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2月06日
Garden of the Artisans 藝術節2019
12月06日
香港舞蹈團 大型舞劇《倩女.幽魂》- 載譽在港第三度公演
11月28日
《K11 X’MAS REFLECTION》聖誕藝術展
11月18日
「Breathe in Breathe out II 自圓其說」 視覺藝術展
11月27日
「但願 - 光芒再現 」升級再造藝術展
12月10日
《MEET YU NAGABA GALLERY - I’M YOUR VENUS》
12月20日
「日安時刻」展覽 中環食晏話當年
11月30日
JCCAC 藝術節 2019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獨立音樂見學  做香港沒有的___


「見学」一詞源自日語漢字,意思指實地走訪工作現場參觀學習,比起坐在教室聽書,更多一層後輩近距離從業內前輩身上 Watch & Learn 的傳承意義。這樣說來,用獨立音樂見學來形容今次「搶耳音樂廠牌計劃」其實十分貼切,計劃好比一場獨立音樂人訓練班,課程包含廠牌概念、經營之道、產業現況、版權知識及表演訣竅等等。

別以為是甚麼高端離地的天價藝文課程,計劃最大的特點在於團結音樂勢力,將夾 Band、Jam歌的協同互助精神發揚光大。搶耳成員之一的 French Concession (Ella) 本著見學精神而來,發現最大的收穫不是甚麼書本知識,而是前輩們的一句:「你只需要做好自己就夠!」

法國租界迷幻時

六月初,我們在風雨交加的一天,相約音樂人 French Concession (Ella) 面談,為了貼近主題,我們邀請了她帶備平日出騷時使用的基本器材,希望她能即席演唱一節,沒想到她帶來了一整套Mix Set,偌大的樂器箱猶如日劇《交響情人夢》中時刻背著比人還要高的大提琴出入的小女孩,差別可能只在 Ella 玩的是電子音樂。

嚴格來說,Ella稱不上是新人,早在09 年她就在上海和拍檔以French Concession之名出道,一半唱歌,另一半是視象習作。後來Ella隻身去到紐西蘭發展,隨即在外國音樂圈中闖出名堂。Ella 迄今推出過的4張EP風格鮮明,外國媒體曾經將她與 Darkbloom 時代的 Grimes 和 D’Eon 相提並論,如果以香港的語境來說,就似是偏向 Dream Pop 的飄逸迷幻流派,單曲 "Moon Palace" 推出時,美國音樂雜誌 Pop Crush 更舉出 Bjork 2007 年專輯《Volta》作例,比喻 Ella 的音樂具有異國氣息,帶有一份意想不到的熟悉。

香港的混血文化

意想不到的,除了是 Ella 的音樂,還有她香港人的身份。從她的作品中,你或許找不到一絲「香港製造」的味道,但其實當中不少都是在香港錄製和拍攝 MV 的,而 Ella 本人亦如大部份的香港人一樣,時而走訪外地,時而在港棲息創作,一段說話大概會夾雜幾個英文單字,唱起英文歌來反而比中文歌來得輕鬆到位 …...

「起初我都會去思考我的 Identity,後來想通了,或許這種 Mixed-Culture 的特質,才是香港的靈魂。」近年「本土」二詞曝光率躍升,好像Made in Hong Kong的創作就必然要掛上一個 #本土 才夠代表性。Ella 不置可否,從香港出生不久就移居紐西蘭,後來回港讀中學,大學時又重返紐國進修並開展音樂事業。來來回回,她身在名為香城的小島上,喝過外國的奶水長大,她深明自己的音樂非主流市場所好,本地與否無妨,反正音樂本質上還是以面對國際為宗旨。

走向音樂大同

發過幾張 EP,Ella 下一步思考的,是如何在香港的獨立音樂界中站穩腳步,見學的機會隨著 Ear-Up 「搶耳音樂廠牌計劃」而來,她意識到,Somehow 自己最需要學的,正是DIY自家廠牌經營之道及音樂人網絡。「計劃歷時半年,當中學到最大的得著,我會說是認識到很多不可多得的前輩,那份音樂圈中人互相支持和關照的熟絡,令我想起紐西蘭的 Indie 界。」

