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無形籠子 人的莊園


小時候讀小說《動物莊園》,未能理解背後含意,直到進入社會,在各式各樣的籠牢裡無限輪迴才有所感。為探討人性與制度,台灣攝影師周慶輝花上有如拍電影的人力物力,耗五年時間,製作《人的莊園》系列,把人置於動物園中,人造和自然情境相融,表現現代社會各種荒謬怪象。一張照片,符號之多與詮釋空間可媲美電影。

周慶輝
1965年出生於台灣,畢業於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兵役退伍後曾在《首都早報》、《新新聞雜誌》從事媒體工作。自1995年出道起,作品均富社會性,創作過數個報導專題。曾獲自立報系台灣新聞年度新聞攝影獎「圖片故事」類、金鼎獎攝影類獎項、台北市政府文化局美術類獎助等。 

「社會是一個籠子,我們都笑著看他人關在裡面。」其實冷眼的人何嘗也不是被關著?

《人的莊園》英文名是“Animal Farm”,周慶輝笑說創作靈感不是啟發自喬治・奧偉爾的小說,不過中心思想與之不無扣連。兩者都是人活於社會框架中的困境和反映。周集中呈現三個層面的框架:身體、生活及社會環境,再有細分流行美學、性別、憂鬱症、死亡、科技通訊和貧窮等,待觀眾自行理解。不過周本人似乎沒被這些籠子所困,為製作《人的莊園》,他與太太甚至按揭樓宇來募資完成。
  m:選擇動物園作為場景,有何用意? 周:出發點是用有形的籠子,來對照人生活在無形的籠子中。我的照片很注重空間感,要拍得寬才看到疆界,有圍牆、欄杆、水溝,有種錯置的荒謬。我們常常把動物擬人化,用人的思維去想像動物。台灣有內地送的熊貓,把動物園牆壁畫上四川風景,覺得熊貓會想家,這很荒謬。動物園標榜保護生態,讓人探索動物,其實是用籠子困住牠們,也用不同方式隔離。同時有一點像挪亞方舟,聚集所有動物,象徵現代生活的便利。
m作品利用全焦拍攝,又以舞台劇的方式佈置場景。
周:這叫「擺拍」,或編導式攝影。我想做大型照片,所以很重視畫質,用傳統攝影機和大底片。還有一個觀念,是我想拍出人眼看到的世界,而不是相機的世界。很有趣,現在平日接觸的圖像,大多是對焦一個東西,後面是模糊的,但眼睛不會這樣,會自動對焦,所有東西都是清晰。有人看到我的照片,說「好不真實啊」,錯了。但是非常困難,技術上要解決很多問題。

m:每張照片都像畫作般精細,充滿戲劇感,五年的創作歷程是怎樣? 每張照片都在討論一個現在生存狀態的框框、困境、束縛。先討論我們有甚麼困境,倒出很多個案。為每張照片寫五千到一萬字的文案,像「腳本」,用了半年創作,然後我畫出一個手稿,再確定動物園的場景。團隊用了一年半時間跟動物園溝通,很困難,因為拍攝前要先移走動物。現場用水泥搭景,也在電腦上模擬光線。只在早上跟傍晚拍,只有半個小時,這時光線較迷人。我們也打燈,計算好光線,太陽出現時就跟自然光融合。九張主要照片,拍了四十五天。
m:這樣很像拍電影。 對。電影是連續的影像,這些是電影中的定格。有趣的是你會對它有想像,看電影你會跟著鏡頭、劇情或背景音樂去猜導演想法,可是照片,你會自己想:為甚麼會這樣?它就是有電影感。照片中有很多細節可以發掘,每個人的解釋會不一樣,用自己的生活經驗去找答案。展覽的照片都沒命名,也沒文字解釋,不想局限觀眾想像。

m:你從新聞攝影走進藝術攝影,如何過渡? 報導攝影對我很重要。我是透過報導攝影的眼光,用當代藝術的手段來呈現,希望每張照片讓觀眾對裡面的故事產生好奇。新聞攝影的訓練是當走進一個空間,你要知道誰是主角,誰會發聲甚麼事情,在適當時間按下快門。某程度上,這些照片也有「紀實」的養分,表達我對社會的觀察,拍的時候是一次完成,不用合成,這是紀實,拍出一種「魔幻的現實」。

  #532 metro Pop
text/LORRAINE