了飾演的角色與本身性格有很大反差外,原來還有另一大挑戰,就是要說大量粗口台詞,「收到劇本時覺得很誇張!也驚訝舞台劇語言的尺度原來可以這麼闊!要慢慢學習調整心態,明白自己是在演活一個角色,要投入角色演繹台詞。」在旁的阿祖說:「他不是有偶像包袱,只是他平時真的不會講粗口,所以對他來說,這跟學習一種新語言無分別!」

原來早在比賽進入 50 強的時候,阿祖已知道 Ben 有一個夢想,就是能成為一個恐怖片、喪屍片的演員。阿祖笑指,雖然當時已在構思《通菜街喪屍戰》劇本,但也希望先摸清其底細,所以沒有立刻邀請他演出,「直至後來我加入了二汶那組成為導師,在相處中發現他的潛力,他是一個很努力、很認真學習的人,滿有自己的想法,雖然對自己的要求很嚴格,卻從不會為別人帶來負擔,令氣氛很和諧,於是決定邀請他參演。」


Ben 第一次參演舞台劇就遇到大挑戰──「講粗口」!

窮則變 變則通

本來今次的舞台劇會配合現場音樂演出,但由於政府對入場人數有限制,只能容許一半觀眾入場,所以即使滿座,也只有一半票房收入,實在負擔不起現場音樂的成本,於是音樂總監 Milk Orange 便提議利用舊式電子音樂代替,既可減低成本,也可配合劇中「機舖」的場景,就像小時候用「紅白機」玩《孖寶兄弟》遊戲時的背景音樂,而這些電音又會不期然令人想起跳舞,所以就交由 Ben 與朋友 Larry 一 起為新劇編排機械舞,為了顧及本身不擅長跳舞的演員們,他們更特別花心思編排了一些簡單卻有舞台效果的舞步,令整體效果更豐富。

因為做不到現場音樂而改以電子音樂代替,再衍生出跳舞的部分,阿祖認為整個過程已體現出香港人的精神,就是遇到阻礙就想辦法變通,不會輕易被打倒。截稿前,表演場地已恢復讓現場觀眾入場,雖然入場人數只得一半,但正如文章開始時所說,一日未上演,一日都可能會出現變數,面對不能控制的前路,一班小市民要如何面對?盼望新劇能順利上演,讓我們在劇中找到答案。



TEXT:JOYCE

PHOTO:BRIAN、風車草劇團

日期3月10日至14日,16 至 21 日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