常說外國的獨立音樂文化較濃厚,Ella 作為過來人,亦認為在紐西蘭時感受到何謂「音樂無界」。「在紐西蘭,音樂人之間關係密切,就算素未謀面,亦會互相邀請 Support 大家搞騷,今次我幫你,下次你幫返我。儘管大家創作風格不同也可以合作,有時電話一通,二話不說就來了。」這種氣氛,比起爭人氣爭Likes的競爭模式,更像是惺惺相惜的羈絆。

樂壇新血的時代精神

音樂又好,藝術創作亦然,代表作往往都是一道雙面刃,帶來人氣的同時,一旦在大眾心目中既成印象,又會框死了創作風格和個性。訪問尾聲,我不憚提問:「如果香港樂迷就是喜歡你夠迷幻、充滿 Dream Pop 味,那你會繼續做同類型的音樂,以迎合本地觀眾的口味嗎?」

揚長避短,兵家之道,大概每一位 Marketing 專家都會爽快 Say Yes. Ella想了一下,遲疑地給我一個No.「我很清楚自己想要甚麼,一個創作人不應該允許自己 Repeat,做音樂,就應該不斷去 Explore 新的領域,做出各式各樣的 New Music.」不是迷幻風,不是 Dream Pop, French Concession 開放定義。甚麼都有可能才有趣,音樂本應是場探求,只要是新的,只要是香港未有的,她都會去嘗試玩出來。Why not?

^ French Concession (Ella) 去年12月參加了「搶耳音樂廠牌計劃」,在六月初以一場騷去展示她的學習成果,將她的新音樂帶到香港。

Profile: French Concession

Ella Chau 09 年於上海成立的電子音樂與視像習作。音樂意境夢幻,歌詞流露她於各地生活的故事和經驗,混合了不同文化,作品播放於蒙特利爾、柏林、墨爾本、奧地利、英國等地獨立音樂電台。

搶耳為乜?
來一場快問快答!

「搶耳音樂廠牌計劃」又名 “Ear Up”,除了培訓音樂人之餘,宏觀一點,更希望能廣大聽眾都能豎起耳仔,不再只是聽情歌或旋律好的歌,而是能放寬想像,嘗試去欣賞新穎的、有層次、有思想的音樂,讓整個音樂產業都有質上的提昇和變革。搶耳計劃走到第二年,首腦柴子文有話說!

搶樂迷的耳朵?

「搶耳計劃的核心理念,是希望音樂人都可以自主,自己作主,做什麼樣的音樂,用什麼方式、以什麼形象推廣音樂,甚至選擇自己的聽眾群體。獨立音樂人不希望自己的聽眾是人云亦云、從眾的人群,而是能有自己真實的審美,獨立的思考。」

做音樂不是玩泥沙?

「從Beatles到David Bowie,從Bob Dyln到Beyond,從爵士音樂、搖滾、朋克等許多新音樂類型的創生,都是對既定社會陳規、文化枷鎖的顛覆和更新,帶動一波一波的新文化運動。做音樂不是玩泥沙,音樂人有對文化的責任。」

香港 Indie 怎算好?

「獨立音樂的本地觀眾數目不夠多,產業量不足難以支撐現有從業者。獨立音樂市場狹小,這是一個客觀的限制,可以有所突破。例如本地主流觀眾轉化到獨立音樂,或獨立樂隊主動出去尋找市場。」

新人士、新作風?

「當代樂壇新血的共同點,是他們的創作都忠於自己,誠實表達自己的感知與情感。當一個人忠於自己時,他表達出來的東西,自然就會與時代相扣連。」

Follow up!

「搶耳音樂廠牌計劃」

計劃旨在提升香港原創音樂的創新力和行銷力,為中小音樂廠牌提供有關創建、營運及行銷等方面的培訓,並搭建本地及其他地區的平台,以促進香港中小音樂廠牌與兩岸四地及國際同業的交流。

www.earup.org.hk

TEXT: 一樹
PHOTO: Candy & 受訪者提供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