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音樂新聲音

當大家都覺得本地音樂難以回到八十、九十年代全盛時期之際,本地獨立音樂界(Indie Music)卻有一班年輕、具潛質的新勢力正蓄勢待發,而且實力不容忽視。為了扶持這些年輕音樂人,「搶耳音樂」自2016年開始「搶耳音樂廠牌計劃」(Ear Up Incubation),今年更邀請了6 位本地音樂大師,包括泰迪羅賓、梁基爵、周博賢、Alok Leung、James Ting及李端嫻,帶領18組音樂單位,以小組師友指導(Mentorship)形式傳授豐富經驗,讓音樂得以薪火相傳。今次就特別邀請了今年的Ear Up Incubation總監袁智聰,與其中一位入選計劃的音樂人張蔓姿(Gigi),一同分享對音樂的想法。


Ear Up Incubation總監袁智聰及音樂人張蔓姿。

M=Metro Pop

Y=袁智聰

G=張蔓姿

M:作為「Ear Up Incubation」的其中一員,可以分享你跟隨音樂大師學習的感受嗎?

G:我的導師是梁基爵老師,在數次見面中得到了很多的啟發。基爵老師無論在編曲上,以至表演時與樂隊的排位都給予很多意見,讓我知道原來在台上的排位、樂器的配置,都對演出有很大的影響,亦讓我知道在別人眼中自己的表現如何,幫助我建立屬於自己的風格。

M:袁Sir覺得Gigi在「Ear Up Incubation」中有甚麼改變?

Y:記得在遴選時,她以鋼琴加結他和鼓這個樂器組合上陣,而現在玩的音樂則加入了電子元素,與當時已大有不同。

G:入圍後我希望能更好地把音樂呈現出來,而我自己一直很喜歡電子音樂,於是便想到加入這個元素,與我從小學習的古典鋼琴融合,並另外找來3位樂隊成員,組成一個4人樂隊。

Y:「Ear Up Incubation」的有趣之處,就是你會看到Mentee(學員),就像Gigi這樣,在短短一年時間裡產生微妙的變化。玩音樂、夾Band的人很容易會陷入不斷重複故有的模式,而透過與導師的互動交流,音樂也會不斷進化,如果只得自己一個單純地做音樂或表演,是不會得到這種衝擊與改變的。

M:Gigi你會希望自己的音樂能帶給大眾怎樣的感覺?

G:我想讓自己的音樂可以為別人帶來力量,無論是療癒、快樂、憤怒,甚至沈溺,希望大家在不同時期聽我的作品,可以有不同的感受,我希望能成為一個有感染力的音樂人。另外,憑藉我的演戲背景,無論在理解歌詞或是投入感情方面都有所幫助,我也想將演員的特質融入音樂中。

M:近年不少獨立音樂人/樂隊都開始打進主流樂壇,你覺得主流與獨立音樂的界線是否開始變得含糊?

Y:其實兩者的界線仍在,不過大眾聽音樂的模式改變了,不會只單純聽主流音樂或indie,而有部分音樂類型確實可做到兩邊游走,無論是獨立音樂或主流樂壇都融合得到。

M:這跟香港樂迷提升了接受能力有關嗎?

Y:話雖如此,但其實只有一小部分樂迷聽音樂的品味有所提升及進步,部分太另類的音樂始終難以去到主流層面,正如一隊玩Post rock或純音樂的樂隊,不會奪得主流電台的音樂獎項。

M:科技的進步,又如何影響音樂人的發展?

Y:早在30年前,玩音樂可以是很複雜的事,想摸索自己喜歡的風格,都難以找到標杆參考。但隨著科技進步,透過網絡可以吸收來自世界各地的音樂,更容易找到自己想做的音樂風格,亦能找到大量教材學習新的音樂知識及技巧。

G:我則是上網學習「舊音樂」!我常覺得自己體內有一個「老靈魂」,特別鍾情老歌!我很喜歡達明一派、竇唯、黑豹等,他們的聲音帶有一種情懷,上一代的音樂都極具標誌性,有很多值得我學習的地方,比起新歌更容易吸引到我。


早前在虎豹樂圃舉行的「搶耳GigOn」線上音樂會。

M:疫情令實體演唱會被迫取消,你們又怎樣看網上直播這個「新常態」?

G:作為表演者, 當然很享受在現場與觀眾互動,加上我在音樂圈中的資歷尚淺,所以很想有多些機會與樂手們一同在台上演出。但另一方面,網上直播的好處是可以把演出記錄下來,讓未能到現場的觀眾重溫,可提供多一個途徑讓更多人認識我的音樂,所以對我來說真的是好壞參半。

Y:今年Ear Up演出也要改為網上舉行,好處是可以讓音樂表演無限地分享到世界各地,接觸觀眾的層面必定比平常在Live house 的演出更多。對演出者來說,以前可能要等大會完成後製片段,才能檢討自己當晚的表現,而現在演出後即晚便可透過重溫影片作檢討。而作為觀眾,我則覺得看網上直播,好像與一般YouTube的影片無異,因為現場演出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元素就是音響設備,可在場內感受到聲音的震撼力,如果只能在家中觀賞網上直播始終較難投入。

M:今年搶耳音樂節延期至2月舉行,演出的籌備情況如何?

Y:今年18組音樂單位經訓練後,已有12組脫穎而出並即將登上搶耳舞台,Gigi也是其中一個入選單位。

G:在公布結果前真的十分緊張!這次的機會撮合了我和幾位樂手隊友的合作,我們都很珍惜大家一起玩音樂的時刻,所以早在公布入圍結果前我們已開始準備,心想即使最後未能入選,我們也要一起完成一個完整的表演。由設計隊名的Logo、在台上的影像設計,以及每首歌的編曲怎樣貫穿整個演出,差不多每天都在改進,希望表演能呈現更立體的感覺。

Y:今年Incubation計劃中的所有演出都已改為網上進行,所以來到最後一場,我們寧願延期,也希望到時可以回復實體、有現場觀眾的演出,讓樂隊和觀眾們都可以好好享受現場的氣氛。

更多關於搶耳音樂:

https://earupmusic.com/

TEXT: JOYCE

PHOTO: KIU 、Ear Up Music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