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9月22日
「藏木於林」群展
10月12日
「一脈」台灣美學設計展
10月04日
「糖衣包裝」劉瑋珊及葉皓賢聯展
10月10日
「彼岸」貝瑞.麥吉個展
11月04日
柏林藝術節 2019
10月29日
第16屆香港亞洲電影節2019
09月12日
我們的荔園
09月25日
《現像•集納》
09月19日
門小雷 「藻與浪與無限」

獨立Rapper Heyo,Rap出十年說唱路


也不是認識了本地獨立rapper Heyo太久,從903聽到他那首“Homeless”。「我只係爭取緊我嘅人生由我去編寫」,夫子自道,在自尋我道的躊躇中來一句生猛有力的反嗆,複雜的情緒互相拉扯。事後發現Heyo原來已磨刀十年,不禁暗忖:難道他還未在迷惘中找到出口?不。他的故事,怎憑一曲就rap得完?

「花了的年華,換來的才華」

Rap不止控訴社會,還有很多面向。Heyo的作品,不論音樂素材還是涉獵題材都廣泛得很,正經八股的有,極無厘頭的有,正好表現hip hop的好玩。轉眼十年,繼兩張mixtape後(自家的rap,旋律由其他歌剪成),終醞釀出首張個人大碟《花華》。
這次Heyo毫不吝嗇地剖白內心,把直至當下的說唱生涯娓娓rap來。「十二首歌分別涵蓋三個階段:先來『看花是花』,用當初那純粹的眼光看自身、情感、世界;到『看花非花』,過程不免有所質疑,方寸大亂;最後『花還是花』,重新確立自己,再度出發。這樣一來,可說由我的故事來引起大家的共鳴吧。每個人的成長,都經歷如此的起承轉合。」一張說自己的大碟,並不只說自己;你未必特別喜歡rap,但都會有所觸動。“Homeless”正是收錄在第二階段的作品。

【階段一:看花是花】
新碟曲目〈我玩「固我」在〉:「我地天生就不受控制~要玩就咪到喉唔到肺~我地自己就係自己老細~我連Grad din都冇裝老西(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

【階段二:看花非花】
新碟曲目〈悼鵑〉:「淹沒不見天~從前~美態不復見~悼念~人前~已變得熟練~此起~彼落嘅局面」

【階段三:花還是花】
新碟曲目〈我的Hip Hop〉:「或者就由我第一次揸起支咪嘅時候已經決定緊我之後所做嘅一切~但我發現做乜都冇所謂因為最重要係於心無愧~同埋乜嘢都係事在人為」

中式hip hop

可能仍有人單純視rap為次文化,事實上rap也是一門本領,講求rapper語言上的音樂感,以歌詞帶動旋律,像寫詩一樣。Rapper中譯說唱家,難怪亦有人稱作說唱詩人。用精妙的粵語來rap又開拓更多可能,上月Heyo應邀在聲韻詩歌生活節中,用rap重新演譯羅貴祥教授的《海濱大道》,效果驚喜。
詩詞也入rap,看來音樂本身就不該有任何局限。「為何rap一定要快?其實慢也可以很hip hop。」Heyo續說。新碟裡的〈悼鵑〉和〈飄流轉〉引證了這說法,再配上意想不到的中樂編曲,教人耳目一新。原來〈悼鵑〉是舊作〈狗公格〉的續集,一首描述夜場世態的作品,「有人曾嫌〈狗〉寫得粗鄙,好,我便用詩詞的意境寫同一題材,塑造另一番味道。」

2012年,「傳說世界末日那年」,Heyo去了working holiday,更毅然試著放下hip hop一年,「誰知出門那刻,竟給我看見平日錄rap用的咪。唏,好吧,還是帶去吧。而剛好我的宿友懂混音,結果我完全沒有放下hip hop,那時才發現hip hop已入了我血,『番唔到轉頭』!」

1 Rapper要有一定的文字功力,好奇問Heyo有甚麼竅門,他拿來一本記者小學時也讀過成語教科書,打趣地說:「一般人都精通裡面的成語就夠。」至於查韻腳,他說其實google最方便,但工作枱還有《康熙字典》等工具書坐陣。

Rapper的使命

話說回來,hip hop起源於七十年代紐約草根黑人社區,一種來自生活,扎根生活的文化。香港的情況明顯不同,但Heyo始終有一定的憧憬,有燈就有人:「我到中學才認識hip hop,且得向外國取師。若將來有一代人,自小就浸淫著本地的hip hop文化長大,那才是純正的香港hip hop。所以現在要努力寫歌,讓文化流轉傳承,直至等到這一代的出現。」
「Hip hop在不同階段,對不同人都有不同的注液。Hip hop本身就peace,love和respect,一種對待生活的態度;一言以蔽之,我的hip hop就是無愧於心。」
也許香港rapper的確很少,倒不是沒有好的代表。

【小知識】一般人或會把hip hop和rap混為一談,其實是兩回事。Hip hop起源於七十年代紐約的草根黑人社區,是為一種文化;rap(說唱)只是其中一個元素,當中還包括DJ(混音捽碟)、Graffiti(塗鴉)和B-Boying(街舞)。
#509 metro Pop
Text: Nicky
Photo: Billy、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