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鑲嵌藝術
用雙手切割溫度

很多傳統手藝,也因為追不上機器的速度而被淘汰,在這樣的世代,難度就這樣的讓精巧的手藝失傳?
台灣真真鑲嵌玻璃研究所(「真真」)的主理人張博傑,在一次創作過程中,跟隨老師傅學習了已幾近失傳的鑲嵌玻璃技術。他更收集台灣古董窗花玻璃,透過鑲嵌玻璃技術,創作出一件件特色燈具,把光與玻璃融合,用雙手傳遞真摯的溫度。


真真鑲嵌玻璃研究所主理人張博傑。

真摯的手造工藝
「真真」這個品牌在2018年正式成立,意思是利用真實的雙手,創作真摯的作品。在創立「真真」之前,博傑多以電腦進行創作和設計,在工作中遇到的問題,都是以技術性的方式處理。然而在離開舒適的人體工學椅,接觸工藝製作後,他發現在過程中,思考直覺往往是來自自己雙手,每當出現物理性問題時,也只能透過反覆測試與製作,最後由作品本身來決定成功與否,對他來說,這個過程無比真實,亦使他希望透過「手」與「物」的互動關係,來練就成為一個真實的「人 」。


加入乾花的燈具更添美感。

傳統技術的承傳
幾年前,博傑想創作有關光與玻璃的裝置藝術,於是特地找到鑲嵌玻璃技術的老師傅,向他學習這門傅統工藝。他表示,鑲嵌玻璃技術源自Tiffany & Co.創辦人的兒子Louis Comfort Tiffany,他研發出鑲嵌玻璃技術,加入新藝術風格設計成獨特的燈具,一般被稱為“Tiffany lamp”。而台灣在早期也有為“Tiffany lamp”做代工,但隨著產業外移與需求減少而沒落,「當時發現此技術在台灣已處於斷層,雖感到可惜,卻還沒有想過會為此創立品牌分享作品,一開始只是先沈浸在雙手學習技術上的過程,用『光』先療癒自己,邊做邊想往後的生活與工作。」

博傑形容,鑲嵌玻璃工藝,從開始到結束都是雙手作業,從玻璃切割打磨、包覆銅箔、錫焊接合、染色,到最後上蠟拋光,而基本以外的技術都是邊摸索邊測試,尋找和研發自己覺得適合或更好的製作方式。「做中學」與「做中創」,則是他在工藝製作上體會到的事情。


以台灣古董窗花玻璃製成的吊燈。

喜歡有「故事」的素材
除了玻璃燈具,「真真」也有創作首飾作品,無論是燈具或首飾,博傑都只會選取有歷史、有故事的材料進行創作,例如以日本大正時期的玻璃彈珠、人形五金、50年代英國古董玻璃鈕扣等材料製成的耳環及項鍊等。而燈具作品則以台灣古董窗花玻璃,以及早期歐美進口的吹製玻璃製成,「我喜歡保留當初被油漆刷到的殘色,以及各種氣泡造成的吹製紋理,我也喜歡知道哪一塊玻璃曾經在哪裡的老宅佇立,在即將結業的玻璃材料店尋找塵封已久的玻璃,會為那些從沒見過的罕見玻璃花紋而感到驚訝。也喜歡作品經過時間焠鍊後變成深褐色的金屬質感,因為這些都是經歷過故事的『證明』。」


「Relight +MUSIC _光音展」的創作,以「真真」第一個燈具作品為藍本。

從作品連結到自身經歷
他認為,好的作品是一個結晶體,觀眾會從作品中連結到自身的人生經歷,並得到啟發,而創作者則提供一個媒介,有如交通工具帶你前往「目的地」。「一開始我在想:『我的作品真的可以實踐這個概念嗎?』直到有一次客戶前來時,他們一家大小手上都拿著老家的窗戶,想請我用這些舊玻璃製作新家的燈具,那時候我確實感受得到,我做到了!」


是次創作將黑膠唱盤唱針接觸玻璃的凹凸花紋而轉成類比音訊,並收錄成轉輯。

「Relight +MUSIC _光音展」用玻璃製成黑膠唱片及燈飾。

聲、光、玻璃的結合
「真真」的作品經常在不同的展覽中展出,而剛結束的「Relight +MUSIC _光音展」,將光與玻璃及音樂結合,探索以傳統花紋玻璃發出自己的聲音,進而編成樂曲的效果。創作以「真真」的第一個燈具作品為藍本,採用一片圓形玻璃,外圈鑲嵌焊錫並設計成12吋的黑膠唱片,以黑膠唱盤唱針接觸玻璃的凹凸花紋而轉成類比音訊,同時收錄玻璃切割打磨焊接時製成的各種聲響,邀請聲音藝術家許雁婷將其編製成專輯「Relight +MUSIC」。「真真」團隊希望透過每年一次與不同藝術家的合作展覽,一同探索未知的創作邊界。


在苗栗蘆竹湳舉行的「ReLIGHT 351」展覽,在廢棄的老房子裡展示燈具創作。


以玻璃製成的項鍊首飾。

用雙手回應世界
隨著時代發展,很多傳統工藝,甚至舊物、舊建築都難免會被淘汰?究竟在這樣的世代,傳統與創新能否並存?「在這樣的世代中,我們用雙手真摯的溫度回應」,是「真真」品牌的副標題,而這句話亦是博傑對於這世代的期望。「記得小時候,網路還是利用電話撥接,不知何時起光纖上網已進到你家,我們往往來不及認識這世界的時候,就已被世界超越了。雙手是我們認識這世界的第一個『工具』,對我來說是永遠不會被取代的,如果世界的速度飛快,雙手會帶領我們慢下腳步,與自己對話,透過對話重新認識自己。」他並認為,每個人的成長故事就是構成自己未來的養分,只是我們隨時都需要一個新的角度去看習以為常的世界,以及慢下來思考我們即將錯過的美好事物。


博傑喜歡使用有歷史、有故事的材料進行創作。

真真鑲嵌玻璃研究所
透過製作照明的過程與傳統鑲嵌玻璃工藝接軌,希望利用作品傳遞出「慢」、「惜」、「新」等現代日漸消逝的美好態度。
網站:https://bit.ly/3lHZEwt

TEXT:JOYCE
PHOTO: 真真鑲嵌玻璃研究所、邱承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